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28.戳心,又见晴朗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556 2018-10-01 21:19:58

  其实,即将离开自己,已经工作七年的AIR,董咚咚多少是伤感的。

  办妥了调离手续,也收拾好了最后的行装,她独自一人趁着夜色告别。

  地下车库里,她找到了自己的蓝色mini Cooper。刚打开车门,身后却闪过一道高大的身影。

  她本能的拿起挎包,想要砸向身后隐匿的人,却被对方稳稳接住。熟悉的味道与久违的温暖,瞬间让她的心,咯噔一下,涟漪波澜。

  “咚咚,是我,晴朗。”那低沉而温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紧不慢,带着一丝暗哑。

  董咚咚抬眸,目不转睛凝视住眼前,让自己魂牵梦绕的人。她又气、又恨、又戳心般疼痛。

  叶晴朗,就站在昏黄灯光下。沙灰色的麻质长裤,浅白色的V领短袖衫,永远一副从容不迫的宁静与沉稳。

  他和白一尘,是完全两种不同的俊朗。他英气十足,完全没有半点阴柔与魅惑,举手投足都充满了男人味儿。

  他有着墨染的剑眉,深邃的细长眼眸。鼻梁比一般的亚洲人要挺,上薄下厚的红润唇瓣,隐约着滋润的光亮。他的五官绝对算不上好看,却有着令人过目不忘的深邃。

  麦色肌肤,干干净净的,短而清爽的发,简简单单的,再加上美国大兵一般的完美身材,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感,像极了美国大片中的超级英雄,也……一如初见那般,令人心动。

  董咚咚有些发愣,一时间无言以对。他回来了,叶晴朗,她的老公。

  “加班吗?这么晚。”叶晴朗轻描淡写道:“刚才碰到了琳达,她说……你还在办公室。”

  “半年没见,你见到我,就说这些?”董咚咚涩笑,她口中发苦,心中发闷。

  叶晴朗眯起狭长眼眸,仔细打量着自己久违的爱人。

  终于,他伸出颀长手指,轻轻抚摸了下她发顶,低低道:“瘦多了,工作别那么拼命,保重身体。”

  她倔强的一梗脖子,往后退了一步。她抿紧双唇,紧紧盯住他夜一般墨黑的眸,笑得骄傲而又愤怒:“你总算回来了。叶晴朗。我很好奇,为什么?”

  “爷爷想你了……他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叶晴朗有些尴尬,但很快又释然:“周末回家吃个饭,可好?妈妈要给你煲,花生红枣猪脚汤。”

  “你突然来公司找我,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以为……你回来是找我签离婚协议的。”她眸色凛然:“我以为,你终于等不及了,所以特意跑回来,亲自办手续,毕竟这样可以快一些……”

  “前段时间,公司的事情,实在太……忙。我知道你受伤了,我让秘书去看过你。”他带着几分歉意,语调依旧低缓。

  “是啊,你的秘书帮我结了医院的账单,还送了补品和水果。天衣无缝,完美无缺,令人无可挑剔。”她自嘲:“可我需要的,不是这些。”

  “董咚咚,你不是那种摔倒了,就爬不起来的人。你也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搀扶。其实,有没有我,你都能过得好。或许,连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想要什么?咚咚,那你想要什么呢……”他波澜无惊,似笑非笑。

  “你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吗?”她倒吸冷气:“也罢,算了,叶晴朗,这样的话题徒劳无功。离婚的事,我会尽量配合你的律师,双方的父母,我也可以暂时帮你隐瞒。我知道这就是你来找我的目的。好吧,但愿,彼此顺遂。”

  “等将来有合适的机会,我会告诉爷爷的。他身体不好,又那么喜欢你。所以……暂时难为你帮我隐瞒。你父母那边,我也会按照你的意思,尽量配合。”他说话依旧慢条斯理,不紧不慢。

  “我没打算告诉他们,因为怕他们伤心。叶晴朗……我会回家吃饭,但仅仅是为了爷爷他们。他们一直把我当做家人,而我董咚咚的心,是肉长的。”她尽力按捺住夺眶而出的眼泪,强笑着。

