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5.夜洄,并非夜壶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1245 2018-09-06 12:41:08

  “我叫夜洄。夜色的夜,洄水的洄。”夜洄慢吞吞踱步过来。

  他的声音带着些嘶哑的低沉:“跟夜壶,并没有半毛钱关系。”

  夜洄低头,不客气的居高临下,傲慢的打量着董咚咚和米嬅。

  这家伙麦色肌肤,剑眉挺括,一双凤眸狭长墨黑,是那种犀利而性感的内双。他鼻梁高挺,唇瓣微薄,下巴上有隐隐的胡茬。客观的说,他有一张荷尔蒙爆棚,桀骜不驯却好看的脸。很显然,他也充分了解自己的男性魅力,唇角自然而然,一点不吝啬浪子的坏脾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朋友她喝多了!”米嬅不好意思的抱住董咚咚,眨着眼睛赔笑道。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董咚咚叹了口气,喃喃着:“名字挺好,比人……登样多了。”

  夜洄暗自一愣,但面不改色。

  他长眉一挑,黑眸之中的犀利与刻薄,几乎喷薄欲出:“阿姨,没酒量就不要逞能,这种地方不适合老年人来玩。”

  “阿姨?”董咚咚的眼睛一下就瞪圆了,声音也飚高了八度。

  她觉得酒精正撞击着脑神经,一阵怒火中烧,伸手拽住夜洄的胸前衣服,咬牙切齿:“小屁孩,你叫我……阿姨?老娘出来玩的时候……你……你还是个蛋!”

  夜洄眸色阴沉,他反手攥住董咚咚的手腕,硬生生的威胁,从牙缝里挤出来:“再说一遍!”

  “对不起,对不起,咚咚你喝多了。不好意思,今日姐姐请喝酒,千万别计较……”米嬅小心翼翼的拍拍,夜洄正攥着董咚咚的手腕,希望他消消火气放了手。而后者正迷迷糊糊的龇牙咧嘴着。

  “痛,好痛……小屁孩……你……”董咚咚嗫喏着,挣扎着甩手。

  却猝不及防哇的一声,将腹中翻滚的科罗娜,尽情吐到了夜洄T恤上,连累衣服上的鬼脸图腾都斑驳一片,花里胡哨。

  飞来横祸,让夜洄的神情从不可思议,到深恶痛疾,以及震惊无比。

  一片惊叫声中,董咚咚也软绵绵的瘫软下来,米嬅甚至根本拉不住沉重颓势的她。

  夜洄咬牙切齿的,一把薅住董咚咚脖领子,后者眼神迷离的打了个酒嗝。

  米嬅费力的掰着夜洄手指,但那钢筋铁骨般半分不能松动。她赶忙拽过金色香奈儿小挎包,抓出钱包,笑得心惊胆战:“帅哥,姐姐赔你衣服钱,放了她吧……她脑袋上还有伤呢。”

  夜洄斜了一眼,董咚咚脑门上的创可贴,沉思了几个呼吸,便信手松开了她。她踉跄着倒退几步,跌倒在软沙发中。

  “你……你是男人吗?居然……欺负……女人?过来试试……试试就试试,老娘……打断你的……狗腿!”董咚咚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的想要爬起来,可惜未果。

  她便固执的伸着手指,指向夜洄的鼻尖。米嬅倒吸一口冷气,捂住了自己眼睛,不忍直视。

  “你朋友,脑袋撞坏了吧?赶紧带她去医院看看吧,挺严重啊。”夜洄倒吸冷气,冷静推开米嬅举着钱夹的手,冷冷道:“看看精神科。”

  “你才是精神病……你……你们一家都是……精神病。”董咚咚斗志昂扬,但无奈一阵复而袭来的翻江倒海。她捂住嘴巴,跌跌撞撞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奔过去。

  米嬅抱歉的笑了笑,慌慌张张抓起包一路紧追。

  夜洄推开想要用手帕,为他擦身的女服务生。他皱着眉,也走向了洗手间。今天运气实在差,遇到一个喝醉的老阿姨。这衣服,怕是没法穿了。他顺手从吧台里,拽出来一件调酒师山山的衣服,打算换上。

胖虎22爷

对于夜洄来说,对董咚咚的第一印象,实在太深刻。毕竟,能见面就吐自己一身的女人,这还真是头一回。这头年轻的小浪子,从讨厌到惊艳,反转即将到来。另外,前四章因为大纲调整,也做了比较大的修改。如果移动端的内容还没显示,请虎牙们不要着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