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公子风靡全江湖

第二十二章 下山

公子风靡全江湖 九宫勋也 2032 2018-09-14 19:55:30

  苏时了走到他身边站定,弯腰抚摸了一把猫儿,耳边就传来了言玦修的声音。

  他略有些吃惊,将猫儿丢到一边,看着猫儿步态优雅的站定,竖起毛冲他喊叫一声后离开。

  “下山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当真要提前下山么?”苏时了在一边坐了,挑眉问道。

  他的确有些舍不得,这样的日子短期内不会再有了。

  言玦修拉了他的手,“早晚要来的,被动和主动,还是主动好些,你说呢。”

  苏时了点头,主动?今日之后,主动权是不会在他手里的。

  “好,收拾一下,我们下山。”苏时了想了一下点头应答。

  不过下山之前,他还要做个准备才行。

  言玦修吩咐了豆腐和冷冥一起安排下山的事宜,苏时了则钻入了药炉之中,两天之后的午时才狼狈的跑了出来。

  他眼中布满了红血丝,可见他这两日的疲惫。

  言玦修见到他,愣了一下,随后沉声道:“冷冥,豆腐,先去准备热水,让时了休息一下。”

  冷冥见苏时了没什么反应,沉默的和豆腐一起前去准备。

  苏时了大口大口的灌下了茶水,这才缓了过来。

  言玦修忍不住开口骂道:“你这是不要命了么?”

  虽说是骂,可却是满满的心疼,他也不管自己在装瘸子,拉着苏时了就往屋子里走去。

  苏时了打了个大大呵欠,将手中的药丸递了过去。

  言玦修愣了一下,也不多问,伸手就拿了吞下。

  苏时了眉毛一挑,“不怕我毒死你?”

  “你舍不得。”言玦修同样挑眉,将他拉到屋子里,一边说着,伸手给他解了衣衫。

  苏时了往后一倒,蹭了蹭柔软的被子,笑眯眯的说:“我想你了,来,让我抱一会。”

  他色眯眯的样子,让言玦修越看越可爱,他弯腰在他唇上轻贴,舌尖轻点后欲起身离开。

  苏时了半眯着眼睛将他搂住,低声道:“言玦修,记得,你要相信我。”

  “会的。”言玦修看着他,俯下身将他抱在怀中。

  在他怀中,就那么一会会,苏时了便睡了过去,抓着他的手却并未松开分毫。

  言玦修想了想,无奈一笑陪着他躺下,这一觉,他睡了十二时辰。

  期间醒过来两次,在言玦修的低声安抚下就又睡了过去。

  第二日午时,苏时了神清气爽的起身伸了个懒腰,言玦修动了动有些发麻的半边身子。

  “你这一觉好睡的很,收拾一下,我们该下山了。”

  言玦修缓了过来起身说道。

  苏时了起身盯着他的双腿,半晌从暗格内摸出了一个瓷瓶递给他,“这个可以遮掩你的脉搏,任何人把过都会觉得你命不久矣,若要回云暮山庄还是用上较好。”

  言玦修伸手接过,道了一声好。

  他们用过午饭,将该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放入密室后,划出了一个圈,一把火烧了竹屋。

  “日后一切安定,我们可以回来重建。”

  苏时了眼眸微闪,言玦修站在他身边,低声说道。

  苏时了笑了笑,日后还有没有机会可还说不好呢。

  日后,日后怎么样日后再说吧。

  大火燃尽,苏时了带着冷冥,言玦修带着豆腐,明面上一行四人往山下而去。

  这条路他们都靠走,苏时了一边走一边布阵,他还是想将天荡山保护下来,未来说不定还有机会。

  言玦修看了看,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找机会让信门的人安排前来保护。

  下了天荡山,竹子已经提前将马匹准备好,言玦修没问,苏时了也没多解释,骑了快马,一行四人直奔双开城。

  双开,江湖与朝廷的连接之处,也是各大门派开设商铺敛财的最好地方。

  他们要去云暮山庄,双开城必须要去。

  路上,苏时了易了容,原本漂亮的面容立刻变得平凡无奇。

  “怪不得江湖无人知晓你是何模样。”

  言玦修轻笑,苏时了同样回之一笑,“就是要让人不知才好办事,否则走到哪儿谁都认识可就不好玩了。”

  说着,他扬起马鞭低喝一声驾,言玦修也随之跟上,赶了一日的路程,言玦修弃了马匹,改坐轮椅,他们赶路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待他们到达双开城,已是五日之后,言玦修在江湖上消失数月,此时出现也惹来了众人关注。

  步入双开最大的酒楼天和酒楼,他一进去便有认识的人上前打招呼。

  苏时了看着他一副和谁都好说话的样子,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待他们回到客房内,言玦修摸了一把额际,“累坏人了。”

  苏时了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虽说双开城也有江湖中人,但因此地也属于朝廷管辖,故此若非必要他们是不会齐聚于此的。

  “吩咐你手下的人打听一下,江湖中出了何事,这些人怎么都聚在这里。”

  苏时了抬手敲了敲窗户低声说道。

  在外,纵然在屋子里,言玦修依旧尽职尽责的装着瘸子,催动轮椅至窗前,“已经吩咐下去,很快就有消息了。”

  “嗯。”苏时了应答了一声,分辨着大街上走过来走过去的门派。

  一盏茶的时间观察下来,竟然都来了。

  “公子,下面送了消息来。”

  豆腐端着饭菜入内,同时口中说道。

  言玦修伸手接过豆腐手上的纸条,纸上的寥寥数语却像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

  苏时了久听不到声音,这才转眸看他,“怎么样,什么消息?怎么不说话?”

  言玦修从一开始怔然中回神,忍不住笑了,“时了,你这分身术练的不错,以后教教我。”

  苏时了愣了一下,嘟囔了一句,伸手抢了纸条,而一边的言玦修还在说。

  “到时候一个给我暖床,一个给我做饭,一个陪着我下棋练武,多好。”

  苏时了听着看着也忍不住乐了,“想的挺美。”

  他说着,微微眯起双眸,他倒要看看,这事儿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后路让他去钻。

  他扬起手将纸条随意丢在桌上,只见纸条上龙飞凤舞的写了一句话。

  “五月初十,沉香门如数被灭,动手者苏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