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以你为题,写一个故事

第四十九章 暗夜幻想曲【2】

以你为题,写一个故事 Min方块 3187 2018-12-07 19:45:24

  6

  我兴高采烈地在钢琴凳子上面扭动着,心里忐忑不安,我们一向是六点半下课,但是现在已经是七点了,空荡荡的琴房里的超级大的落地镜子只照出来我的一个侧影,老师们也都去吃饭了,没有人监督的我不自觉地玩起来了手机,太阳渐渐地沉了下去,屋子里也越来越暗了。

  我的俄罗斯方块已经达到了一万五千分,相对而言面前的钢琴盖子却掀都没有掀开,室内的光线越来越暗,我离手机屏幕也越来越近,几乎要玻璃贴着玻璃了,这里面的其中有一层玻璃就是我的眼镜,光线是很暗,但是我却没有要去开灯的意思。

  “啪,”一声脆响,屋子里的灯亮了起来,明晃晃的一瞬间刺激的我好像睁不开了眼睛,我条件反射的想把手机揣到兜里,学校明令禁止学生带手机上学,发现就会没收,而我却死性不改知法犯法,手机在慌乱中撞上了钢琴的边缘打着滚弹跳出去,少说也蹦出了半米远。

  “我不是老师,”门口的男生笑眯了眼睛,轻声和我解释道,“不好意思,临时考试,我来晚了。”他快步走过来捡起来手机递给我,一脸歉意的和我说,“不好意思啊小姑娘。”钢琴凳很宽大,我们两个人合坐一张,我闻到一股薰衣草的香味。

  “你坐在这里很久了吧,”他熟练的打开乐曲,掀起来了钢琴盖子。

  “没有,”我立即否认,“我也是刚来。”我脸不红心不跳。

  “那就好,”他低头看了看表,“已经七点半了,”我抬起头来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已经成为了重灰色,混沌不清的天空隐藏了这个世界。

  “我们今天晚上只能练习半个小时了,”韩澈略带歉意的告诉我,“我们今天晚上还是有一个小测试。”

  “知道,”我的嘴里假装乖巧,心里却暗暗抱怨,“学长高三学习辛苦。”我暗地用眼角的余光欣赏着他高挺的鼻梁,上翘的睫毛,单薄的双唇。

  半个小时就像飞一样的过去了,他行色匆匆地收拾好起身。

  “我先回去了,”韩澈拿起来他的乐曲,向着我抱歉的笑了笑,“我得去考试了。”他的两条长腿迈的很快,一眨眼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学长你...”我生生地把后面“吃饭了没。”这四个字咽下去了,因为韩澈根本没有时间听我胡扯了,我一个人瘫倒在椅子上,心里暗自骂自己没出息只记得吃。

  7

  “出来出来翘课,”一条短信迅速发了出去,我得意的在椅子上笑了起来,我是不怕的,因为这个所谓的排练我是可以整整半个月不用去上夜自习,这是特批的,也就是我的特权,但是一个人的空闲是空虚的,所以我要拉上小朵。

  “老班在教室。”回信迅速而无情,我有点小开心也有点小同情还有些小失落,我站起来开始收拾我的东西,摸出来我的小钱包,准备买点东西吃完了回家睡觉。

  “两份鸡蛋仔一份抹茶味一份加珍珠都不要冰淇淋要三分之一的奶油。”我无比熟练的趴在了门口小店的柜台上,我曾经一度抱怨过这家店不会做生意,因为那门口的不但放的有全身镜还有一个体重秤,体重秤可以不踩,但是镜子是抬头低头都得见,我趁着老班正在忙乎的时候对着镜子仔细端详着自己,“挺健康的,”我失落地别来了眼睛,却下一秒被做出来吃的瞬间赶跑了失落。

  “昨天的东西是什么?”在别人都在上夜自习的这个时候街道有点人烟稀少,我一手举着一个鸡蛋仔吃的正香,学校到家也就是几分钟的路程,我真是落得逍遥。学校围墙外的一棵大树沉默地站着,好像活了几百年,粗大而沉默。

  “一个人要是听到噗通的声音,”我心里暗自回忆着之前在网上看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就是之前跳水自尽的场景再现。”我觉得我起了一身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胡说什么玩意,”我自言自语道,前方不久就是家,二楼的灯光很温暖,看来家里是有人的,我把手中剩下的吃的全部塞到嘴里,用手敲打着们嘟嘟囔囔地喊着妈妈开门。

  8

  我曾经的一度迷恋喜欢热爱夜晚,这种感觉却在最近几天的那一声“噗通”中慢慢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恐惧,现在正是九点的时候,我却已经上了床,门外的客厅灯光还在开着,我在这一点淡淡的灯光下安然入眠。

