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37.有趣,初生牛犊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413 2018-10-10 10:37:01

  白一尘饶有兴趣,打量着面前的小丫头。发辫散乱了,有几丝被汗湿的碎发覆在额头上,更映衬出一双清澈的眼眸。

  这孩子的瞳孔,实在太黑了,简直就像烟熏一般的漆黑如墨,闪烁着星辰一般骄傲而清冷的光亮。他的心,不由自主微微一动。那种怦然却,似曾相识,让他忍不住失神了几个呼吸。

  “董咚咚,你的手怎么样?”北青萝焦急道。

  她用董咚咚的外套,捂住自己被弄脏的衣衫胸口,显然也被烫伤了。但她情不自禁想捉住董咚咚的手腕,仔细察看。

  “白总,今天的事,实在让我们难堪。希望KING能给BRIGHT一个满意的解释。”她的语气徒然加重了。

  白一尘的秘书晨曦,已经提着两个纸袋悄然而入。他早已落下了玻璃墙上的百叶窗。又客客气气的,站在吓呆了的苏咪咪身旁,仿佛冷面杀手,一脸淡漠。

  “苏小姐,请您跟我出去。”他礼貌而清淡,语气中的笃定不容拒绝。

  “一尘,我是气糊涂了。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一个助理,一个刚毕业的小孩儿,不至于吧?大不了我赔她医药费,一万块够不够?”苏咪咪声音发颤。

  她手忙脚乱拿出自己的爱马仕挎包,取出了金光闪闪的同款钱包,抓出了一把人民币。

  “晨曦。”白一尘提高音调。

  他站起身来,接过晨曦递过来的纸袋,清冷道:“我再出来,不希望看到不相干的人。”

  白一尘转身走进大套间的内间,关门声有些沉重。

  “一尘,对不起,我错了。”苏咪咪绝望的望着紧闭的房门。

  无论她的乞求多么楚楚可怜,里面沉静冷漠如若无人。晨曦不容分说,强硬的搀起苏咪咪,硬生生就往办公室外走去。苏咪咪尽力挣扎,但也无济于事。

  “白总,白总,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她声嘶力竭,显然真的慌乱到,失了分寸的地步。

  晨曦手中用力,声音低沉冷酷:“苏小姐,给自己留些体面吧。”

  苏咪咪彻底绝望了。她失神的放弃了挣扎。她知道,如果现在自己不走,恐怕白一尘还会爆发更阴郁的怒火。她一咬牙,便跟着晨曦低着头抹着眼泪,从办公室灰溜溜走了出去。

  董咚咚一时间,也惊愣住了。白一尘的杀伐决断,让她震惊不已。看来翻脸无情的大老虎,还真并非浪得虚名。这男人,心肠足够冷酷。

  而北青萝,却难掩几分得意与欣喜,看来这个苏咪咪,已经不再是最大的情敌了,这可是好兆头。或者,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她已经赢了大半儿。

  不过几分钟时间,白一尘换了干净的西裤,再次回到了外面的套间中。

  “青萝,跟晨曦去换一下干净的衣服,顺便看看,有没有受伤。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白一尘唇角染笑,温柔道。似乎,又恢复翩翩君子的温文尔雅。

