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40.浪子,长不大的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112 2018-10-13 21:48:58

  “董咚咚,好久不见了。”修栐遥遥的看见董咚咚,咧嘴一笑。后者心跳加速,满心欢喜。

  但当他看见了她身边的米嬅,却不禁眼前一亮,目光被明显的吸引了过去。

  他的笑容更加深刻,言语之中流露着赞美:“你是米嬅吧,果然百闻不如一见,时常听老谭说起你,果然是天生丽质,气质超群的大美女。对了,你想不想去拍电影呢?我觉得你的脸型,特别上镜。”

  米嬅早已习惯了异性的赞美。她从眼角余光里,察觉到了董咚咚一丝黯然的失望,微微蹙眉。

  她不动声色揽住董咚咚的肩膀,故意将她往前推了半步,更靠近修栐。

  “你也不差啊,我也经常听咚咚说起你,才华横溢的大学长,能文能武,还吹得一口漂亮的布鲁斯口琴,是C大屹立不倒的长青歌神呢。你还教我们家咚咚画漫画,你都不知道她在我面前,把学长都要夸成超级偶像了。”米嬅歪着头,笑吟吟道。

  董咚咚的脸颊有些泛红,她不怎么敢直视修栐的黑眸,不由自得的躲了半步。恨铁不成钢的米嬅,暗中狠狠戳了下她的腰窝。

  “咚咚很聪明,又好学。我记得还在学校时,你短短的头发,就像个男孩子,最喜欢的就是看连环画。还帮我一起打过架。一年不见,你变漂亮了,头发长长了,人也瘦了许多。嗯,还是不戴眼镜的样子,更好看。”

  修栐居高临下,亲昵的打趣着董咚咚:“果然,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如今,小咚咚也会有很多追求者了吧。”

  “并没有……”董咚咚垂下头,不好意思的哂笑着:“可惜,我升入大三,学长就毕业了,没有人督促我画画,以前学的那些都忘得差不多了,真可惜。”

  “没关系,现在再学起来,也不算难事,反正有修栐在这儿。怎么样,大帅哥可有兴趣,多教一个徒弟啊。我们和学长约时间,学画画能行吗?”米嬅妩媚浅笑,睫毛忽闪。

  “当然可以了。只要基本功还在,恢复起来很容易。至于米嬅,这么漂亮的学生,如果老谭不介意,我当然求之不得。我还记得,当初董咚咚在漫画社跟我学了一年多画画,我寝室的兄弟们,一直以为她是个小男孩呢。哈哈……”修栐调侃着。

  他的眼睛却不由自主盯住了米嬅。

  遂而,他从帆布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笔记本,递到米嬅面前,自然而然笑道:“《苍之狼》全体演员签名的绝版纪念册,如今可谓千金难求。生日快乐,美女。”

  米嬅微微吃惊,她察觉到了董咚咚的尴尬和失落,

  她不动声色接住礼物,语气明显冷淡了许多:“那谢谢啊。走吧,去唱歌。人来得差不多了。咚咚,一会我照顾不到学长,就由你全权代劳了,好好陪他玩啊。”

  米嬅又一次,把董咚咚推倒了修栐面前,几乎撞到了他。修栐倒也大方,他顺手揽住了她的肩膀,亲密无间道:“没问题,我和小咚咚太熟了。走吧……”

  董咚咚感激的回头望望米嬅,后者朝她眨眨眼睛,暗暗做了个加油的鼓励姿势。

  半个小时后,糖果的大包间中,来参加聚会的男女们,已经玩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了。

  修栐不但人长得帅,歌也唱得好,他一直都是耀眼的帅哥学长,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女孩子的欢呼与掌声。他也习惯了被瞩目和簇拥,他应接不暇的被女孩子们邀请同唱着,被众星捧月的围在花丛之中,渐渐便忘记了身边的董咚咚。

  “喂,你发什么呆啊,我给你把话筒抢过来,你也跟修栐唱首歌呗。你傻愣愣的蹲在这儿,难道他还会主动跪到面前,恳请公主您垂怜不成?”米嬅递给董咚咚一杯苏打水。

  她忍不住鄙视道:“真没法说你,连科罗娜都喝不了,只能喝这东西。一点儿没有女人味儿。”

  董咚咚抢过苏打水,郁闷道:“喝不了酒,跟有没有女人味儿,有半毛钱关系啊?”

