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27.赢在,长得好看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808 2018-09-30 21:11:28

  翌日,待董咚咚再回AIR,她的办公室,已经被重新收拾好了。

  荀之风坐卧不安,早早就在办公室里,等待着她。

  白一尘的归来实在蹊跷,他居然一点儿消息都没得着。

  可当这尊大神,出现在AIR的半小时后,帝都的娱乐头条已经风起云涌。KING火速宣布,白一尘回归,重任执行总裁一职,这一消息无疑如重磅袭击,让太多的人措手不及。

  白一尘,是白熙湖和发妻云鹤,所生独子白翦风的第二个儿子。

  长子白一筝,远在美国的斯坦福大学任职教授,对家族事业一向漠不关心。白一尘虽年轻时顽劣,却聪明善谋,深得白熙湖宠爱,二十几岁时便叱咤商界,声名大振。

  几个月前,KING的董事长白熙湖突然宣布,因身体问题,暂回白家老宅静养。集团运营权将由董事沈荼蘼,也是白熙湖的续弦夫人,全权代理。前任总经理兼董事白一尘,已经整整三年时间销声匿迹,如今火速回归,或得白熙湖的临危授命,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即将成为KING的新任掌门人。

  昨天白一尘怎么说来着,他要和董咚咚结婚?那么,董咚咚背后有了KING的支持,她会不会在BRIGHT掀起轩然大波呢?总之,荀之风心里七上八下,懊恼不已。

  “董事长,您找我?”董咚咚敲门走进,不卑不亢。

  荀之风赶忙站起身来,谄媚的将她迎到茶几前,又亲自为她倒了一盏热茶。

  “咚咚啊,你都和白总要办喜事了,这么大的好消息,你却一直秘而不宣,实在让人大大的惊喜啊。呵呵,呵呵……”荀之风搓着手,低着头,措着辞,终归笑得难掩干涩。

  “现在知道,不算迟。”董咚咚清浅微笑,唇角旋起一抹冷淡。

  “我知道,最近咱们之间存在着一些小误会。咚咚啊,你知道我这个人,简单,直率。可能……在你和梅小野的事情上,我处理得不够冷静。我不该听信梅小野的一人之言,毕竟嘛,小姑娘到我办公室来哭哭啼啼的,你知道我这个人,心肠软。所以呢……你也不要放在心上。”荀之风喝了一口茶,眼神之中躲躲闪闪,闪现着狡猾的亮光。

  董咚咚并没有拿起茶杯,而是保持微笑着,坦然望着他,却并不接话。

  这让荀之风尴尬不已,只能清清喉咙,继续道:“王总监已经带人,把你的办公室重新布置好了。你的助理琳达,明天就会重新上岗。至于策划部、品牌部、技术部、和设计部的人员划分,我也会重新安排。”

  “董事长,不必这么麻烦了。BRIGHT的人事总监还未和您正式沟通吗?集团刚刚成立了一家传播公司POWER广告,任命果然作为总经理,而我将出任POWER的副总,继续负责策划与设计的督导工作,我接受了。”董咚咚微微颔首,缓缓道。

  “果然?就是那个做HR出身的果然?她哪里懂得营销和传播?你跟着她,这么多年的积累就荒废了。再说,POWER是个新公司,根本无法给你上升的平台和机会。如果是职位上的问题,我可以建议董事会,任命你为AIR的总经理。怎么样?”荀之风有些慌乱,却故作镇静的,抛出了金灿灿的橄榄枝。

  “我只懂内容创新,却不擅长经营管理。所以,总经理这么金贵的位置,我不敢当。”董咚咚调侃着:“您麾下人才辈出,会有更合适的人选。”

  “没关系,你背后有白一尘啊,他肯定会帮你。再说了,如今KING的内部斗争也如火如荼,若有AIR联手,白总也会如虎添翼。”荀之风不再掩饰眼中的贪婪,直截了当。

  “您那么想和白总合作,不如自己和他谈吧。”董咚咚优雅的站起身来,优雅道:“集团调令很快就会送到您这里。对了,琳达今天辞职。还有被您辞退的徐达,他们明天都会到POWER报到。AIR与POWER,虽然同属集团二级公司,但其间竞争终归难免。董事长,市场上再见吧。”

  荀之风愣了片刻,他重重的把雕着龙纹的紫砂茶杯,顿在茶几上。

  “咚咚啊,你这又何必呢?非要跟我对着干吗?你可是我荀之风,一手培养起来的策划精英啊,我看着你一路成长,花费了多少心血?培养你们这些人才,AIR可谓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你们,就这样无情无义……一走了之?”他故作沉痛,激动不已。