  他瞥了一眼晨曦,后者不动声色走到北青萝身边,把手中的手提袋递给她。

  “青萝小姐,请跟我到外面的房间,去换衣服。这是KING的工装,希望合身。”他淡淡道,伸手指引着北青萝。

  “不用那么麻烦吧,我去里面换下就行了。”北青萝眨眨眼睛,含情脉脉的望着白一尘。她指了指刚才他换衣服的内间。

  “青萝小姐,里面是白总的私人空间,除了他自己,我也不能进去的。”晨曦客气道。

  北青萝困惑的望着白一尘,后者不动声色,眼眸之中无波无澜。

  “那……咚咚的手。”她无奈的点点头,却放心不下自己勇敢的小助理。

  “放心,晨曦会送药过来。去吧,我在这里等你。”白一尘轻轻拍拍北青萝的后背,亲昵安抚着。

  “咚咚,别担心,我换了衣服马上回来。”北青萝嘱咐着董咚咚。

  她也只能跟着晨曦,离开了白一尘的办公室。

  不多时,晨曦送来药箱,和两杯热饮。

  “白总,我让海若帮青萝小姐,仔细检查下是否还有别的伤口。”他低低道。

  白一尘微微点头。晨曦看看他的脸色,默默的退出了办公室,顺便关上了房门。

  董咚咚倒吸着冷气,愁眉苦脸看着自己的手背。心想这可是右手啊,晚上肯定没法写PPT了。

  猝不及防的,她的手腕被白一尘拽到了面前。

  “疼疼疼,很疼的。”她龇牙咧嘴尖叫着,本能的躲着。可惜他力道坚决,不容拒绝。

  白一尘仔细看着红色的皮肤,带着几分嘲讽:“不过烫红了,没有起水泡,也不会留疤。别喊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着你。”

  他从药箱里取出烫伤药,先用棉签沾了酒精消毒。

  “疼疼疼,松手啊。你练过鹰爪铁布衫吗?”董咚咚倒吸冷气,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没错,手背的伤口再疼,也没有他手掌中的薄茧更犀利。

  “刚才大义凛然,怎么现在怂了?”他鄙视道。

  “我自己来,自己来。”她哂笑着,可怜巴巴道。

  “不许动!”他声音笃定而冷酷。

  她完全被大老虎的气势所震慑,只能乖乖听话。她眯着眼睛忍痛,看他用酒精棉签,为她的手背消毒。她涨红了脸,咬着牙忍住。

  他看她一副认命的可怜样儿,却犹豫了片刻。他扔掉棉签,用自己稍微柔软的指腹,沾了些紫草药膏,轻轻涂抹在她的伤口上。涂好药膏,他又轻轻吹着她手背,温柔而小心翼翼的。

  “喂,你没受伤吧?”董咚咚嗫喏道。

  她觉得手背上清凉起来,痛感消退了许多,内心之中,不由自主对白一尘,没有刚才那么抵触了。

  白一尘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裤子,说实话一点儿也不舒服。

  “估计,残疾了。董咚咚,你得赔我。”他松开她调侃道。

  他起身拿起瓷白的咖啡杯,漫不经心喝着热咖啡,一双桃花眸亮闪闪的:“怎么,你打算也帮我涂药?”

  “赔?凭什么……我又不是故意泼到你……身上。”董咚咚皱着眉,不客气道。

  她咽了咽口水,嘀咕着:“我才是受害者,有没有天理。算了……算我倒霉,赔你一条裤子好了,多少钱?至于涂药,我曾经把受伤的小松鼠都治死了,白总如果不忌惮……”

  眼见这孩子傻到了家,他差点儿把咖啡一口笑喷出来。

  “小妞儿,想不想到KING来工作?”他笑望着董咚咚。

  “不想。BRIGHT挺好,我喜欢青萝姐姐。”她认真的像头天真的幼兽,目光纯粹无害。

  “好,随你……”他把另一杯白色的咖啡杯,递到她面前。

  “牛奶?”她瞪大眼睛,拒绝道:“我不喜欢喝牛奶,一会坐车回去会吐。我喝……咖啡,行不行?”

  “不行!咖啡不利烫伤愈合。只能喝牛奶,乖……”

  白一尘把牛奶杯,直接递到董咚咚嘴唇边。他眼眸中充盈着溪水般的溺爱,尾音更带着悠长的暧昧。

  恰在此时,北青萝回到了办公室。她蓦然看到了此情此景,心不由自主就咯噔一下,就沉了下去。

  糟糕,白一尘似乎对这个小姑娘,有兴趣……

  他在诱惑她,但愿……她不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