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落尽又思念

山溪野经有梨花

梨花落尽又思念 妖三娘 2499 2018-09-15 01:57:40

  北玄亦二人走的这条道路离南阳较远,而且此处到处都是枝叶相连的树木,枝叶繁茂很适合隐蔽。

  北玄亦便对白黎轩说道“此地不安全,要尽快离开这里”

  白黎轩点点头。

  而此时一颗茂密的树上,有一群黑衣人正拿着箭对着二人,此箭锋利无比,这一箭下去必定会射穿一人的胸膛。箭在弦上蓄势待发。

  突然,一名黑衣人松开了手中的箭,北玄亦感到杀气腾腾,耳边便传来了一阵灌耳的声音,定睛一看竟是一柄利箭,划破天空飞快的过来。北玄亦拔出配箭飞身下马挡下了它。

  “殿下”白黎轩担心的叫道。

  北玄亦阴着脸,警惕的环顾四周。

  这时一群黑衣人都纷纷拔剑冲了出了,北玄亦和白黎轩,同时闪出腕中的剑光霹雳一般疾飞向那群黑衣人,霎时兵器相接,只看的到那破碎一样的寒光闪过他们的面前,北玄亦一转手臂,那剑竟然在他的指间旋转起来,搅动了那弥散在天空里的声音坠落下来,几乎把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手搅进去。而那北玄亦则松开手,用真气一震剑端,化解了他的攻击。

  白黎轩一跃起,脚蹬在一颗树上,便顺势踹倒了几人,落地从几名黑衣人身旁走过去,第一剑挥出,高克新长剑落地,第二剑挥出,邓八公软鞭绕颈,第三剑当的一声,击在了黑衣人的剑刃之上。

  北玄亦这时突破重围来到了白黎轩的身边,见此便举剑挥向了这黑衣人。

  “殿下”白黎轩上下打量了他,发现并无受伤,才稍微安下心来。

  “如今,他们人多,我们寡不敌众得想办法冲出去”北玄亦道。

  “殿下,一会儿我想办法缠住他们,你乘机逃出”

  北玄亦斜眼看了白黎轩一眼,撕杀再次开始,只见长刃挥动,迸射出夺目的凶光,每一次利刃的光芒一闪,都有血珠喷洒,随着血珠四溅带着血花,四下飞溅。

  顾姒鸾从另一边行来,行走中隐隐约约听到了打斗的声音,驱使马停下,仔细聆听,果然有兵器的声音。“驾”顾姒鸾骑着马朝着声源处去了。

  临安城,襄王府

  “什么,姒鸾不见了”司马翎不可置信道

  “嗯”挽歌点了点头,心中很是担心她家小姐。

  “什么时候不见的”

  “今日一早便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封信”说罢便将信交给了司马翎。

  司马翎打开一看,心下已是明了,叹了口气“也罢,有离王殿下在,怕也不会出什么事,真是的,走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当心”复又对挽歌说道“姒鸾的事我已知晓,如今有离王殿下在呢,定是不会出什么事的,你且先回去,我已派人去寻,有消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但是千万不可将此时说出去”

  挽歌又怎会不知其中的道理,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了。

  来回数次,北玄亦与白黎轩身上也都负了伤,一名拿着弓箭的黑衣人,再次举起弓箭对着北玄亦,见到他胁下空门大开,本来只须顺势一箭,即可制其死命,但突然脑后一阵疼痛,便立马手臂酸软,力不从心,一阵眩晕。原来是顾姒鸾到了此地,见到此人竟要暗算于北玄亦,便心下一急举起一旁的石块敲了下去,此人转过头模糊的看了她一眼便顺着一旁的树倒下了。

  顾姒鸾咽了口唾沫,又仔细观看着战局,时刻担心着北玄亦,这时一名黑衣人想趁北玄亦不注意从后面袭击他,顾姒鸾见状吼道“殿下小心后面!”那名刺客一楞,北玄亦便趁虚刺向了他,这刺客便立马口吐鲜血,倒下了,北玄亦也顾不得搭理顾姒鸾。

