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龙少萌妻是大佬

第一百四十五章,背叛家族?

龙少萌妻是大佬 笨笨哒小松鼠 3010 2018-10-12 23:58:21

  “Yes,sir!”

  沐落乐开了花。

  参与应酬最重要的是什么?

  建立人际关系?

  错!大错特错!

  出去应酬,最重要的当然是吃了!难得有次吃大餐的机会还不用掏钱,生活如此多娇。

  进门前,沐落略紧张。

  “龙御霆,今天不会见家长吧?”

  “不会,我没有家长。”

  龙御霆神色毫无波澜,像在陈述一个事实。

  沐落沉默了一下。

  “不要这么消极嘛,龙氏分支庞大,总会有对你好的人的,说不定只是你没发现呢?”

  她虽然孤儿,但流浪多年的生活也教会了她,不是所有人都是好人,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

  这话很绕,但很对。

  在她想象中,龙氏作为一个庞大的家族,人口众多,就算是百分之一的好人概率也该有一个的。

  龙御霆忽然笑了。

  “宝宝,所有对我好的人都死了。”

  低沉的声线很平静。

  而龙御霆最可怕的就是他古井不波的时候。

  沐落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脚底板一股凉气往上窜,怯怯的瞥了他一眼,不确定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都死了?

  龙氏里的,还是包括龙氏外的所有人?

  那她呢,她会死吗?

  好吧。

  沐落觉得自己可能只会作死,不会死。

  ……

  进门。

  龙尉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从进门到现在,没有人给二人带路,偶尔跑过去的小孩子也会被大人拉住,不允许靠近龙御霆这边。

  沐落心说他们又不会碰瓷。

  但那些人间或露出的笑容让她明白,事情恐怕并不简单。

  龙御霆扮演了重伤病号的角色,一路由沐落搀着,沐落对这种家庭伦理大戏表示喜闻乐见,很配合的跟着演。

  只是他真的好重……

  “龙御霆,我胳膊酸……”

  沐落嘤嘤嘤。

  “哦。”

  “喂喂喂,就这样?没点表示?”

  “我重伤。”

  龙御霆一句话就把沐落堵回去了。

  沐落茫然,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

  但压在胳膊上的重量还是轻了很多。

  沐落撇撇嘴。

  哼!

  傲娇鬼,最后还不是身体比嘴上诚实?

  ……

  沐落一路扶着“病号”龙御霆真是炒鸡尬。

  她暗暗下定决心要多吃几口。

  ……

  天色略暗。

  乌云不知何时遍布天空,肆无忌惮地压在城市上空,用雷霆的威严震慑大地,无人能御。

  ……

  龙氏大宅结构弯弯绕绕,兜来兜去的,沐落觉得她如果没有龙御霆的指路,怕是现在已经迷路出不去了。

  等到她抵达吃饭的地方时,已经分不清这是哪院哪房了。

  餐桌有点方。

  首位坐的是一个谢顶的老人,皱纹细密,眼窝深邃,脸是方形脸。

  沐落说句不尊重的,这位老人家长得跟方块一样严肃。

  看得出这老人是现在的一家之主。

  而在他的左手边,是一个和龙御霆七八分相似但容貌略逊色的男人。国字脸,长得很有浩然正气,偏偏总爱眯眼沉思,给人不和谐的感觉。

  右手的空位,想必是留给龙御霆的。

  沐落暗暗思索,扶着龙御霆朝空位走去,谁想一个人影忽然大步走来,笑眯眯的跨过了二人。

  “实在不好意思,刚去帮与御霆安排了几个国外的医生,想让他们帮着看看伤情,一时耽搁了。爸,我在这里先自罚三杯请罪了!”

  沐落面无表情。

  龙尉笑容满面地在老人右手边的位子坐下,端起酒先干为敬。

  沐落环顾四周,整间屋里竟然没有一个多余的凳子。

  呵。

  下马威?

  龙尉的出现,让一桌人脸上的不耐神色消散了些许,一群人酒过三巡,老人左手边的中年人才像刚注意到站在门口的男女似的,爽朗笑道:

  “御霆来了啊,快坐快坐,难得回来一趟。”

  沐落很想问一句你是不是眼瞎。

  但转眼她想明白了,眼前的这一切,怕不就是这个看似无害的中年人的杰作。

  龙御霆神色冷漠。

  他没动,沐落也跟着不动。

  就这样,气氛凝滞了很久,直到中年人恍悟一般,打破了僵局:

  “噢,怪我怪我,原来少了个凳子。来人,快加个凳子过来!”

  转头又向龙御霆笑笑,“御霆,下人们不注意,你别放在心上。来,坐,让你爷爷瞧瞧孙媳妇。”

  旁边的保姆慌慌张张应声,连忙搬了个椅子过来——然而也只有一个。

  而缺的明显是两个位子。

  龙御霆眯了眯眼,黑眸阴云翻滚。

  沐落见此,连忙揪了下他的衣服,演戏要演演全套,这时候破功岂不可惜?

