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岁月的面纱

第三章 初露锋芒

岁月的面纱 雨仑 3952 2018-09-04 12:15:16

  吴天昊在美术上的造诣无需肇述。当然,也不能忘记陈孟凡在音乐上的才华,无论是乐曲的创作还是对钢琴的掌控,他在同龄的大学生中都属凤毛麟角。他为很多诗词谱过曲,那是他从八岁起就开始尝试的事。

  但陈孟凡是一个低调的人,也许是担心自己的这些乐曲难登大雅之堂,因而从未想过发行。在这一点上,他和天昊十分相像。现在已是大学,在青春激流勇进的年华,对艺术的不懈追求能够触发出巨大的能量。他的乐曲,有些是同艾琳在一起时创作的。青春似火,但他的风格却充满了那种低沉哀怨的气息。与他不同的是,吴天昊的风格则是大起大合,自由奔放。

  陈孟凡心中向往18世纪和19世纪那一代杰出的音乐天才。无论是海顿,还是莫扎特和贝多芬,都深深地滋润着他的心灵。他们的音乐,或令其陶醉,或令其感动。

  10岁生日时,妈妈送给陈孟凡一张音乐光盘,当他把这张光盘置于播放器中时,从里面传出来的音乐把他深深地震撼了。那是肖邦的《g小调夜曲》。刚开始,g小调和降b大调交替出现,舒缓轻扬,犹如细雨缠绵的雨天;随后,由颤音引出旋律,进入主题,节奏稍为明丽,就似马洛卡那雨后的天空,风和日丽,彩虹隐约可见,然而新的云层在远方堆积;随着两次d小调的舒缓进行,钢琴诗人情绪喷张,达到高潮,像肖邦这样善于收敛自己感情的人,此时也无法控制那种对乔治·桑的似火衷情,似乎在哭泣,又似乎在竭力压抑。听到这里,陈孟凡已是热泪盈眶。

  从那一刻起,陈孟凡的心中便萌生了一个所有热爱音乐的人所共有的一个愿望——到音乐圣地维也纳,让自己的灵魂在美泉宫荡涤,让灵魂在波恩的上空自由翱翔,哪怕是在美泉宫前伫立片刻都将是无上的幸福。

  陈孟凡的才华很快被自己的老师发现了,那位老师姓杨,杨老师是第一个真正认识到陈孟凡音乐价值的人。他经常对陈孟凡讲道:“以你的天赋,留在这里太过可惜,何不远赴欧洲深造!”杨老师的哥哥正在柏林教授音乐。

  杨老师告诉陈孟凡:“如果你到了那里,我哥哥一定会为你开辟一条坦途,在那种氛围中发展,你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其实,陈孟凡又何尝不这么想,但现在父母离异,到异国他乡去学习,必定需要一大笔钱,他怎么好意思向父亲开口呢(而只要他表达出这方面的意愿,那爸爸肯定二话不说就能满足他的愿望。)。况且,母亲也没人陪伴。他谢过老师,默默地离开了。

  元旦到来,学校准备举办一场晚会,作为杨老师的“得意学生”,陈孟凡自然是压轴登场。在此之前,他已经邀请了一些好友,包括吴天昊和周晓芸。此时,黄川已经入伍,没能到场。陈孟凡没有邀请顾婷,当顾婷得知这件事时,已是傍晚,当时,她约了几个闺蜜准备在一家餐馆聚会,她花枝招展地走到楼下,刚好遇到了吴天昊和周晓芸,两人正准备前往音乐学院。

  周晓芸很高兴地说道:“又多了个伴,走吧,一起去吧!”

  “去哪里啊?”顾婷不解地问道。

  “你不知道?”周晓芸反问道。

  顾婷摇了摇头。

  吴天昊抢着说道“当然是去音乐学院了,今晚那里要举办一台晚会,孟凡将出演一个重要的节目,这件事,你居然不知道?”

  周晓芸示意天昊不要说下去了,但晚了,顾婷气得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好你个陈孟凡,算我看走眼,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东西……”她怒火中烧,吴天昊和周晓芸都劝不住,她气愤地说道:“你不请我算了,我还不屑于去呢!”