  白黎轩斩下一名刺客对着北玄亦道“殿下,快走”北玄亦也并未恋战,拉过顾姒鸾道“跟我走”

  说罢便朝着一旁的林子走去,眼下天色已晚,这林子越发的不安全,更何况身后还有追兵,顾姒鸾上气不接下气的跑着。

  一名黑衣人停下,从背后抽出一柄箭安在弓上,顾姒鸾回过头看到这黑衣人即将放箭。

  “咻”箭从弓出,顾姒鸾能发觉北玄亦自然也看到了,正当顾姒鸾想替他挡下这箭时,北玄亦一个回转便将她拉回,这箭便擦过北玄亦的手臂,一时间鲜血染红了锦衣。

  “嗯”北玄亦皱着眉吃痛一声,顾姒鸾睁大眼一脸的当心与自责。北玄亦并未说什么,只是带着她躲到了一处树洞里,顾姒鸾扶着他坐下问道。

  “你没事吧?”

  北玄亦脸色有些惨白,嘴唇微微有些发紫,顾姒鸾觉得不对,仔细检查他的伤口时发现,伤口处的血有些乌黑,顾姒鸾将手搭在他的脉搏处,一脉便断定是中了毒。

  可四下不在临安城并无药材,这可如何是好,“怎么办,怎么办啊!”顾姒鸾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看着北玄亦禁闭双眼冒着虚汗,顾姒鸾轻吐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眼下最重要的便是离开此处,治疗他的伤,对,顾姒鸾撕下一块衣裙给他包扎好,弄好一切顾姒鸾起身小心的出去窥探,发现四下无人,正是逃跑时机,回到洞口搀扶起北玄亦,步伐沉重的朝着另一边走去。

  顾姒鸾一路上扶着他很是吃力,身上已是香汗淋漓,加上身体的原因,体力早已不支,却也在强撑着,

  黑灯瞎火的这山路很是难行,一时不甚脚下一滑,便顺着山坡滚了下去,“啊!”顾姒鸾一声尖叫,便滚下了河中。

  虽然已入了春,但这河里的水任然冰的刺骨,可顾姒鸾却顾不了那么多,睁开眼尽量使自己看的更清楚些,顾姒鸾寻找着北玄亦的踪迹,突然看到了一个身穿锦衣的男子正在往下沉,顾姒鸾心下一悦,便快速向他游去,抓住了他便朝着水面游去。

  “呵,,呼,,呼”顾姒鸾上气不接下气的把北玄亦拉上了岸,顾姒鸾来不及喘气,叫着北玄亦,却没有得到回应,顾姒鸾心下一沉有些结巴的叫道“殿,下,,殿下,,”还是没有回应,顾姒鸾略带哭腔的一下一下的摁着他的胸口,“北玄亦,你不能死,不可以,”

  顾姒鸾俯下身,给他渡这气,“北玄亦,你醒一醒啊,你不是讨厌我吗,你不是要关我禁闭吗,你不是要罚我吗?你起来啊”

  顾姒鸾见他还没起的迹象,急的哭出了声“北玄亦,我喜欢了你四年,从我十二岁第一次进宫,见你第一面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这四年里我每次见你,你都不待见我,他们都说我傻,其实我不傻,我都知道,我只是想,说不定那一天你就被我感动了,说不定你就会多看我一眼,可是现在,我发现我要的不止这些,我也希望我们可以像天下平凡的夫妻那样,过最简单的生活,我也喜欢,有一天你可以发现在你身边还有一个我”顾姒鸾的泪一滴一滴的拍打在了他的脸上的,“你醒来好不好,,,”

  “咳,咳”北玄亦猛的一下吐出了一口水,顾姒鸾见他醒了,脸上立马乐开了花,可他又立马晕了过去,“殿下,殿下”顾姒鸾皱着眉看了漆黑一片的河岸,先生堆火吧。

  河边,木材在火中噼里啪啦的作响,顾姒鸾靠在北玄亦身上,顿时觉得眼皮有些沉,风吹过,不禁一阵冷颤,虚弱的叫了一声“殿下”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