首页 现实

岁月的面纱

第二十五章 新的开始

岁月的面纱 雨仑 4072 2018-08-28 23:02:46

  李化成离开东厦集团后,开始寻找机会进入蓝天集团。不过他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世,不愿以真实的文凭和能力示人,这就注定他接下来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而今,即便他不愿意从底层做起,也由不得他了。但他心里明白,自己需要走的是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因而,个人的辛酸荣辱,早已置之度外。

  离开东厦集团之后,李化成立即更名,将名字变为高盛辉。为了进入蓝天集团,李化成不惜花钱托关系,只为成为一名最普通的基层工人。蓝天集团在上海的业务主要是汽车的生产,当他进入流水线以后,一切都与在东厦集团时的地位和待遇有着天壤之别。

  在这里,他只能勉强养活自己,租住最廉价和破旧的房子,在公司不仅没有进入中高层领导的的法眼,就连与他朝夕相处,一起干活的同事,也各种嘲笑和鄙视他。在他们的眼里,李化成手无缚鸡之力,无法适应高强度的工作,而且更令他们厌弃的是李化成一身细皮嫩肉的,哪里是干活的料,他们不明白一个混迹于社会底层的中年人,如何还将自己保养得如此之好。

  一位同事就直截了当地对他说道:“这真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每天累死累活赚那么一点钱,连自己都养不活,何必呢?”

  李化成并不做太多解释,他很客气地说道:“我觉得自己可以扛得住,我和各位一样,有胳膊有腿的,也能自食其力。人嘛,总得有个奔头。”

  那位同事继续说道:“依我看,以你的身板条件,真不适合当一名工人,倒很适合做一位少爷。”工友们听完都哄笑不已。

  李化成对这种带刺的话很快就习以为常,因而当工友们哄笑的时候,他也跟着傻笑,比起他们李家曾经遭受的屈辱和磨难,这样微不足道的嘲讽又算得了什么呢?

  相处久了,工友们也就渐渐地将他当做自己人看待,因为他们觉得他是一个傻子,而且可怜楚楚。不过说实话,这时期的李化成也确实可怜。

  当人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的很多人是不会对你产生恶意的,但他们会对你有各种各样的偏见,这是很难避免的。当别人对你有成见,而你却不能很好地消除,那么迟早有一天,偏见会发展为恶意,甚至敌视。别人乐于看到你出丑,看你的笑话,对于你所遇到的一些麻烦,他们喜闻乐见,甚至还会火上浇油,添油加醋。相反,假如你能很好地消除这种成见,并努力地融入新的环境之中,那么别人自然会乐于接受你。

  不过,如何融入别人的世界中,也要看情况:一种是你以自己的能力和魅力征服了别人,在所有人面前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你至少不比别人差;另外一种情况则是你让别人产生了怜悯,也可以说让别人产生了保护你的冲动。李化成当然可以按照前一种情形出牌,令同事们对他刮目相看,对他佩服地五体投地,甚至仰视他,如果那样的话,他也就没有必要离开东厦集团。于是乎,他很好地贯彻了第二种原则,放下身段,以最卑微的姿态融入别人的圈子中。

  李化成已经35岁了,但是直到现在,他才算真正地开始闯荡社会。很多时候,连他自己都有一种莫可名状的恐慌感。十年,这是他在母亲面前立下的期限,十年之后,假如自己依然一事无成,而那时候的他已经45岁,那么,也许对于他来说,就真的没有什么机会了,而且母亲也无法等到下一个十年了。

  夜晚,当他回到空荡荡的小阁楼,看着天边的半轮残月,这种想法便会莫名其妙地涌现,这对于他来说,也许可以算作中年危机吧。

  李化成的房间不足20平米,一张床,一个书柜,一张书桌,便几乎占满了整个屋子。但这不是最艰难的,对于一个中年男人而言,每个夜晚独自回到狭小空荡的房间,这里没有妻儿,没有朋友,没有张罗好的饭菜,心中的寂寥是难以言表的。特别是对于一个曾经婚姻失败的人而言,更是如此。当初,他以一个少爷的身份,在在家道中落之时娶了一个仆人,而仆人却在李家最艰难的时候弃他而去,从这里便可窥见现实的残酷和人性的冰冷。

  漫漫长夜里,当他听着隔壁人家的吵闹声,或者是欢笑声时,他也时常会拿出儿子的照片来,冲着照片微笑,对着着照片说话,那种对于一个完整的家庭的羡慕和向往之情,萦绕心间,挥之不去。

  当他躺在狭窄的木床上,两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时,一种从心底而生的孤寂和人性原始的冲动,是无法描述,更是无法排遣的。

  但这样的生活,李化成很快就适应了,他时常自比勾践,虽然不至于卧薪尝胆,但男儿一旦抱定一个坚实的信念,就能克服所有的艰难险阻。在常人看来,这些困难似乎是无法克服,有时几乎是致命的。但是,这一切是不可能击倒一个拼命三郎的,相反,这些艰难困苦会磨砺人的精神,终有一天会转化为人生的财富。

  在这期间,李化成也同一些工友建立了亲密的关系,他偶尔也会到工友家里吃饭,而工友家中的情景也是触目惊心的。他有一位同事叫林大伟,家里的境况比他好不了多少。一家三口挤在两间房里,妻子已经下岗,长期处于失业状态,八岁的儿子即将上小学,全家的重担压在了林大伟一个人的肩上。他们一家人的生存状态是极为艰难的,妻子由于没有工作,精神压力巨大,经常吃抗压药,儿子则无法和同龄人一起进入好的学校,甚至上不了学。好在林大伟始终乐观坚强,卖命地干活,才使得一家人免除了衣食之忧。