  然而。

  同样的反应落在不同人眼里,却有不一样的含义。

  上首的老人终于有了反应,皱纹密布的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小姑娘,来,让爷爷看看。御霆他不懂事,你总是懂事的,也让爷爷瞧瞧,是什么样的女人让御霆也为之倾心?”

  沐落敢发誓,这是她有生以来见过最真诚的笑容,真得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她和龙御霆对视一眼。

  在目光接触到她肉乎乎的脸蛋时,龙御霆淡漠的神色柔和了些许,却只是虚弱地轻咳一声,不作回答。

  而沐落已经得到了答案。

  粉嘟嘟的兔耳朵帽子,跟着她的动作晃了晃,显得她人畜无害。

  “抱歉,爷爷,宅子里的凳子好像不太够呢。”

  沐落赧然一笑,挽了挽龙御霆的手臂,“没凳子的话,我觉得还是不打扰的好,不如我和他先到外面吃饭,怎么样?”

  空气一瞬间变得静默。

  凳子不够。

  有些事心知肚明还不觉得什么,但一摆到台面上,就真有点讽刺的味道了。

  堂堂富可敌国的龙氏,会缺几个凳子?

  龙家人脸色都有些难看,除了上首的老人。

  而左手边的中年人终于坐不住了,脸一沉,声音威严:

  “孽子!这就是你带回来的女人?!”

  龙御霆脸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

  冷笑,彻骨的冷。

  这些人终于忍不住了?

  “闲话少叙,龙氏事务繁杂,我时间有限。”

  “御霆,”龙尉皱眉,遮掩了眼底那一抹幸灾乐祸,责怪道:“怎么跟你爸说话呢?”

  “呵。”

  龙御霆冷冽的笑声在偌大的屋里回荡,极为渗人。

  他慢条斯理扭头,“小叔,有什么话直说就好,如果没事,你最好不要插嘴。”

  慑人的目光如锐利的刀锋,令在场人无不心凉。

  龙御霆冷笑,牵着沐落一步步逼近了餐桌。

  他杀意凛然。

  沐落不知道杀意是什么,但她有种直觉,如果惹了现在的龙御霆,估计就不是死的很惨了。

  而是死了再鞭尸。

  鞭尸之后还要剁碎了喂狗——包成肉包子的那种。

  啧啧啧。

  沐落看到离龙御霆近的这边餐桌上,辈分小一点的都扛不住龙御霆的威压落荒而逃,不由得咂咂嘴。

  龙尉脸色阴沉。

  “大哥,这就是你管教出的好儿子!”

  龙豪——龙尉大哥,兼任龙御霆亲生父亲。

  龙豪铁青着脸。

  “闭嘴!”他朝龙尉瞪了一眼,又震怒的转头与龙御霆对视,“孽子!你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我只有母亲。”

  龙御霆眼神平静,“而母亲死了,死因你应该清楚。”

  “你……”

  龙豪指着龙御霆,实在是被气到了。

  沐落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外套里的手机震了三下,时轻时重。

  “百位?”卧槽。

  手机震动其实是她和大白约定好的警告信号,只针对带家伙的。而翻译方式也很智障——震一下表示个位数敌人,震两下两位数,以此类推……

  沐落手心冒汗。

  这意味着什么?——至少有上百个狙击手在暗处虎视眈眈!目标除了她和龙御霆,再不会有别人了!

  沐落默默往龙御霆身后躲了躲。

  然而世事玄奇。

  同样的动作,似乎又给了龙家人某些暗示。

  龙豪心中有底,有些话也就敢说出口了,怒声道:

  “孽子,你这是打算背叛家族?!”

  一顶大帽子先扣下来。

  龙御霆不疾不徐地往前走,却又适时的咳嗽了两声。

  沐落有点担忧外面的狙击手,拽了拽他的衣服,没想到被他反过来握住手心。往日温暖的手心,现在冰凉一片。

  他大概没有表面上那样平静吧?

  沐落猜测着,回握住他的手,用自己的体温暖热了他的。

  没有人会不希冀拥有爱他的亲人。但有些事就是这样,并不是所有美好都会到你身上,而更糟的是,有人会被完美阻挡在阳光外面。

  所以沐落觉得自己和龙御霆还是有相似之处的。

  至少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神马的,在许多方面互通——除了他总是开车,总是很土豪。

  而她有时候还会默默吃自己的老坛酸菜牛肉面……

  就在这时,一道俏丽的身影飞快从门外闯了进来,风风火火的,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爷爷,爸,小叔,我回来了!”

  那是一道鹅黄色的倩影,一身运动服青春靓丽,笑容活泼,如同一道阳光照进了龙氏大宅。

  沐落遥遥望去,一瞬间便认出了来人是谁。

  龙采!

  她怎么会在这里?还喊龙豪为父亲?

  诸多疑问悬浮在她心头,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