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13.他是,婚内出轨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1965 2018-09-14 13:24:35

  一个小时后,董咚咚和米嬅出现在一家,叫等待戈多的咖啡馆里。

  这家咖啡馆不大,靠窗的座位只有一个。两个椅子一个小桌,身后是整架的洋酒,和眼花缭乱的打折外文书。

  她们刚刚工作时就喜欢这里,因为不仅有好喝的咖啡,这地方更像个杂货铺,到处是各种老电影,欧美、日本的怀旧老歌,电子及古典音乐的光盘,都是店主自己刻录的。当然还有黑胶唱片、唱机、雪茄、咖啡杯和花里胡哨的笔记本。

  这里,实在珍藏着,太多关于青春的回忆。

  “董咚咚,你倒真速战速决,怎么?小狼狗不合你胃口?手机壳不错啊,真复古。”米嬅眼睛发亮,她拿起董咚咚的手机,仔细打量着。

  精铁手工打造的机壳,镶嵌着一根逼真的羽毛浮雕。羽毛根部,还雕着一枚血红石头,看上去酷炫而特别。

  董咚咚长眉一扬,敏捷的把机壳扒下来,扔到米嬅怀中,哂笑:“喜欢,送你了,不谢。”

  她拿起手机,手指飞快的查找着联系人,很快找到夜洄的信息,连同微信齐刷刷拉黑,下手绝不留情。

  “死孩子,敢威胁我?作死!”她半眯星眸,冷笑蔑视。

  “听说这个夜洄特别有女人缘,换了不知道多少个女朋友……嗯,应该是说火包友。”米嬅唇角染笑,暧昧不清:“不过,用户反馈出奇的好,nice!”

  董咚咚倒吸冷气,认真的盯住米嬅色眯眯的狐狸眼,怀疑着:“说实话,你们不会也……彼此深入了解过对方吧?不然,你怎么知道他……我滴天啊,既视感有点儿辣眼睛。”

  “滚,你还不知道我,虽然姐姐不是善男信女,但对男人还很挑剔的。我一直喜欢老男人,沟通起来毫无压力。小鲜肉什么的,我完全没有耐心,也没有太多的母爱去应付。”

  米嬅喝了一口卡布基诺,意犹未尽:“不过,像你这样的奇葩,一辈子就和叶晴朗一个男人睡过,烦不烦?也太素了吧?没有比较,怎么鉴别?反正你都离婚了,好好放纵一把,趁着小狼狗对你有兴趣,你们也好一拍即合。”

  “吃素活得长,我惜命,对荤腥没需求。再说,我也还没离婚呢,谢谢,我可有道德底线。”董咚咚哂笑着,双手拿住胖白的咖啡杯,里面一如既往是,无糖无奶的美式黑咖啡。

  “你分明就在为叶晴朗守身如玉。看来,你就是放不下他。到现在他也没回来见你一面吧,除了让律师催着你签协议,他还接过你电话吗?薄情至此,你还犹豫什么。董咚咚,你快三十岁了,还活不明白……”米嬅苦口婆心。

  “就算小狼狗不合你口味,那大魔王呢?我见过白叔叔了,他看上去温和了好多……不过,身材还那么好,笑起来依旧迷死人。老有老的好,这经验丰富啊。拜托,七年了,他也算对你一腔深情,不离不弃了吧?当初我就说,叶晴朗哪有白一尘好,你就是鬼迷心窍。别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重,就坡下驴吧……”米嬅摇摇头,语重心长道。

  “他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巧言善辩,心黑手辣。”董咚咚不屑道。

  “至少他不是白眼狼,不会劈腿,不会搞外遇,不会见异思迁!”米嬅柳眉一挑。

  “爆米花,你是白一尘搬来的救兵吗?”董咚咚叹了口气,扶住了自己怦怦跳的额头。

  恰在此时,她的手机响起,铃声却不再是机器猫的插曲。

  “让我做你的眼睛,那样你才看的清。这首情歌唱你听,把你当做天上星。陪你去过断崖边,也曾陪你踏山巅,为你孤身战苍天,陪你笑看人世间……”略带嘶哑的男声,带着少年的热血与激情。

  登时,她脸都绿了,劈手夺过手机,狠狠诅咒:“小混蛋,老娘就该踢断你所有的腿!”

  “挺好听啊,抖音神曲,他自己唱的吧,有趣。哈哈……哈哈……”米嬅笑倒在沙发里,花枝乱颤。

  “喂,您好,我是董咚咚。”董咚咚镇静的接着电话,也同时咬牙切齿,把一记冷眼劈杀砍向米嬅。

  米嬅故意躺在沙发里,幸灾乐祸的轻轻拍掌,意犹未尽。她突然发现董咚咚的神情,慢慢凝固起来。

  她隐约听到话筒那边冷静而犀利的女声,步步紧逼。而接电话的女人纵然故意镇静,但拿电话的手已经开始颤抖,暴露了内心激烈情绪。

  “他还打算不见我?黄鹂律师,对不起。叶晴朗不见我,我也不会见你。我不会签署离婚协议书。房子和车,我也不会要。”

  “请你转告他,对于正式分居我没有异议,我已搬离了我们的房子。车子也停在地库里。这些身外之物,我不在乎。”

  “还有,鉴于我们双方父母还不知道离婚的事。我们绝对有必要,协商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他父母已经从海岛回来了,也会给他打电话……谎言戳穿,到时我也没办法。”

  “转告你的委托人。请他来见我,不然一切免谈。你再给我施加压力,也没任何用,补偿之类我不稀罕。”董咚咚斩钉截铁,语气低沉却犀利不已。

  米嬅听不下去了,她一个鲤鱼打挺,跳起身来抢过手机

  她劈头盖脸朝着话筒嚷嚷:“你就是那个,专门靠拆散别人家庭赚钱的缺德律师吧?黄鹂,你很有名啊。我告诉你,叶晴朗是婚内出轨,你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帮他颠倒黑白,你以为我们没找律师?你助纣为孽,见钱眼开,信不信我,分分钟搞掉你的律师证儿。”

  手机已经发出被挂断的盲音,米嬅却骂得尚不过瘾。

  她拿起自己珠光宝气的手机,按了个快捷键,还没等对方答话,她就暴喝一声:“白亭歌你给我听着,如果你不能帮我,好好教训那个叫黄鹂的律师,她太目中无人了。你就一辈子都不要来见我,气死我了!”

  米嬅还没发泄完,手机已经被董咚咚抢过,她礼貌而客气道:“亭歌,米嬅喝多了。她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嗯,好的,我很好。先挂了,再见。”

  “你干什么?我在为你出气呢!”米嬅想抢回自己的手机,却被董咚咚凛然表情,一时震慑住。

  “我的事,不用其他人操心!”董咚咚把手机轻轻放回茶几上。

  她拿起自己的邮差包,清淡如水道:“还有事,我先走了。”

  米嬅猝不及防,郁闷不已:“咚咚,我还不为了你好?这个叶晴朗,值得你为他这么做吗?你猪油蒙了心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