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天谴剑魂

天谴剑魂

自然主义L 著

  • 玄幻

    类型
  • 2018-08-14上架
  • 17558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天谴

天谴剑魂 自然主义L 2255 2018-08-14 06:23:16

  神魔大陆,帝魔帝国的西北边境,有一个名为边城的小城市。这个城市往年常常征战不休,可如今,这次光明氏族举大兵南犯,而接受诏命的天谴,誓死以自己祖传的血刃剑和嗜血的剑魂守卫边城的安危。而同样接受诏命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边城城外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山峰重峦叠嶂,巍峨耸立。

  “杀~”天谴嘶声裂肺地喊叫着,好似他的声音要透过苍穹直达天际。

  天谴以手臂肉身合二为一的血刃剑一个横扫,位于前面一排的光明氏族人随即便被劈成两瓣,滴滴鲜血浸染在血刃剑的剑刃之上。只是,这血刃剑并不像普通的剑刃,而由于剑魂的存在,血刃剑犹如一把吸血的神灵,不断地在汲取光明氏族身上的血迹。

  呯~

  天谴的血刃剑散发着骇人的杀气,在挥舞中,和光明氏族前锋的领头人交上了手。

  而光明氏族也并非宵小无能之辈,领头的湛江手握天明剑,以光照为能量,面容坚毅,端庄雅致,一派正面作风。

  嗖!

  湛江一个飞跃,带着手中天明剑的剑气一起,飞身鱼跃而出,直刺天谴胸膛。

  天谴迎着湛江的剑,向后一个翻滚,转身一个侧空翻,在湛江距离自己半身的距离档口,手中的血刃剑迎面而上,手起刀落。

  扑通。

  湛江的人头落地。天谴站在湛江的尸体旁,手中的血刃剑发出骇人的红光。血色残阳,天谴俊秀的脸庞和血红色的散发点点发散出金色的粉末。

  湛江已死,但是剩下的光明氏族人似乎更加英勇顽强,疯狂地和天谴手下的食魔人厮杀着。

  天谴面色疲惫,一抹血迹留在脸上,天谴毫无感觉,似乎这已是习以为常的家常便饭一般。

  “光明氏族,你们的领头已死,还不速速退去。”天谴虽已疲惫,但是目光如炬,洪厚的吼声在厮杀不断的战场上回荡。

  可是,没有光明氏族的战士愿意就此离场。他们的背后,还有光明氏族的主力部队在蓄势待发。

  天谴作为帝魔帝国的三阶战将,世袭了祖传的血刃剑,日夜修炼,每天击杀只能爬行的最低等食魔族,用食魔族的鲜血祭祀手中的血刃剑。不知不觉间,自己的实力已然超过了祖先的官阶,达到一流的水准。

  但是天谴现在并不想考虑自己职位是否和自己的实力恰如其分,现在天谴关心的,只是要击退目前光明氏族的先遣部队。

  看着光明氏族的战士前赴后继,和自己的食魔族手下不断交火战斗。而天谴脚下,除了刚刚击杀的湛江尸体,还有众多食魔族发着绿光的血肉身躯。

  天谴定了定神,坚毅的眼神透露出自己不会就此认输。

  天谴手臂上连接的血刃剑吸够了鲜血,好似一个巨大的寄生虫不断起伏着,呼吸空气中的养分。

  天谴壮硕的肌肉和强壮的腿腕贴合着血色的盔甲,这是血刃剑传人的独有配置。

  “杀~”天谴扯着怒吼,倾斜着身姿,直突突地穿了出去,进入到光明氏族人的身边。

  “唰,唰。。。”天谴在光明氏族人中间左右厮杀着,而光明氏族人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不断地向前冲锋,即使他们现在并没有一个人有能力伤害得了三阶战将,天谴。

  战场上厮杀裂天,光明氏族的人形红色鲜血和食魔族绿色尸骸下流淌着的绿色血迹,在皑皑白雪上层层叠叠地流淌着。

  厮杀了一夜,神魔大陆的天空已然渐渐发出温厚的亮光,这里没有太阳升起,没有月亮,只有光,只有黑暗,两者交替上演,也成为神魔大陆里的每日作息时刻表。

  天谴终于疲惫了,但是自己手下的食魔族已然全数被光明氏族消灭殆尽,而光明氏族留下天谴独自站立在皑皑尸体上,他们自己却已然全部退去。天谴无法被击杀,这件事情要第一时间报告给光明氏族族长。

  天谴有些站不稳,手中的血刃剑现在变成拐杖支撑着自己。而天谴的背后,边城的城门紧锁,一个人影和一群能够双脚站立的高等食魔族在城门墙上欢欣鼓舞地簇拥着。

  天谴将双脚从尸体堆中拔出来,疲惫的身躯让天谴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天谴用血刃剑支撑着自己,一步一步往城门的方向移动。

  天色的亮色已然变得很快,皑皑白雪还是银装素裹的包围着边城的城墙。

  随着距离的靠近,天谴越发能够看清城墙上的人。

  没错,那人就是本来过来收到诏命接应自己的一阶战将,海天王。

  “你还回来干什么,你手下的五千食魔族已然全数被你坑害。”海天王看天谴不断向自己的城池走动,狂妄而大声对着天谴吼叫着。

  随后是海天王和食魔族的一阵狂笑。

  天谴靠近了城池,整理自己疲惫的身心,对着不断狂笑的海天王回复着:“我带领食魔族奋勇御敌,现在你不开城门,是让我无路可回吗!”

  天谴看着海天王在城池上的狂笑,已然没明白怎么回事,而只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心中有着点点怒气。

  海天王在城池上抚摸着自己银灰色的齐肩长发,看着天谴似乎并不明白个中缘由,内心顿时觉得天谴幼稚可笑,鄙夷地说道:“你已丢光所有食魔族,帝魔帝国已然再无士兵派遣给你,你已经是个无用的废人,哪还有脸面再回帝魔帝国。”

  天谴明白了,自己在前线杀敌,海天王站在后面观望,做做样子。如果自己成功击败敌人,带领剩余食魔族回城,功劳将和海天王平分。如果自己战死或者像现在这样,食魔族死光,海天王领赏全部功劳,自己即被逐出帝魔。

  天谴不甘心,自己世代享受帝王恩宠,得以世袭三阶战将,如今却因为一次战斗,全然灰飞烟灭。天谴怒吼:“我在前线厮杀,没受你的一点恩惠,却要被逐出帝魔?我的三阶战将,世代承袭,哪是你能说得算的。”

  海天王正在和食魔族欢庆愉悦,正听天谴如此说辞,顿时心生怒气,对天谴吼道:“你算什么东西,你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居然敢跟我如此说话,你可知道我可是一阶战将。”海天王看天谴似乎还不明就里,就继续吼道:“你坑害五千食魔族,我还要向食魔王汇报。你这样的带兵打仗,是要受帝王惩处的。如今我宽宏大量,对你既往不咎。于我而言,损兵折将自然是兵家常事,现在你还不赶快滚离边城。”

  天谴呆呆地站在皑皑白雪之上,这纯洁美好的雪景,配合着不断亮起的苍穹,天谴顿时心生梗塞,无以言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