  “好了,不说这些了。饿了吧?我给你打包了一碗馄饨……你最喜欢的那家,加了一份紫菜,带了一勺老汤,加醋不要辣椒。”叶晴朗忽然举起手中的纸袋,里面放着几个圆形的餐盒,他唇角旋起一抹明朗的笑容。

  “不必了。”董咚咚眼中酸涩,她刻意冷淡的转身从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叶晴朗。

  她眼睛亮晶晶的:“这是家里的钥匙,云顶花园和翠堤的都在里面,还有车钥匙。”

  叶晴朗没有接,眼眸之中也稍纵即逝闪过一丝冷郁:“这是你的,我送你的,就不会收回。黄鹂会尽快办好所有的过户手续。咚咚,当初我承诺过你的。”

  “我不要。你很清楚,你承诺的东西里面,我在意的……不是这些。”她冷冷道。

  两人沉默了几个呼吸,董咚咚歪着头,审视着叶晴朗,一字一顿道:”我想见你,并非要想挽回什么。我只想知道原因,你离开我的理由。叶晴朗,请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为什么?”

  他凝视着她灿若星辰的黑眸,沉吟了片刻:“没有特别的原因,可能……是我不适合婚姻。我觉得很累。咚咚,你也不快乐,不是吗?”

  她失望的倒吸冷气:“这就是你要离婚的原因?好吧,我无话可说。”

  “咚咚,离婚的事情,也可以缓一缓,我们都冷静一段时间,好吗?上车吧,我看着你吃完馄饨,就走了。公司那边还要开会,他们在等我。“叶晴朗小心的打开了盛着馄饨的饭盒。

  他放好了汤匙,又犹豫道:“我不想伤害你……咚咚,也许现在你不明白。我希望你快乐,真正的快乐,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任何人。”

  董咚咚唇瓣颤抖,她努力强颜欢笑:“只要你想好了,我无所谓。不过,我不是那种大度的人。离婚了还能做朋友。咱们尽快办手续吧,藕断丝连,拖泥带水又何必呢。总之,周末我会回家。给爷爷准备的野生黑枸杞,我也买好了。”

  她转身上了自己的车,他却紧跟着坐到了副驾上。他一米八五的高个子,钻进窄小的空间十分憋屈。

  “趁热,吃吧。咚咚锵。”他举着馄饨,低沉而温暖的声音,犹如羽毛轻轻划过的柔和。

  他似乎无意的称呼着,他给她起的绰号,咚咚锵。她的心仿佛被锥开了个口子,一阵阵戳心的痛。

  “叶晴朗,在我最需要你时,你在哪儿?在我浑身伤口,需要一个依靠时,你又在哪儿?现在,你莫名其妙出现了,带着这碗馄饨,用来说抱歉,还是用来说再见?”董咚咚苦笑。

  叶晴朗犹豫着,伸出颀长的手指,用指腹摩挲着她卷发中的灰白,喃喃道:“人总需要长大,而成长的代价会痛……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说的话。”

  “你都放手了,还管我做什么?我怎么活,与你没关系,各自安好吧……晴朗。”董咚咚接过馄饨,她低着头大口的吃着,几乎噎到自己。

  想要挽留的话,被骄傲与自尊硬生生屠杀,她的眼泪悄然无声的落在碗中。

  她狠狠眨眨眼睛,甩掉了脆弱的眼泪。抬起头时,碗空了,她眼神也空洞洞的。

  叶晴朗遂黑眼眸中,难以抑制的划过一丝痛楚。他声音嘶哑:“咚咚,好好照顾自己,好吗……”

  他走下了车,终于离开了。而她的一颗心,更加空荡荡的。眼泪也终于忍不住,奔流而下,苦涩不堪。

  其实,她很想问他,问他还爱不爱自己。但她没有问出口,因为自己根本无法承受,否定的答案。

胖虎22爷

相爱的人,也不一定会在一起。婚姻比相爱,难多了。叶晴朗终于出现了。虎牙们不要怪罪他先提出离婚。他的好和暖,也会在后面的故事中,一一展开。节日快乐,谢谢送礼物和票票的虎牙们,愿亲们吉祥如意,真心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