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好巧,你做的我都知道

新娘子惹不起惹不起

好巧,你做的我都知道 微观经济学 3002 2018-10-12 12:00:00

  ---喜欢了,就不关心过程。---

  ————————————————————

  “所以说,你就答应他了?”

  “嗯啊。”

  都说恋爱的人没有脑子,颜颜这才见识到了这句话真正的意义。安有池平常多严谨一人啊(excuse me??),再怎么说,像样的告白也该是有的吧?想当初两个人捂在被子里偷偷摸摸的想象着未来的男朋友会是什么样子的时候,轻声说着对方要送给自己999朵玫瑰花,还要用蜡烛围成一个爱心,在众人面前高喊“做我女朋友吧。”

  那个时候安有池虽然嫌弃着这个告白方式太过迂腐,却也是咯咯笑着应和着,在冬日里,呼出的气一丝一丝的喷在两个少女的脸上,就好像所有的梦所有的期待都在那一刻变成了现实。

  而最后,两个小姑娘,都没有如当年想象的那般,那样俗气却又浪漫的告白场景,在她们脑海里排了一遍又一遍,现如今也不过就是个过往的谈资。

  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了骨子里,才会对他没有一点要求,只要你给我一点点雨水,我就能滋润的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

  颜颜就这么支着脑袋,脸上挂着笑听安有池絮絮叨叨的说着两个人之间的那点小粉红。

  “以后洛阳要是对你不好,我就冲过去,灭了他。”颜颜松松手腕,“让他知道,你娘家也是有人的、”

  “是是是,娘家人。”安有池笑的花枝乱颤,“不过,艾太太,你能别告诉艾先生吗?”

  “你不打算告诉他?”颜颜皱眉,这个是要搞地下恋情的意思吗?这可不是一个好想法啊,不过,听起来还是——蛮刺激的。

  “不告诉也可以。”颜颜灵光一现,眼里的那股子不怀好意都能溢出来,看的安有池后背发凉。

  “有事说事,收起你的大獠牙。”

  颜颜这姑娘虽然长得很周正,性格也很不错,但是身上总是带着一点神经质,当然,这点神经质只有身边的人才知道。

  颜颜还没跟艾岂在一起的时候,最经常做的,就是跟着安有池一起出去旅行。虽然安有池也是十六岁就上了大学,虽然这些年她一直都在拼搏,但是最起码的休闲还是有的,毕竟她也没有到那种通告接不完的地步,相反还是没有通告的倒霉样。

  都说了解一个人可以跟她出去旅行,一般这样就能知道对方这个人是否能跟你做好朋友了。

  安有池对颜颜要求也不高,最起码的,就是带脑子去旅行,只要她不添乱就行了。谁知道她出去旅行,何止是带脑子,简直是带全了脑子,甚至都把家里所有的脑子都带上了。

  她的攻略绝对比安有池的攻略要细多了,能够精确到哪一家店哪一样东西好吃,而且准确避开网上那些雷区网红店,各种各样的安排将一天瓜分的仅仅凑凑,旅途中的账目问题也是打理的井井有条,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平常吊儿郎当的样子。

  安有池那个时候就十分确定,这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伴侣啊!

  谁知道后面被艾岂截胡……咳咳,开玩笑的。

  “还缺个伴娘,你上吧。”颜颜揉揉自己的肩,活络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觉得宽泛多了。

  安有池原本端起杯子的动作一顿,随即苦着脸:“你真的没伴娘了吗?”

  颜颜说起这个就很沮丧,脚丫子在空中晃荡了几下,然后朝着天花板轻声啊了一声,“我跟你说,要不是这儿是咖啡厅不宜吵闹,我就要高呼了,伴娘居然没几个人愿意当的!”

  安有池皱眉,这伴娘的工作,按理来说不是应该是个抢手货吗?怎么如今还到了滞销的地步?怎么回事?

  “你干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了?随便抓几个你们学校的老师不就行了吗?”学校里面不是单身女性挺多的吗?

  “学校最近很忙,都没什么空,以前的同学都表示做过好多次伴娘不愿意了,有的就觉得伴娘这个工作吃力不讨好,没什么意思,还有的就觉得大好的休息天为什么要忙……”颜颜说到这个还愤愤的加了句,“平常白疼他们了!!”