  “废话,你不喝酒,怎么醉倒在他怀里?他又有什么理由送你回家呢?别小看了这瓶科罗娜,酒壮怂人胆,你喝晕了,正好让修栐送你回家。这一来二去,好事也就成了。”

  米嬅伸手拿过一瓶科罗娜,递到董咚咚面前,鼓励着:“怎么样,来一瓶吧?机会可都把握在你自己手中了。”

  “不行不行,回家我还得写PPT呢,今天项目组都在加班,我冒着生命危险逃出来的。晚上回去,肯定得补上没做完的工作。你刚才也看见了,甲方的老大又逮着我出来玩,明天如果交不上案子,我就死定了。”董咚咚倒吸一口冷气,狠狠喝了一口冰镇苏打水,无可奈何道。

  “原来这就是白一尘,简直比传说中更迷人……”米嬅色眯眯的喃喃道:“真的帅到没朋友,帅得无以伦比。”

  “帅吗?那么矮,那么白,眼睛还那么水汪汪的,睫毛比女人还长,分明令人无法直视。”董咚咚不可思议状。

  “矮吗?比你高一头,还矮?修栐倒是高,快一米九了,可你又不会穿高跟鞋。恐怕日后要亲个嘴儿,都得垫几块砖头吧?你看看你刚才站在他身边,简直像骆驼拖了一只发育不良的兔子,我实在不敢恭维。白不好吗?老农民黝黑黝黑的,半年不洗澡,你喜欢啊?”米嬅一撇嘴,不客气道。

  “一头?一拳头吗!喂,爆米花,你搞清楚立场好不好,到底站在哪边啊?”董咚咚斜着身边,遐思不已的女人。她脑海中,也跃然浮上,白一尘波光粼粼的桃花眸,不禁打了个冷战,心中恶寒一片。

  “一个老男人,还那么爱打扮,娘里娘气的。分明就是……矫情!”她再次补刀。

  “人家那是品味!我告诉你,他的手表连我都叫不出牌子来。你别看他风淡云轻,那一身行头,可比谭乐新上档次多了。谭乐新是暴发户的儿子,一身大金牙的铜臭味儿。白一尘才是真正的世家子弟,贵族气质。你这小近视眼,能看出来什么啊。你哪有我懂男人!”米嬅故意嘲讽着。

  “反正我不喜欢……”董咚咚撇撇嘴,不屑道。她带着几分痴迷的,在人群中寻找着修栐的身影。

  “董咚咚,如果你不喜欢白一尘,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他是我的菜……”米嬅微眯狐狸眼眸,舔舔红艳的唇瓣。

  “爆米花,你可别给自己找麻烦。白一尘的口碑不好,我听女同事们说,这家伙年轻时就不着调。在美国上学,专门交往金发碧眼的洋妞儿做女友。他们一群好朋友,自称为……大清炮队,誓为当年八国联军那时的老祖宗,一雪前耻!这……分明就是个老流氓吗!”董咚咚摇摇头,自己都讲不下去了。

  “太有性格了,好有趣的男人……”米嬅却听得津津有味,眼神迷离。

  董咚咚不可思议的瞪住米嬅,双手捂住了脑袋,投降道:“我服了,原来你们是一丘之貉。”

  “没谈过恋爱的小姑娘,才会喜欢青涩的大男孩。我这样的女神,迷恋的一定是阅历丰富,有故事的成熟男人。”米嬅拿起面前的红酒杯,轻轻抿了一口,暧昧道。

  “不过,依我这火眼金睛,修栐可不是你想象中,纯洁无暇的学长。他和你描述的,完全不是一类人。浪子这种雄性动物,天性风流,最爱招蜂引蝶。他们心里只有自己,所以永远长不大。不过,我鼓励你和修栐交往,就当了解男人吧。我打赌,不出一个月,他对你就毫无吸引力了,实践出真知!”米嬅迷人的浅笑着。

  “我和他相处了两年,你不过见他一面。盖棺定论,为时过早吧。”董咚咚低垂着眼眸,似笑非笑:“无所谓了,反正无论我如何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更好,他的眼睛里依旧看不到我……他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女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