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34.月色,如此撩人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315 2018-10-07 22:23:10

  董咚咚匆匆告别,离开了叶家。她脚步急促的,走在梧桐树下的小径上。

  今晚的月色格外明亮,月光从碧绿的梧桐叶子缝隙中,洋洋洒洒落在小路的鹅卵石上,斑斑驳驳的,又影影绰绰的,仿佛她的心事重重,起起落落。

  忽然之间,董咚咚手中一轻,那装满了补品的手拎袋,被身后的叶晴朗抢了过去。

  “东西这么沉,你又没开车,我送你回去。”他疾步跟上,语气低沉却笃定。

  “不用了,你不是也没开车吗?总不能让你的呦呦妹妹,开车送我回出租房吧?”她冷笑一声,却没抢回他手里的袋子。

  “算了,那些零食也都是小姑娘喜欢的,就借花献佛吧。你带回去给陆呦呦吧,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她淡淡道,脚下加快了步伐,走到了他前面。

  他蹙眉,一把拽住她,停住脚步,语气有些惊讶,也有些生硬:“你还真从家里,搬出去住了?董咚咚。”

  她回身,凝视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狭长凤目。她最喜欢的大内双,眼尾悠长上扬,总有轻轻浅浅的笑意。

  想当初,她就沉溺在这双温熙眼眸中,喜欢被其中无尽的暖意与灿烂紧紧包裹,也深陷其中而不可自拔。她对这种笑起来干干净净的清澈与坦率,简直毫无抵抗力。那么暖,那么好……

  而此刻,他的眼神,她却再也看不清楚。正如阳光下的水晶,折射着奇异璀璨,你却很难找到哪一点闪烁,才是最真的精髓。

  “对,我搬出去了。叶晴朗,约好时间我们就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一下吧。你总拖着这姑娘,也不好吧。”她的语气冰冷笃定。

  “我和陆呦呦,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眼神微凛,打断她:“那个男孩子,是你朋友吗?我不记得……有见过他。”

  “我的朋友,你都认识吗?”她无奈哂笑着:“你有多久,不再关心我的生活了呢?他叫夜洄,是我新家的邻居,就这么简单。”

  “邻居?”他愣了一下,语气加重了几分:“搬回家去住,云顶花园或者翠堤都行。离他远点儿,他身上的江湖气太重了,和你不是一类人。”

  “叶晴朗!”董咚咚抬眸,她的眼神犀利而寒冷:“当你决定,从我的生活中走开时,那么……我的好或者不好,都与你无关了。你的喜欢与不喜欢,我一点儿也没必要……在乎。”

  “咚咚锵……”叶晴朗忍不住低声呼唤着,他与她之间特有的昵称:“我们还没分手。即便……咱们不在一起了,难道就不能再做朋友了吗?我关心你,那孩子年纪比你小,简直就是个不良少年。你和他混在一起,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她咬牙低声嘲讽。

  “董咚咚,你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你就为了和我较劲,要赔上自己的幸福吗?”他声音提高,握住她的手,竟有些颤抖,显然在生气。

  她奋力的甩开他,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夜洄不行,那白一尘呢。他回帝都了。你放心,你不要我了,总有人会愿意,陪在我身边。”董咚咚并没有回头,而是负气的尖锐道。

  叶晴朗疾步跟上,情急之下伸臂围住她的肩颈,将她兜向自己怀抱。她转身抬膝就要踢他,却被他条件反射的,用手掌挡住了膝盖。于是,她整个人都扑进了他怀抱。那个温暖、有力,弥漫着淡淡的阳光味道的拥抱。

  叶晴朗不喜欢任何香水味,但他身上总有一种特有的气息,像被浓烈的大太阳晒过的棉被,干燥的清爽和难以描述的舒服。

  董咚咚舍不得这久违的拥抱,但她倔强的自尊又不允许自己的孱弱,她狠狠呼吸了几下,猝然推开他。

  “白一尘说,他回来是为了和我结婚,生一群的孩子。叶晴朗,我就要嫁入豪门了,呵呵……恭喜我吧。乌鸦终于要变成凤凰了。”她刻意得意洋洋,笑中却难掩苦涩与绝望。

  她低下头,掩饰着一颗眼泪,从脸颊上滑落。

  他看得五内俱焚,心痛不已。

  他不由自主想要再抱住她,颤声道:“咚咚锵,当初离开你,是希望你过得快乐。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希望你幸福,我……不想看到你过得不开心啊……”

  “晴朗哥!”一声怯怯的女声,从他们身后传过来。也恰时,打断了叶晴朗的情不自禁。

  董咚咚看了看美丽而年轻的女孩,娇嫩的脸颊,和充满了委屈的大眼睛。她推开了叶晴朗隐隐带着僵硬的手臂,他有片刻的失神后,尽力恢复了宁静无澜的清淡。

  “咚咚,我会回家找你。你好好的……听话。”他低声道。

  她冷笑着,从他和陆呦呦的中间取道而过,她腰背挺直,不吝倨傲与决绝。

  董咚咚没有再回头,她疾步走出了玲珑居,一眼就看见骑在雅马哈R6上的夜洄,正在路旁等着她。

  夜风吹散了他的长发,有丝丝缕缕的青丝,在他曲线深邃的脸颊前,纠缠着飘扬着,让他看上去迷离而又性感。

  这少年,有着狼一般的眼眸,燃烧着冷冷的火焰与倔强的坚持。

  他看见一脸颓废的她,却咧嘴一笑。从自己背后举出了一枚星巴克的棒棒糖,樱桃味的,很漂亮的樱桃红。

  他吐了吐舌头,舌尖上隐约一块薄荷硬糖。

  “送你回家,我们很顺路的。”夜洄含着薄荷糖,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董咚咚愣了几个呼吸,她突然发现,原来夜洄笑起来,和叶晴朗确实有几分相似。大约,他们的眼眸,都是那种狭长的大内双吧。

  她仿佛受了蛊惑一般,接过樱桃棒棒糖,又侧身坐上他的摩托车后座,却拒绝了他的头盔。

  她含着棒棒糖,揽住了夜洄紧凑的腰身,淡淡道:“回家吧,邻居少年。”

  夜洄和他的摩托车,犹如离弦的箭般向前冲去。她本能贴在他宽厚的后背上,暖暖的触感,有着淡淡的烟草和薄荷的混杂味道着,带出了些许的纠结与魅惑,却也出乎意料的好闻。

  月光撩人,夜色温柔。可惜,错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又辜负了多少美好风景。当心上的疤痕越来越厚重,人们终于明白,并没有一种天长地久可以隽永。爱情,终归不过稍纵即逝的谎言。

  叶晴朗站在玲珑居的铁栅栏大门前,凝视着远去的摩托车疾去的光影,他重重叹息一声。

  “对不起,哥……我给你添麻烦了……”陆呦呦咬着嘴唇,不安道。

  她看见他手中的袋子,露出了黄油饼干的包装袋,又不禁喜上眉梢。

  她指着饼干,笑吟吟问:“这是什么好吃的,是给我的吗?我最喜欢黄油饼干了。”

  叶晴朗愣了,只得把手拎袋递给她,喃喃道:“算了,回公司吧,继续开会。”

胖虎22爷

曾经深爱的人,何时开始有了隔阂?是谁的错,谁的过,关注后面的故事,关于回忆,马上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