  我在黑暗中揉了揉眼睛坐直了身子,黑色就像是一层轻柔的薄纱,将我拥入怀中,透过窗帘的白色光线柔柔的不知道是灯光还是月光,形成一个缝隙的窄条照在我的脸上,我拿起来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一点,我前两天对黑暗的恐惧好像已经烟消云散,我穿着睡衣拉开了窗帘看着外面的的黑夜。

  “喵”一个弱小的声音钻进了我的耳朵,应该是一个刚刚满月的找不到妈妈的小猫,我在心里迅速判断着情况,下一秒用脚在地上找全了自己的拖鞋,随随便便裹上一件衣服拿起来手机就放入口袋,轻轻地打开门踏入了月色里。

  我站在春寒还没有褪去的夜晚,竟然不觉得很冷,我看着手机已经显示着电量不足的右上角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下意识地裹紧了我的上衣,专心地找着那一只没有找到妈妈的小猫咪。

  “喵~”又一声猫叫响起来,好像是指点着我一样,我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我没有听错,就是那一只猫咪的所在的地方。

  “媛媛你好,”距我不远处一个瘦小的黑影缓慢地站了起来,“你也是来问候新朋友的吗?”明晃晃的月光加上昏暗的灯光下那个身影对着我笑了起来,驼背的脊梁肥大又奇怪的衣服加上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这个人正是我躲之不及的怪人赵小古。

  9

  “啊对,”我一时间不知道怎样回答这个问题,问候新朋友?我古怪地笑了起来,“不是,我来找一只猫的,它一直都在叫。”就像是做梦一样,我朝着小古的方向走了过去。

  “猫叫是因为它第一次离开妈妈,”赵小古和我面对面蹲着,中间是一只极为可爱的黑色的小猫咪,“它第一次离开妈妈出来很高兴呢,”那只小喵咪绿莹莹的双眼警惕的盯着我。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收回了想抚摸小猫咪的手,恋恋不舍地。

  “我们来和新朋友打招呼,”他指着小猫咪那只白色右爪下面的那一根草,“它是新搬来的,它叫妮妮,你要和它打招呼吗?”

  “你好,妮妮。”我象征性的用手指间碰了碰小草的顶部,觉得自己愚蠢透顶,竟然会和这种人达成一致。

  “它是新搬过来的,”赵小古正儿八经的和我介绍着它。

  “那个,”我欲言又止,“你怎么知道?”

  “这些小东西都是会动的,”赵小古的表情很认真,“它们要是不到处走路是多无聊啊,”赵小古指了指四处的小花小草,“它们都是偷偷的,慢慢的挪动,人们一般不会注意,要是有人看到它们,它们就会直接在这片土地上生根。”赵小古说的振振有词。

  “那挺好,”我不知道怎么应对他的这一发言,“你知道“噗通”吗?”我真的是蠢到家了,竟然和一个疯子一个怪人讨论这种事情。

  “我知道,”没想到他竟然一口承认了,“你是用什么把他引出来的?”他看着我。

  “嗯....”我思考了一会,“可能是这个吧,”我打开了手机播放器,调到最小播出来我录制的《暗夜幻想曲》,说实话这首歌录制的并不好,仔细听起来杂音以及隐隐的说话声掺杂在一起噪杂不已。

  “真好听,”我看到赵小古一脸的惊喜不像是刻意奉承,心理也高兴起来了,“这是我自己写的,”心理也夹杂了一些骄傲和自豪。

  “你相信童话吧,”赵小古冷不丁的问了我一句。

  “是的我相信,”我毫不犹豫。

  “噗通!”他对大树打了一个响指,树上面清清楚楚地发出来一句“噗通”,一如我之前听到的那样。

  ““噗通”曾经是一个爱恶作剧的小妖怪,”他对着我耐心解释,“可是很少有人相信童话了,所以它也就很少出现。”

  我眯起来眼睛看着树上那个上蹿下跳舞小东西,毛茸茸的可爱,心里之前的恐惧烟消云散。

  “你看它喜欢你,”赵小古对我说。

  “是的,”我发现我也和他一样笑眯眯的了,“我以后还能来吗?”我转过头来问他。

  “可以的,你可以来。”赵小古连忙答应,“这是我家的小猫咪,”他用手爱怜地抚摸着那只黑色的小猫,浑身黑色只有四个爪子是白色的,踏雪寻梅用的很贴切。

  “真的很可爱,”我言不由衷的赞叹道。

  “有个阿姨要一千块买下来我都没有卖掉它,”他抚摸着小猫光滑的皮毛。

  “草会走路树也会吗?”我看着旁边的这棵大树情不自禁的的发问。

  “会的,”赵小古很严肃,“只不过它们不经常走动。”

  “那他们怎样才能走动?”我的好奇心上来了。

  “当我想要飞时候,阿树总是能够准确地接住我。”赵小古站起身来轻轻地抚摸着大树粗糙的皮肤。

  这应该是一个梦,我站在皎洁的月光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