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9.交换,你用什么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1816 2018-09-10 12:13:11

  一大早,宿醉未醒,董咚咚已经被米嬅从家里的床上抓了出来,一心一意要摇晃到地老天荒。

  “董咚咚,你这个挨千刀的,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我以为你被人绑架了好不好?好在我还有你家钥匙,回家也不知道接电话,我摇死你得了。”米嬅一通发脾气。

  “小祖宗,求求你别摇了。头……头都要断了。”董咚咚穿着睡衣,一副生不如死的颓废:“手机没电了吧,我没听见你电话。”

  “别怪我没告诉你,今天白一尘回国了。你猜他会不会来找你呢?”米嬅咬牙切齿的将董咚咚推倒在床上。

  后者迷迷糊糊的在被子里摸着手机,听到白一尘三个字,她像被火燎了尾巴的猫一般。

  她瞪大眼睛,紧张问:“他……不知道我的事儿吧?”

  “离婚还是被劈腿?”米嬅一点儿不客气。

  “我发誓没跟白亭歌说三道四。但就在刚刚,白一尘电话我,就说一句话。让我告诉你,他回来了。你知道,再怎么编瞎话,亭歌那个笨蛋,也骗不过这头老狐狸精!他回来了,回来了,大魔王回来了,还用我再说三遍吗?你死定了!”

  “不会吧……”董咚咚打了个寒战,这回彻底清醒了:“白一尘回来了?他回来干什么?他……他也不一定回来找我吧?算了,安全起见,我还是搬家吧。手机呢,我手机呢?”

  米嬅拿出手机,再次拨通董咚咚的电话。两人仔细倾听着,却并没有在房间里发现蛛丝马迹。

  董咚咚愣住了,她跳下床把昨天背的挎包,四脚朝天倒了干干净净,钱包化妆包钥匙包应有尽有,就是没有……手机。

  她失神的抱住自己脑袋,咽了咽口水,郁闷道:“糟糕,不会被那个变态拿走了吧?”

  恰在此时,米嬅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居然闪烁着董咚咚的头像。她把手机递到董咚咚面前,小心接通,放上免提。

  “董……董咚咚,在你旁边吧!”夜洄玩世不恭的声音,清澈的响亮起来。

  “昨天她喝了那么多酒,我猜她九点之前,也爬不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董咚咚忍不住,怒气冲冲吼着。

  “知道你叫什么,很难吗?”他嘲讽。

  “你……你破解了我的密码!”她气急败坏,声嘶力竭。

  “很……难吗?”他继续冷笑。

  米嬅望着倒在床上,痛不欲生捶着床头的董咚咚,一脸惊愕。

  几个呼吸间的沉默。这边信马由缰,脑速飞转,而另一边却守株待兔,得意洋洋。

  董咚咚倒吸一口冷气,审时度势后,也瞬间冷静下来。

  她尽量让自己的口气温和:“哈罗,少年,你好……昨天我喝醉了,实在抱歉。嗯……你能把手机还给我吗?”

  “我受伤了。”他大言不惭:“很痛,你懂的。”

  她苦笑:“抱歉,我真喝多了,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如果……我错手……伤害了你,我愿意支付医药费。手机里的资料,对我来说很重要,能不能……还给我?谢谢。”

  “你,酒醒了?”夜洄轻笑,语调上扬,裹挟着一丝邪魅的蛊惑。

  “醒了,醒了。”董咚咚抱住米嬅的手机,赔笑着:“告诉我卡号,我马上打钱给你。劳烦你把手机闪送给我?我告诉你地址……”

  她照着米嬅招招手,后者无奈的指指自己,翻了个白眼,勉强点头。

  “我说过……要还你吗?”手机里的声音,带着调侃和挑衅。

  董咚咚垂头丧气,哂笑着:“少年,你赢了,说吧……你要什么?”

  “我给你发个位置,如果你敢一个人来见我。或许,你有什么我感兴趣的,可以交换,手机就还给你。”

  夜洄停顿了几秒钟,故意压低声音:“敢来吗?”

  她思忖片刻,忽视米嬅的摇头,淡淡道:“好,就明天下午三点吧。”

  “成交!”他干净利落的挂断,没留任何退路。

  董咚咚瘫倒在沙发里,她望着天花板,咬着手指头出神了。

  “还说对小狼狗没兴趣?”米嬅戳着她的脑袋,色眯眯道:“这么快就约会?还拿手机说事儿,矫情!”

  “我手机里有给凤凰的提案和样片,必须尽快拿回来。你不知道,其实昨天我们……”董咚咚有气无力,无可奈何。

  “看你累成个猪样儿,莫非昨天滚床单了?”米嬅眯着眼睛,笑得花枝招展。

  “滚犊子还差不多。我踢了他,踢了他……那里。”董咚咚嗫喏着:“我喝醉了,他说话又那么难听……一个没忍住……”

  米嬅愣愣的看着董咚咚,看其双颊晕红一片,可见尴尬不浅。她终于爆发出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董咚咚,你太厉害了。他残疾了?”

  “反正,趴地上半天爬不起来。”董咚咚叹息:“喂,别笑了。你先帮我租房子。我不担心什么夜壶之流……但白一尘,这时候他回来简直雪上加霜,我可不想被他笑话。”

  米嬅哂笑着,意犹未尽:“您这婚还没离利索,桃花就朵朵盛开啊。依我之见,大魔王回帝都,才不为了笑话你。他一准儿心花怒放,要来抱得美人归的。要不,趁他还没找到你,你赶紧把小狼狗吃了呗,趁早尝尝鲜!老白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太好。”

  “滚,别添乱了!!如果你给我找不到房子,我就搬到你家去和你同居。”董咚咚皮笑肉不笑:“我烦死你。”

  “别别别,人家不方便。”米嬅捂着嘴,窝在沙发里,一边忍笑一边调侃:“对了,为什么选下午三点?”

  “心理学家说过,下午三点,人的心情相对比较平和。”董咚咚冷笑:“免得我揍趴下那小崽子。”

  “如果他想讹诈你,或者报复你,没必要这么煞费苦心。九点以后才打手机找你,这小狼狗还挺体贴呢。”米嬅眨眨眼睛:“依我看,他也对你有兴趣。”

  “呦,他给你发地址了,X酒吧。不是情人酒店也不是汽车旅馆,没创意……”米嬅有些失望。

  “女人啊,你满脑子都是柠檬黄啊,难怪白亭歌这么多年都排骨精一般。你这猪脑子,可别再忘事了,记得明天下午四点去X接我。”董咚咚把枕头扔向色眯眯的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胖虎22爷

心动,是一种会令血液加速的运动。而好奇,又是心动的第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