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满洲里十年

第一百一十九章

满洲里十年 忆那年盛夏 2096 2018-11-09 12:36:22

  不说俄罗斯人,就是中国人,也有不少在背后骂她,说他们这个行业作损。当然,他们说这话时也有个人感情色彩在里面。只是有时候拼的太多了,也确实让罗斯人受到了伤害。

  这也是易雪为什么执意做高端家具的原因,她真的不想再靠俄语来骗人了,想给俄罗斯人提供真正的上档次的高端产品。今天知道自己怀孕了,她也母性大发,所以才对郑浩说这话。

  郑浩哪里会不明白?用手轻轻地捏下了妻子的手。“老婆,我知道,以后咱家往实业这方面发展,拼缝就当第二职业,为了孩子,也为了咱们。”

  易雪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要知道现在拼缝可是黄金时期。虽然毛子不满,政府干预(把他们编号,每人上岗挂牌)。但是由于俄罗斯人对中国市场不熟悉,而且还存在过货的问题。

  其实拼缝的并不是除了挣钱一点作用不起,他们也有一定的功能,比如俄罗斯客户对满洲里市场不熟悉,拼缝能帮他们及时找到他需要的商品,而且在商品质量上还是有一定的保障,除非他想挣更多的钱,故意以次充好。

  否则他们不允许业主褴芋充数,因为如果客户有问题的话,就得回来找他,他想维护客户,就得有一定的信誉。

  过货是个重要的环节,俄罗斯人在这买了东西,如果没有打包房给他过货,那么如果途中发生破损,丢失,他们就只能听天由命。这样的事在市场并不罕见。

  曾经有个叫安德烈的毛子对易雪说,他在一个小门面买了一百平地板,他们直接给过的货。好几个月之后都没收到货,他打了很多次电话,业主就说早发走了,后来竟然连电话也不接了。

  没办法,他为这事又专程来了一趟满洲里。可是自己又没有证据,只有购买的收据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后来没办法,也靠不起,就不了了之了。

  这样的事情,无独有偶,安德烈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这是绥芬河、黑河、满洲里等边境城市都普遍存在的现象,这和中国人的聪明会变通有直接关系。不过也不能一杆子打倒一船人,鱼龙混珠,什么时候都是这样。

  他们又走了一会,天渐渐地黑了,满洲里的夜景也不错。郑浩怕易雪太累了,就陪她喝了一碗奶茶,易雪来满洲里之后就特别喜欢喝奶茶。

  “真好,”易雪小口地喝着奶茶,不知道她说奶茶好,老公好,还是现在的生活好。

  其实她现在什么也没想,就是此刻,她的心好满足,有了孩子,他们的生活就更圆满了。

  郑浩微笑着,眼睛里也全是易雪,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注视之中。

  好像他一错眼珠,心爱的人就要飞走一样,眼里全是宠爱,全是疼惜。

  “不渴吗?也喝点?”易雪看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就把装奶茶的杯子往他那边挪了挪。

  郑浩双手轻覆上她的小手。就着吸管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把脸贴在她的手上,摩擦了几下,然后,才让她把手收回去。

  郑浩自从和易雪交往以来,他在书上、电视上受到很大启发,虽然他不是天生浪漫的人,但他愿意为心爱的人做一些让她感动的事,其实这也是他真情地流露。他们还是新婚,所以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因为易雪怀孕了,又不放心家具市场的事,毕竟全部身家都投了进去,郑浩在商场靠窗户的地方给她弄了个玻璃的办公室。

  因为有窗户,空气流通,和商场隔开,免受甲醛的危害,因为是玻璃的,外面情况还能一目了然。为了这个,郑浩正经费了一番脑筋。

  因为郑浩的这个举动,易雪很感动。同时让员工每天轮流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虽然他们的家具属于高档的,甲醛不超标,但是家具市场都是新装修的,而且整个市场通透,别人家的味道也能漂到这来,这个她也没办法解决。

  商场夏季时四面都开门,空气流通还好些。冬天就不行了,一进家具城,就能闻到一股接近甜味的热气扑鼻而来,过了一会人就适应了,感觉不到怪异的味道,也就是人适应了环境。

  还没等易雪的家具店有起色,另外一个地下家具城也在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开业了。

  但是由于这是个新市场,俄罗斯人知道的少,开业之初卖得并不好。

  这样,家具城的门市及里面的商铺成了抢手货。不少人纷纷购买了产权,但是价格要比易雪在年初时买的要高了一些。

  没办法,水涨船高。什么时候都这样,而且中国人的心理就是越涨越买。

  其实他们这样做也是市场的一般规律,当然,他们这一举措在这个时候也是明智的,卖家具他们也赚了不少钱,可以说是盆满钵满。

  进入十二月份之后,易雪的高档家具销售情况逐渐有了好转,一般一天都有几万、十几万的销售额,偶尔也有特好的时候。

  这时易雪已经显怀了,她把自己一个表妹从老家接来,帮着她看店。

  因为是私人企业,没有那么多的说法,也就是帮她管钱。这点她一直都没有放松。

  自从和王涛分手,经历了那段拮据的生活之后,她把钱抓得很紧。

  当然,郑浩也愿意把自己的钱都交给她,而且很少过问,就是家具店开业之初,他问过家里还有多少钱。

  其实他那时就想知道,万一家具店不行的话,他们的余钱还够做什么,可是既使知道只剩几十万的时候,他也没有一句怨言,仍然坚持把每天赚的钱都交给易雪。

  并且安慰她说,实在不行还有老公呢,你就是什么也不干,我也能养得起你,养得了家。

  这话既不是雪中送炭,也不是锦上添花。但对于事业正在关键时期的易雪来说,确实是一味强心剂。

  虽然钱不能代表全部感情,但是她把他们(她的还少,大部分是郑浩的)这些年的积蓄一下子都投了进去,其实还是冒挺大风险的,当然,这里面有郑浩的放纵在里面。如他说一句不同意,易雪也不可能有这么大手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