  “所以你就找到了懒汉我?”安有池皱皱眉。

  自己是个懒鬼都不用身边的人提醒,能不参加的活动都不想参加,毕业到现在,大大小小的同学会也举办了不少次数,十场里安有池有九场不去,剩下一场是偶遇被拖着参加……倒也不是安有池自己矫情,只是觉得这样的聚会真心没什么必要,大家又不会因为聚会就多一点暴富的机会,感情也不会比当初好一点,所以这样的聚会在她眼里真是累赘。

  进入娱乐圈之后,安有池也是尽量逃避这些聚会,但是到底还是个晚辈,还需要机会,被雨妈教育了几次之后,也开始陆陆续续参加一些杀青宴什么的,但到底是没多参加,明里暗里的那些攀附关系的宴会,她总是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安有池总是说,有时间跟这些不打紧的人交流沟通,还不如找点时间好好待在屋子里看看书写写字,最好再来一个心灵的SPA,整个一灵魂的超度。

  但是颜颜这次找了自己。

  木颜颜也觉得自己提的要求有些过分,但还是大着胆子撒娇:“我这一辈子可能就结这么一次婚了……”

  “你还想结几次?”安有池不免好笑,“这话要是被艾岂听见,我们都得完蛋。”

  “所以呀,你是不是不应该错过我的婚礼?”

  “其实我可以参加婚礼,而不是当伴娘。”

  “你看,连你都这么说,别人就更是如此了。”木颜颜有点委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感觉比昨天尺寸又大了一点,“别人说新娘情绪不好,可能会得婚前恐惧症,这么说着,我都觉得自己不想结婚了……可是我又觉得我不该这么脆弱,我努力撑着,如果我实在是撑不到婚礼,你一定要跟艾岂说,我爱他,很爱很爱他,我只是没能扛过这个疾病,让他不要埋怨自己……”

  “打住!”木颜颜这满嘴扯瓢的本领简直比安有池还要厉害,很多时候安有池都不得不甘拜下风,“首先,婚前恐惧症又不是什么绝症,怎么就跟死扯上关系了?还有啊,大好的日子,说什么混账话呢。”

  “我都找不到伴娘……”

  “行行行,我去,我去还不行吗?”简直是败给眼前这个女人了,“你已经有几个伴娘了?”

  “嗯,算上你已经六个了。”木颜颜长吁一口气,嗯,可以掌管一家财政大权了。

  “已经六个了??一开始五个不够吗???你为什么!!!”安有池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这么没脸没皮人数明明就够了居然一定要自己去凑数???

  木颜颜耸耸肩:“我跟艾岂打赌来着,说是你当我伴娘,以后财政大权我管。”

  “……”

  “你们就这么拿我开涮??”安有池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只是别人的一个筹码,这不是被人摆了一道是什么??“我跟你说,我现在反悔了,不去。”

  “拿我就跟艾岂说洛阳的事了。”木颜颜也不恼,神色淡然,“也不知道他那个性子,听到这件事,是选择禁足呢,还是别的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呢。”

  一口老血。

  “你这样威胁我就没什么意思了吧。”安有池故作正经的板着脸,连着手都微微蜷曲起来,看着就像是忍耐很久,原先的嬉笑只留了一点在脸上,若不仔细看,压根瞧不出来。

  木颜颜自然熟悉。

  “我就是希望你能当我伴娘。”她也跟着软下来,“本来是想让你去见见帅哥资深男的,结果你有了男朋友,但是你还是必须去当伴娘,想让你熟悉熟悉过程,万一下次就是你了呢。”

  “说什么呢。”安有池一刹那便红了脸,她从来没有想过结婚。

  “你对洛阳是什么感受?”木颜颜一针见血。

  对面的姑娘明显有些怔愣,脸上有些不自然,过了一会儿,慢慢的浮现了一丝甜蜜,转而浅笑:“觉得,他这个人,还蛮不错的。男神,帅气,做事也留余地,跟别人都是不冷不热的,跟我说话的时候,却总是迁就我,还会记得给我买早餐,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在想着我们在一起之后会怎么样。”

  说起,都是满满的幸福。

  “那你有想过他的粉丝吗?”

  安有池自然想过。虽然洛阳说他的粉丝都很懂事,但是她还不至于傻到完全相信的地步。

  “这个世界,最难操控的,不就是舆论吗?等我能够和他比肩了,我就自己公布。”

  她一直都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善良的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只是以前自己空有一腔热血,做事过于情绪化,而现在她就相对沉稳许多,不会过于没脑子,相反,很多事,都会选择慢慢的撒网,等到时机成熟,就收网。

  木颜颜没再多说什么。

  最后离开的时候,硬逼着安有池签下卖身契才肯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