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岁月的面纱

第九章 真相大白

岁月的面纱 雨仑 2810 2018-09-13 10:49:18

  吴天昊正为王老师的事情愁苦不已,这时候,陈孟凡告诉他:“实话告诉你吧,这件事情,我已经向晓芸解释清楚了,现在,她已经知道顾秉钧是何许人了。”

  “什么,你告诉晓芸了?你怎么能这样做?你答应过我,不会跟任何人提及此事,为什么要出尔反尔?”吴天昊已经怒火中烧。

  陈孟凡劝道:“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只要你知道我是在帮你就行了。”

  “我的事情,你帮不了,你这样做,只会伤害晓芸。”

  陈孟凡盯着吴天昊的眼睛说道:“你现在正在伤害周晓芸,你难道希望看到周晓芸成为顾秉钧的情人,你难道不知道顾秉钧的为人,如果有一天周晓芸被顾秉钧毁了,那么你就是罪魁祸首。我就问你一句,你是否信得过我?”

  吴天昊被陈孟凡眼中放射出的自信的光芒征服了,他点了点头。

  陈孟凡继续说道:“既然信得过我,那就照我说的去做。”

  “我需要做什么?”

  “你要与晓芸重归于好,不要担心顾秉钧。他不会找你的麻烦,王老师也不会被开除。”

  “可是,我还是不放心……?”虽然心中充满疑问,但是吴天昊的内心已大为舒缓。

  “至于我会做些什么,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我会用正当的手段处理,我可从来没有骗过你。”

  吴天昊虽然口头上答应会主动与周晓芸重归于好,但他始终没能鼓起勇气去见她。

  新学期刚一到来,顾秉钧便带上他从欧洲带回的精美礼物去见周晓芸,他想尽快赚得美人归,故而大献殷勤。而周晓芸自然也有自己的想法,一方面,她坚信吴天昊断不会无缘无故迁恨于自己,他肯定有自己的难处,但是,她没法接受吴天昊的怯懦和固执,她想,假如吴天昊不能开诚布公的话,将不会原谅他;另一方面顾秉钧对她百般关爱,他自信开朗、阳光帅气,是众多女子心中的白马王子。他对她此般痴情,日久天长,她自然会动摇。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一次,周晓芸被顾秉钧的外表蒙蔽了,是因为他的演技太过高超,还是她的双眼已经明锐不再?

  眼看周晓芸一步步踏入泥淖,吴天昊心如刀绞,再这样下去,则吴天昊必将为自己的怯懦付出沉重的代价。他终于鼓起勇气站在了她的面前,当他把整件事情的始末告诉她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淡淡地说道:“你为何要污蔑一个与你毫无相干的人,我知道了,你是吃醋了,才编出这么个故事来,秉钧家教严苛,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来。”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中已经极度不安。

  吴天昊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周晓芸的话令他心碎,但是,他已经顾不上自己的感受,眼下,她已如狡兔步入狼窟,必须要将她拯救出来。

  他眼泛泪花,说道:“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你可以把我当做懦夫,把我当做骗子,但是,请你再相信我一次,我刚才说过的话,句句属实,我不愿看到你置身于魔爪,我不会为我自己考虑,你可以恨我,但是请相信我。”他说得情辞恳切,眼中的泪珠已经坠落。

  周晓芸再不能怀疑他所说的话了,她伤心不已,说道:“你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告诉我真相?你这个懦夫,只会任人摆布。你明明知道他是那种人,为什么还要把我送到虎口?”此刻,她终于愿意原谅吴天昊,但她想起顾秉钧的所作所为,仍心有余悸,便把吴天昊狠狠地痛骂一通。

  吴天昊无言以对,他嗫嚅道:“我也是出于无奈,你想想,我如果不这样做,那么王老师……”

  “你眼里就只有王老师,我又算什么?”周晓芸十分生气,“你以为那样做就可以让他安然无恙了?如果别人真的想找事,你又有什么能耐去抗衡?”