  如果此时陈孟凡在场的话,肯定会被骂个狗血淋头。等她的气消得差不多,周晓芸便安慰道:“你也不要生气了,你还不了解他呀!他从来都是那么低调,包括我们也是听他们学校的人说了才知道有此事。又或者,他本来想请你,但是没有遇到你呢!”

  顾婷仍然心有不甘“他没遇到我?前天我还见过他,他说自己很忙。他哪里是忙,分明是不想理我嘛。”

  周晓芸一脸正色道:“那你还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去,当然要去了,我一定要让他把这事给说清楚。”三人一同出发了。

  路上,周晓芸不停地安慰顾婷,并嘱咐道:“见了孟凡,切不可冲动,有什么气,等演出完再撒不迟。”

  顾婷道:“这一点我当然晓得,总之我这回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晚会如时开幕,舞台上张灯结彩,四只大灯笼高悬于舞台的上方,每个灯笼上各书写一个大字,分别是“恭、贺、元、旦”,主持人一袭红色的长裙,优雅地出现在舞台的中央,她用甜美的声音说道:“尊敬的领导和亲爱的同学们,元旦晚会,现在正式开始!”

  精彩纷呈的晚会拉开了序幕。第一个节目是合唱,陈孟凡出现在场边,他深鞠一躬,随后坐到钢琴前,担任伴奏师,杨老师指挥。随着杨老师手中指挥棒的挥动,低沉的钢琴声响起,即刻把全体观众带入一种悠远的意境之中。合唱的队伍在杨老师的指挥下,发出和谐优美的歌声,时而舒缓,时而高亢,仿佛可以将人带入那片碧绿的原野之中。合唱队都穿着白色的衣服,随着手势的变化,观众仿佛可以隐约见到一群白鸽在飞翔。一曲结束,全场掌声雷动。杨老师牵着陈孟凡,向观众鞠躬致意,然后退到幕后。

  接下来是舞蹈表演,十二位女孩穿着火红的长裙,为观众献上舞蹈《火红岁月》,合着轻快的节奏,姑娘们翩翩起舞;随着长裙的飘动,她们轻灵的身体如同红色的精灵,时而聚为一体,合成巨大的火焰,时而散开,如同纷纷洒落的花瓣。她们放飞自己的美丽,同时歌颂一个崭新时代的到来。天昊在台下看得都痴了,他激动不已,手掌都拍红了,他暗暗感叹:不愧为音乐学院的学生!

  随后的节目,个个精彩纷呈,美轮美奂。独唱者如同天籁般的歌声,迷醉众人;还有令人捧腹大笑的相声小品,国粹京剧,让观众极尽试听之享受,晚会渐渐被推向了高潮。

  终于,压轴大戏开始,一台白色的钢琴出现在舞台中央。只见陈孟凡一身黑色的燕尾服,风度翩翩,英气逼人,引来现场女生的阵阵尖叫。顾婷更是激动不已,她拼命地呼喊陈孟凡的名字,但是相隔太远,孟凡根本听不见,但是顾婷可不管他是否听得见,依旧尖叫连连。他在钢琴前坐定,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在此之前,杨老师已经对陈孟凡的表演做足了宣传,因而大家对这个节目也是翘首以待。

  陈孟凡自然不会让大家失望,随着一曲《爱之梦》的奏响,他进入了自己的表演天空。观众被他高超的琴艺彻底征服,特别是那些在青年时代深深渴望爱情或是被爱情伤过的人,听完这首乐曲,都感动不已。这首音乐,既是在敲打心灵,同时也在慰藉心灵,多少人会因为这首钢琴曲而爱上李斯特,爱上古典浪漫主义音乐。

  随后,他弹奏了肖邦的《幻想狂想曲》,这是他最喜爱的一首琴曲。每一次这首音乐响起,他就似乎可以听到钢琴诗人的心跳,当乐曲从他的指尖流出,他的心灵便仿如身处天堂。同样深受这首乐曲感染的,还有台下的吴天昊,此刻,他是多么地自豪,他曾经听过陈孟凡的琴声,但是这一次,他才认识到了一个真正的陈孟凡。

