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31.咱们,天造地设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251 2018-10-04 22:37:37

  “白一尘,你过分了!”董咚咚半眯着眼眸斜视着,得意洋洋的男人。

  她的冷笑从牙缝里,生生钻出来:“几年不见,你耍无赖的本领,还真见长啊。”

  “哪一件?带你去莫干山调研项目?还是在荀之风的头顶上,敲敲打打,让他很开心?”他惬意反问。

  “或者,跟爷爷说……我非你不娶,还有不得不娶的理由?亭歌这个……所谓的小叔叔什么都好,就是十足老婆奴,被米嬅吃得死死的。”他耸耸肩。

  “果然是故意为之,你太卑鄙了!你想激怒白家老太后,让她出手对付我,这样一来,我反而没了退路,只能依附你。”

  她蹙紧眉,眸光犀利:“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妥协?法国的农村,让你的智商下降了啊,你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我?”

  “猴子……再厉害也逃不住佛祖的手掌心。”白一尘信誓旦旦,眸光精聚。

  “哎呦,还皈依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一天到晚只会扛着耙子,倒打一把的主儿。你倒是不近女色,清心寡欲给我看看啊。”

  她站起什么,劈手就要夺他手中的咖啡杯:“既然当二师兄了,咖啡也不用喝了。我去洗手间,给你接一杯自来水。”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小妞儿,你还差得远呢……”他身手敏捷,夺过她的袭击,继续悠然自得喝着咖啡。

  她皱着眉,俯视着他,正色道:“白一尘,你不是小孩子了,别总耍小聪明,以为万事都能走捷径。而我,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有自己的判断和想法,不喜欢被人左右。其实,我们可以和平相处。做个朋友,甚至合作伙伴,这样,对你我,都好……”

  “可以滚床单的朋友吗?“他哂笑,牙齿又冷又白。

  “我也是对牛弹琴,反正你听不懂人话。那就滚蛋吧,老混蛋。”她扔下他一个人在沙发上独坐,自己走回了办公桌。

  “好,好吧,我愿意和我的小妞儿,从做朋友……开始。董咚咚,我也应该重新追你一次。因为,你还真是我遇到最难追的女人,过程太带劲了。”白一尘活动了下手腕,也慵懒的站起身来,紧随其后。

  他走近她办公桌,手掌按住灰白桌面。他的手掌骨节优美,颀长白皙,把冷硬的薄茧藏得干干净净。

  他一双遂黑桃花眸,晶莹闪烁着柔情万千:“曾经错过的,我要一一补上,这样此生便不留遗憾。”

  “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少不更事时,遇到了你这头大尾巴狼。”她微微一笑,不客气道。

  “董咚咚,当年我为何要放手呢?”白一尘收敛笑容,他凝视住她的黑眸,语气中裹挟着按捺不住的霸道。

  “怪只怪……我这头大尾巴狼,一时心软没生吞活剥了你。不然,何必有如今的麻烦和纠结。这些年,我一直在想,我不该离开帝都,不该离开你。”他摇摇头,手背隐现青色筋络,可见是用足了力隐忍情绪。

  “折断别人翅膀的事情,你一向拿手。你认定自己,可以主宰所有人的命运,因为你有权有势,财大气粗。怎么,皇上心情不好,想要大开杀戒?大不了,两败俱伤,我也不会让你如愿以偿。如果……我站在老太后那一边……你恐怕也不会太开心吧?”董咚咚涂着斯嘉丽红的唇瓣,旋起一抹冷酷微笑。

  “哎呀,狗急跳墙啊,还敢跟我谈条件?胆子真肥了不少。”他长眉一挑,讥讽着。

  “白总,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做纯洁友谊的小伙伴吧,我可以帮你适当的演演戏,在不伤及无辜的前提下。别逼我做不喜欢的事情,玉石俱焚对一个成功的商人来说,性价比实在太低了。”她抬眸,迎视着他犀利的瞩目。

  白一尘爽朗的笑声,突然就响了起来,响彻了整个房间。

  “好,很好!去莫干山的事,我会让田媺离安排好。对了,她是我的新助理,代替晨曦的人。”他优雅的走到桌几旁,拿起自己带过来的合欢花束,又走回来。他将鲜花小心翼翼,放进了玻璃花瓶中,一丝不苟的摆着最佳角度。

  “还有,AIR那边您的装修队,可以撤下来了吧?这么孩子气的手段,与白总身份不符。”董咚咚淡淡道。

  “哦,这算你请求我吗?合作伙伴。”他兴致勃勃。

  “对,我诚心的请求您,白总……”她翻了个白眼,流露出几分疲惫:“我想得建议果总增加您的服务费比例。毕竟,您可是我遇到过,最难缠的甲方。”

  “我希望能做你一辈子的……甲方。”他挤挤眼睛,歪着头,舔舔红艳艳的嘴唇。

  “事实会告诉你,咱们才是天到地设的一对儿。小妞儿,我们走过的弯路已经太多了,我老了,也累了。白一尘的余生,除了董咚咚,再容不下别的女人。你喜欢也罢,不喜欢也好,反正……我都要你陪……认了吧……”

  “强扭的瓜不甜!”她浅浅一笑,眼神笃定,起身坚决送客。

  “我知道,不过,我不在乎瓜甜与否,先扭下来再说。苦怎么了,没关系,苦瓜养生……多吃还能活得长,做你的甲方时间能更久,挺好。”他长眉飞扬。

  她被他噎得语结,眼珠一转故作叹息,肩膀也放松了曲线,言语之间带着微微无奈:“谢谢您,还是放过我吧。我没什么出息,只想余生过得轻松一些,自在一些。你们白家,可容不下散漫分子的。你……难道真想为了我,放弃整个家族?”

  “为什么不行?没有试过,又怎么知道不行……”他蹙眉,眼神阴郁而危险:“董咚咚,我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你心里放不下叶晴朗。话已至此,我也明白告诉你,这一次我绝不会,再空手而归!”

  “得不到的永远是好的,让你牙痒心戚的并非爱情,而是……雄性动物习惯占有的恶习。”她抬起下颌,半眯着眼眸,极尽残忍:“不过,我不是……陆盼兮,从来不是。她死了……不会借尸还魂,更不会转世投胎,毕竟时间也对不上。你懂吧!”

  “时光真神奇,让野猪都有钢牙了。叶晴朗居然能在你的淫威下活下来,不简单。”白一尘倒吸一口冷气,眼眸之中流露出促狭的光亮。

  “这么戳我的心窝子,董咚咚,你知道我是商人,从不做亏本买卖。我擅长秋后算账,这些心灵上的伤害,我会连本带利在床上讨回来。小东西,你等着瞧。”

  “嗯……让田……媺离,帮你留意下最贵的轮椅。早点儿买了,省得用时措手不及。”董咚咚长眉一扬,挥手再见。

胖虎22爷

白一尘和董咚咚,都是至尊毒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