  吴天昊被说得无地自容,他低下了头,不住地说道:“对不起,我错了……”

  “你现在知道错了?‘对不起’几个字有什么用?有些时候我真的不明白,你这种人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周晓芸虽然不停地责骂吴天昊,但她是一个明事理的人,她只是委屈罢了。

  顾秉钧以为吴天昊会按照自己说的那样去做,不对任何人提及此事,但是他的如意算盘打空了。他永远不会知道,永远不会理解,藏在吴天昊、陈孟凡和周晓芸这些人心中的是一个怎样的世界,那里处处洋溢着真善美,没有欺诈,没有虚伪,只有纯真的爱情与友谊。他想据周晓芸为己有,为一己私利而任意践踏别人的尊严,破坏别人的幸福。可是,他忘了,周晓芸岂是他这种纨绔子弟所能征服的。她纯洁高雅,犹如一朵绽放于高峰的雪莲花,常人可望而不可即,更何况顾秉钧这种人呢!幸而,这朵雪莲花并没有受到玷污。

  顾秉钧自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他把周晓芸约到一家高档的法式餐厅,决定向她表白。他本以为准备良久的一番衷肠话语和一只精美的白玉手镯定会让周晓芸心花荡漾,感动涕零。可是出乎他的意料,周晓芸一脸平静,耐心地听他讲完。顾秉钧讲得吐沫横飞,眉飞色舞,不等旁人感动,自己已经陶醉其中。

  他用油光闪烁的眼睛偷偷看了周晓芸一眼,却见她无动于衷,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尴尬不已。待他恢复了镇定,便尝试着问道:“你刚才在听我说吗?”

  周晓芸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我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字。”

  “那你是怎么想的?”

  “你的那些话非常感人,如果被用到电影里,定能成为经典的桥段,感动万千痴情少女。但是,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不是那千万的痴情少女中的一员。一直以来,我深知你是真心待我。在我无助的时候,你像一位兄长呵护着我,说实话,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做自己的一个哥哥。至于你刚才说过的那些话,我知道全是你的一片真心,发自肺腑。可是,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原因很简单,我早有意中人。”

  顾秉钧仰天叹道:“也罢,得不到的,永远不能勉强,我知道你的心上人是谁,只是,吴天昊那种人,真的值得你这样爱吗?”

  “吴天昊固然有恩与我,可是我也难以原谅他,我所爱的那个人,你并不认识,也不需要认识,他并不在这座城市。我话已至此,所以,希望你能收回那些话,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还是朋友。”她说完就走了。

  顾秉钧一个人坐在那里,半晌一动不动。此时此刻,羞愤交织心间,一直以来,只有他玩弄别人的份,可是这一次,他觉得自己被戏耍了,就像被绵羊戏弄过的恶狼一般。他想:“那个人会是谁,会不会与吴天昊有关系?”他这种人从来只会从别人身上下手,而不会找自己的问题。

  他越想越是不对劲:昨天她还是笑吟吟的,今天为何就像换了个人似得?按照他对女人的了解,这个时候下手再好不过了,定能手到擒来,他的判断怎么会有错呢?他在这方面从未打过“败仗”,而今却遭遇了滑铁卢。他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吴天昊。

  “不错,一定是他,把这一切告诉了周晓芸,两人合谋,才有了她刚才的那一番话,说什么心里早有别人,净是扯淡,除了吴天昊,还能有谁?你们可骗不了我,吴天昊,看我怎么收拾你。”他恶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叫了一声:“服务员,结账!”

  正当顾秉钧策划着他的报复计划的时候,得知近日将有一个考核组莅临学校考察指导,他的计划只得搁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吴天昊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因为这足以说明,陈祖铭已经去办这件事,而父亲的那封信,也产生了效果。纵使考察组不是奔着这件事而来,但是如果校方胆敢开除自己的老师的话,便可以趁此机会向检查组反映相关情况。

  顾秉钧在外横行无忌,在家里却最怕他的父亲,他知道这次是自己的老子亲自下来视察,因而不敢多生枝节,免得丢老头子的脸,因此只得强压自己的怒火。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