  对于李化成的到来,林大伟一家十分欢迎,女主人忙里忙外,折腾了一个下午,张罗了一桌好菜,李化成则特意买了两瓶酒,两杯酒下肚,哥俩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林大伟说道:“盛辉,要我说,咱们一个车间的人,也就只有你看得起我了,当然啦,也只有我看得起你,这叫什么?这就叫难兄难弟。”

  李化成说道:“别人怎么看那是人家的事,咱只要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来,不说那么多了,喝酒。”

  林大伟喝得红光满面,他说道:“跟你一起喝酒就是痛快,就是开心。小辉,你也不用瞒我,跟我说说真实的你吧,我不相信现在的你是真正的你。”

  李化成心中暗惊,便敷衍道:“大哥,你喝醉了,什么我不是我的,把我都听晕了。”

  林大伟说道:“我没醉,我知道你有难言之隐,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但我老林可看出来了。你的身上一定有不少的故事,只是你不愿意说罢了,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当然也不会跟别人说的……”

  李化成不想就这个话题说下去,他朝嫂子努嘴,嫂子会意。

  嫂子对老林说道:“看你都胡说八道些什么,盛辉好不容易来家里一趟,你就不能说点开心事?净说些疯话酒话,盛辉,你别见怪呀,这老林喝了酒就爱胡搅蛮缠。”

  林大伟看了一眼妻子,随后点头说道:“没错,是该说些开心的事,小辉,我听说年底公司会大幅增加员工的绩效,看来我们的好日子就快到来了。”

  李化成默默地点头道:“但愿如此吧!”

  林大伟看着李化成说道:“这个消息对你好像没什么吸引力呀!你也不想想我们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蓝天集团可不是一般的公司,其规模和资产,非你我所能想象。可是你也看到了,公司利润丰厚,他们对员工却苛刻到了极点,每天工作时间那么长不说,工资待遇还低得可怜。长此以往,怎能留住人。我都下决心了,假如公司的境况不能有所改变的话,年底我就准备走人了。我这个人就这特点,你让我干活可以,再苦再累我也毫无怨言,但是不能让我过得憋屈。”

  “公司为何突然要增加员工的绩效工资呢?”李化成不解地问道。

  林大伟靠近李化成,压低声音道:“我听说公司上层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革,不仅人事方面有了大幅调整,而且公司的运作模式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李化成不明就里地问道:“我对这些事情怎么一无所知,再说了,公司为何突然要做此改革?”

  林大伟说道:“我有一位熟人,就在北京的公司总部上班,他掌握了不少内部消息。据他所说,公司这一切的变化,源于上层董事会的权力更迭,老的一把手已经去世,新的董事长上任,势必要燃起三把火。”

  “什么?你是说刘世光已经死了?”李化成很惊讶地问道。

  “嘘,声音小一点!”林大伟急道,“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你也不想想刘世光多大岁数了。新的董事长叫陈祖铭,我听说,刘世光在两年前就已经将公司一把手的权力让渡给了陈祖铭。只是因为刘世光还活着,陈祖铭难以放开手脚,现在老头子归西,陈祖铭自然要大干一场。而这对于我们这些小人物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公司是得改革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倒闭……”

  李化成点头称是,但是他已经听不进去林大伟的其他话,他借故先走了。这令林大伟一家十分不解和失落。

  刘世光去世的消息对于李化成而言是巨大的冲击。长久以来,他一直认定刘世光便是自己的仇家。虽然他也曾想过刘世光年事已高的问题,但是,当这个消息真正袭来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接受,似乎就在那么一瞬间,他的所有行动和付出便失去了意义。

  李化成的内心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之中,这有点像古代的侠士,身负家仇旧恨,他潜心多年,就是为了一朝出山,亲自向仇家报仇。但是,他还未向仇家宣战,仇家就已经死了,这对于志在复仇的侠士是一件极为不幸的事,因为他本人的存在,也不再具有太大的意义。

  假如李化成迷失在这片思想的迷雾中,那么他的存在自然不再具有任何意义。这时候,母亲的话语又回荡在他的耳际——“你自然不能寻仇,但是你必须将李家已经失去的尊严重新夺回!”这句话又重新点醒了他,他的使命乃是将李家的产业和尊严重新夺回,而不是将复仇的利剑指向某一个人。

  在这个年龄段,即便没有人提醒,李化成也应当明白一个道理:仇恨不可能为你赢得任何事情的。你想体验复仇的快感,想要快意恩仇,但是结果往往不能如愿以偿,仇恨越是充塞于人的心间,人越是容易被仇恨摧毁。仇恨就像毒药,它会毒害人的心灵。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并不是说人为了仇恨而隐忍十年,在这十年中捶打自己,而是经历十年,人的内心应当已经过岁月的沉淀,能够超然于仇恨。抱着仇恨去锤炼自己,是不可能有太大出息的。

  想清楚了这个道理,李化成自然也可以释然,不用背负太重的精神负担前进。目标就在前方,与其负重而行,不如轻装上阵。

  李化成清楚,刘世光已经属于过去式,未来他的对手是陈祖铭,要同这个人打交道,就必须认真研究这个人。他曾接触过陈祖铭,因为陈祖铭曾经追求过他的姐姐,只不过当时陈祖铭并未注意到李化成。

  如今,李化成不用思考如何复仇,他只需要夺回李家的产业,而李家的产业,就攥在陈祖铭手里。不过,据林大伟所说,这个陈祖铭可不同于刘世光那个老狐狸。陈祖铭是新时代的企业家,具有深远的战略眼光,想扳倒这样的人物,可不是轻而易举之事。李化成自然看到了这些,但是箭已射出,就没有理由收回,也不可能收回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