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42.宝刀,削铁如泥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041 2018-10-15 12:42:11

  “白总,我错了。您不老,您一点儿也不老。您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您意气风发,活力四射。您宝刀不老,削铁如泥。”董咚咚紧紧抱住一个软垫子抵在胸前,哂笑着。她被他的威胁,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白一尘被逗笑了,他却不肯放过她,长眉一挑,咄咄逼人:“你刚才明明说,我老了……”

  “我……我喝多了!”董咚咚眨巴眼睛哂笑道。她举起手中的苏打水,因为害怕用力,玻璃杯都摇摇欲坠。

  恰在此时,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苏打水中,沉淀着一枚白色的小药片。她目瞪口呆,脑海中闪现无数电影画面。

  “这……这个……是什么?”她舌头发麻,口腔中渲染着淡淡的苦味。

  “笨啊,苏打水被人下了料,都不知道!”他恶魔一般咧嘴笑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头昏脑涨,面红耳赤,语无伦次?”

  董咚咚认真的点点头,他说的确实对症。

  “我在里面放了点儿东西。”他挑挑长眉,魅惑道:“不出五分钟,你就会陷入昏迷,喊人没用的,帝都的医院,根本检测不出来这种致幻药。不信,现在就喊人,赌一赌?如果没有解药,恐怕会变成植物人。”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她自觉呼吸紧迫,窒息感越来越重。

  “先试试我老没老?然后,听说……年轻人的肾脏很值钱啊。”他伸出颀长手指,轻轻在她鼻尖上划过。

  “救命……爆米花……”她只觉得自己口中,那股淡淡的异味翻腾上来。一时间,脸都被吓绿了。

  “叫吧,大声叫……”他双手抱肩,鼓励道:“你知道,植物人什么样子?挺漂亮的小姑娘,真可惜啊……”

  “你不至于因为一个玩笑,就痛下杀手吧。”她双手护住胸口,无奈道。

  “谁让你,嫌弃我老。”他调皮道。

  “不,不老。一点儿也不老。”她倒吸一口冷气。

  “你,刚才叫我……叔叔?或许我老眼昏花,可耳朵可还没聋呢。”他不依不饶。

  “嗯,白总。称呼您为叔叔,代表着我对您在业界权威性的尊崇。无论广告还是传媒,我是晚辈,您是前辈。我对你的敬仰,简直就像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真的!我发誓!”她牙齿打颤,刻意奉承。

  “听起来,不太真诚,董咚咚别怕,失掉一个肾脏,是可以活下去的。”他靠近她,用微微炽热的鼻息,侵略着她的呼吸。

  她的心,突然就无法控制的狂跳起来,带着强烈的失重感,这就是对死亡的恐惧吧。

  “我对天发誓!”她指着脑袋上空黑压压的光线,犹豫了一秒钟,马上改口:“我对灯发誓,我说的都是真话。”

  “小妞儿,记住今天你说的话。”白一尘终于忍俊不禁,哈哈大笑。他拿起一个黑色的小铁盒,摇晃了一下扔给她。

  那是一种进口的薄荷糖,淡淡的清苦气息和她在杯子里的,一模一样。她方才明白又被他调戏了。

  “白总,欺负小朋友,不太好吧?”她握紧双拳,咬牙切齿道。

  “我欺负你了吗?”他长眉一挑,重音又落在了动词上。

  “白总,是不是因为那天,我不小心把咖啡倒在了您身上,您记仇啊。”董咚咚眉心紧缩,委屈道。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想保护青萝姐。毕竟,您女朋友出手也太狠毒了,这么热的咖啡倒在脸上,还不得毁了容啊?那您,就得娶个不能见人的太太了。”

  “嗯,接着演,演得好!”白一尘缓缓拍手喝彩。

  他又喝了一口啤酒,顺势向她倾斜了身体。他居高临下望着她,带着几分玩味,却眼神犀利。

  他压低声音,浅浅道:“你不但故意推了苏咪咪,而且角度和速度都算得准。你这鬼机灵,算准了只有这样才能激怒我,让我替你出手,教训苏咪咪。董咚咚,在我面前别装无辜,你有獠牙,我看见了。”

  白一尘盯着微微颔首的董咚咚,她黝黑像小鹿一样的眼眸中,风起云涌过各种复杂的情愫。

  “若无白总配合,我的戏又如何圆满?您也正好趁机打发掉苏咪咪,无奸不商,赔本的事儿您会做吗?”她笑得勉强,眼眸中却闪烁着倔强。

  “有道理……那你猜猜,我对你有什么心思?”他喝了一口冰科罗娜。喉结缓缓的上下滑动一下,桃花眸中隐匿着深邃的玩味。

  “你……不会喜欢米嬅吧?”她小心翼翼试探道:“她有男朋友了。这媒婆的事儿,我可能帮不上您……这种缺德事,我做不出来。”

  白一尘被口中的冰啤酒噎了一下,差点儿呛出来。他硬生生把酒咽下去,然后倒吸一口冷气。

  “看来,我给你下的药,有点儿重了,伤了脑袋。”他揶揄着,忍不住伸手狠狠弹了下她脑门儿。

  “我突然想起来,明天有你们项目组的提报,你负责PPT撰写?他们都在加班,你却有时间出来耍,工作都完成了?”他不吝残忍。

  她翻了几下眼睛,舔舔嘴唇,很难回应。只好双掌合十,老老实实低头认错:“大神我错了,今天实在特殊情况。我对灯发誓,今天加班加点也要把PPT写完。白总,您放心。”

  他眼光闪烁,煞有其事凝视着她:“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努力,我也能给你更多的机会。”

  董咚咚举起苏打水哂笑道:“白总,我还真怕你,再下一次药。我惜命,也很爱惜自己的肾脏。”

  “小妞儿,做我的女人,好不好。”他直截了当。

  董咚咚捂住自己的嘴巴,跟看见鬼一般的死盯着白一尘。就像睡眼惺忪的小白兔,一出门就突然跟大灰狼打了个照面儿。岂止醍醐灌顶,魂飞魄散。

  “白总,你继续追求米嬅吧,我愿意为您牵线搭桥,鞍前马后。”

  白一尘认真的审视着董咚咚,良久他长眉一挑,红艳艳的唇瓣流露着似笑非笑,低声道:“逗你玩儿的。小妞儿……”

  “你那么喜欢发誓吗?誓言这种东西,无法衡量坚贞。心虚,才会……忐忑。”他盯住她,缓缓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