  “您健忘,是您亲自辞退了徐达,调离了琳达。您还让我选择,要么去南非做那个连影子都没有的合作项目。或者干脆辞职。我选择带着被你淘汰的人,去POWER。”董咚咚暗暗惊诧,对方的厚颜无耻。

  “我都向你道歉了,咚咚啊,你还要怎样?我可以辞退梅小野,李白她们,这样你能如愿以偿了吗?”荀之风语重心长,目光灼灼的盯住董咚咚:“我还可以为你扩大策划版块,你想要什么人,自己来挑。去什么POWER啊,信不信过不了半年,这家公司就得黄!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董咚咚,你太年轻了……”

  “没关系,白一尘会帮我……”董咚咚笃定起身,微笑颔首。

  “我选择离开AIR,并非一时之气。更重要的原因,你和AIR,都不能再给我任何营养了。你的团队和你一样,就像蚂蟥一样,只会叮在踏实做事的人身上,贪婪的剥削能量,最后再一脚踢开。至于POWER会怎样?拭目以待吧。当然,最近我很忙,暂时不会继续追究在贵公司受伤事件。告辞。”

  董咚咚并不顾忌荀之风的回应,她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回到自己房间。她望着熟悉的办公桌、电脑和玻璃展示柜里的奖杯与广告书籍,深深吸了口气。

  “董咚咚,你要对付我吗?你要报复我和我的团队吗?赶走我们?还是打压我们!”梅小野像个鬼魂一般,突然出现在董咚咚面前。这个艳丽的女人,如今脂粉也难掩苍白的脸色,她眼神狰狞,甚至尽显疯狂。

  “我为什么要对付你?”董咚咚觉得很好笑,耸耸肩:“我终于离开AIR了,你应该开心,小野。”

  “你真的会安安静静离开?事到如今,我也坦白直言。当初,是荀之风承诺我,只要我能挤走你,便能接任你的职位,接管你的部门,取代你在AIR的一切,所以,我孤注一掷。董咚咚,你一个名牌大学生,家里还有那么多人帮你,你也要二十八岁才爬上副总的位置。而我梅小野,完全靠自己,二十四岁便达成了目标。这一点,我就比你强,不管接下来会怎样,也许你能让我一无所有,但毕竟我赢过你,到底值了!”梅小野直截了当,咄咄逼人。

  “小野,副总的位置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吗?甚至可以去伤害,曾经朝夕相处的伙伴?”董咚咚幽幽道。

  “我没有好的家世,也没上过名校。我能靠着的就是自己。可我长得好啊,董咚咚,而且我还年轻……我可不管荀之风,是赏识我的才华,还是喜欢我的美貌,反正我从他那里,得到了想要的位置和权力。我长得好,走得顺,你们也只能羡慕嫉妒恨了……”梅小野眯着细长的狐狸眼,暧昧的笑着。

  “那么,祝贺你,小野。好好利用自己的资本。因为,女人的青春稍纵即逝,很快,你也会老。会有一茬儿又一茬儿,鲜花儿般的面孔,挡在你的前面。宫斗剧看过吗?非要把自己放在宠妃的剧情里,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兴趣陪你玩耍。而且,荀之风不过一个小丑,他没当皇帝的命。”董咚咚浅笑,不吝嘲讽。

  她一边把笔记本电脑整理好,放进暗红色的电脑包中,在灰暗的阴影中,残忍道:“都没见过繁花似锦,又何来洗尽铅华?我从来没和你争过,梅小野,因为我压根没把你当……对手。对我来说,你就是个孩子。”

  董咚咚静静的望着,正咬着嘴唇的梅小野。她沉吟了片刻,踱步缓缓,走近那个年轻而美艳的女孩。

  “我没你长得好,可我又不靠脸吃饭。强者跌倒了,只会爬起来,继续奔跑。而只有弱者,才会在阴暗处觊觎,寻找着下一次羁绊和陷害对手的机会。”董咚咚提起挎包,走过咬牙切齿的梅小野。

  她回头浅笑道:“其实我得谢谢你,没有你,我哪来动力,这么快就恢复状态?小姑娘,姐姐给你一些善意的建议,多花点儿时间在策划上吧,你确实有潜力。期待在真正的战场上,你来挑战我。再见,长得好看的姑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