  最后,陈孟凡为观众弹奏了一首自己原创的钢琴曲,此曲虽然较短,但是其中丰富的音律以及贯穿于其中的一股电流让人情不自禁就会想起《热情奏鸣曲》。当他奏毕,全场静得出奇,观众忘了鼓掌,他们都还沉浸在刚才的音乐之中,不希望这听觉的盛宴就此结束,此时的效果足以同海上钢琴师演奏完时的效果相媲美。少顷,吴天昊第一个站起身来,其他人一一起立,他们眼含热泪,掌声如雷,纷纷向这位未来的音乐家致敬。

  陈孟凡刚走下舞台,吴天昊便拥过去抱住了他,这一刻,在场的人都见证了两人的友谊。

  顾婷早已将埋怨抛到九霄之外,她故意板着脸责问道:“是不是早就忘了有这么一个我?为什么不请我?”

  “真是抱歉,我最近排演节目,实在太忙,故而没有邀请到位。”陈孟凡解释道。

  “那天昊和晓芸怎么就请到位了呢?太见外了吧?”陈孟凡无言以对了。

  顾婷看他窘得慌,便说道:“好啦,看在你晚出色表现的份上,就暂且信了你,不过不要忘了你欠我一个人情啊!”陈孟凡点头称是。

  晚上,陈孟凡将周晓芸和顾婷安排在女生公寓,他和吴天昊住在一起。他们一直聊到深夜。

  吴天昊又一次提起了顾婷:“你就真的没有考虑过她吗?她对你可是一片真情。”

  “我当然知道她的心,也知道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但正事因为如此,所以我更不应该跟她交往。”

  “为什么?”

  “我担心给不了她幸福。”

  “照你这么说,我又能给晓芸什么呢?”

  “晓芸和顾婷不同,晓芸与你一起长大,对你再了解不过,她知道你的价值,你比我出色,以后定能给晓芸应有的幸福。况且,晓芸不求你给她什么。而顾婷呢,她的生活轨迹和我不同,她需要的是一个温馨的港湾,一个安宁的家,这一切,我难以做到,最终只能辜负她的一片盛情。”

  “可是,她的心已经属于你,难以动摇,一个女孩子为了爱情,是不会顾及其他的,要是得不到,那会伤透她的心,你为她考虑过吗?”

  “不要说了,天昊,我知道该怎么应对,我们还是睡觉吧!”陈孟凡说完翻了个身,背对天昊,独自睡去。然而一夜下来,两人都未能成眠。

  在女生公寓,两个女孩子也睡不着觉,顾婷的脑海里始终涌现出陈孟凡在舞台上的身影,他才华横溢,风度翩翩,令人心醉神迷,她甜蜜地回忆着关于他的点点滴滴,心中充满了美妙的幻想。曾有多少人被她拒于千里之外,被戏称“不食人间烟火”,然而陈孟凡的出现,让她的生活完全改变,她的胸中从此开始燃起一把熊熊烈火。她问身旁的周晓芸:“你说,他干嘛总是这样,对我不冷不热的?”

  “谁呀?”

  “还能有谁?陈孟凡那自命不凡的家伙呗!”

  “我还以为是谁又惹到我们顾大小姐呢,他呀,就只能另当别论了。”

  “不要说笑了,我是认真的,我对其他的男孩,从来都是不屑一顾,而他吗,我那么在乎他,他却根本无动于衷,我是不是哪里对不起他了?”

  周晓芸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真心爱他?”

  顾婷害羞得低下了头:“那还用说吗?”

  “既然爱,就要勇敢追求,但是追求也要讲策略,你必须要完全了解他,才能真正地走近他。”

  “可是……”

  “可是什么呢?”

  “我担心自己配不上他,而且,他压根就不爱我。”

  “这种担心是多余的,要是他说出配不上你这样的话我还相信。总之,你也不用操之过急,你要你付出了,总会有回报的,总有一天他会接受你的一片深情的。”

  顾婷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