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45.尊严,不可践踏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009 2018-10-18 21:14:56

  董咚咚扔下白一尘和米嬅,毅然决然从包厢里走了出去。米嬅委屈的嘟起了嘴巴,白一尘却在意料之中,不动声色。

  洗手间里,董咚咚用冰冷的凉水,捧了几把摔在自己脸颊上,方才让心中郁闷的窒息感,消退了些许。

  她的长发也被水滴打湿了,一缕一缕的落在额头上,映衬出一双星眸,益发犹如墨染。她盯着镜子中,眼神清澈的女孩,若有所思,心事重重。

  不知何时,身边忽然多了一个身穿白裙的玲珑身影。那人,神情复杂的,用纤纤素手,递过来一张带着香味的面巾纸。

  董咚咚用眼角余光,瞥了邵婕影一瞥,却并没接那精致的纸巾。她冷冷的,拽出了洗手池旁纸巾盒里的,胡乱擦了擦脸颊。

  “米嬅一向爱开玩笑,你不必当真。”她淡淡道。

  “董咚咚,白一尘真是你男朋友吗?”邵婕影稍微尴尬的收回手掌,低声道:“如果是,你可要看住了这个钻石王老五。还有,当心你的闺蜜……挖你的墙角啊。我这可是善意的提醒!”

  “谢谢你善意的提醒,我用不上。白总是我老板,米嬅是我好朋友,就这么简单。还有,我帮你解围,并非因为我喜欢你这个人,换了旁人我也会这么做。我看不惯恃强凌弱,仗势欺人。任何人的自尊,都不可以被用来肆意践踏。”董咚咚微微抬起下巴,她的黑眸坦率,晶莹闪亮。

  邵婕影有些惊讶,她仔细打量着面前倨傲的女孩,笑声带着不符年龄的沧桑:“董咚咚,你还……真有意思。如果我是你,如果白一尘对我有兴趣,我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成为他的女人。他轻描淡写手指一挥,至少能让你少走十年弯路。在这一点上,你那朋友比你开窍多了,虽然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她。至于尊严……那是属于强者的特权。我,可望不可求,你不会懂的。”

  “我也一样不喜欢你,邵婕影!”董咚咚丝毫不客气:“别打白一尘的主意,他对女明星可狠着呢。你知道,苏咪咪吧。”

  “一夜成名,一夜消失。不过,这样的女人还少吗?她啊,就是死在太笨了。”邵婕影不吝讥讽。她拿出一支口红,小心的为玫瑰般唇瓣,补上新的艳丽。

  “她不是笨,而是太贪心。”董咚咚冷冷道:“修栐喜欢你,你们……你们也已经在一起了。既然彼此相爱,那就好好珍惜。修栐,是个非常好的男孩子,请你不要辜负他,伤害他。”

  “你还……真是个奇葩。”邵婕影哭笑不得,连手中的口红都差点画出了唇线。

  她故意感叹几声,带着几分无奈:“我是喜欢修栐,但我更喜欢演戏,喜欢出人头地。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明星,我可以放弃一切。我不期待你懂我的梦想,但董咚咚,你这么一朵温室里长大的花儿,千万不要走出你的保护圈,不要去喜欢不值当的男人,比如……修栐。”

  “修栐是我的大师兄,他很有才华,人也很好。我不希望任何人在我面前,诋毁他。”董咚咚蹙眉:“你也不用这种幼稚的方式,来刺探我。我不会破坏你们的感情,是你小看我了。”

  邵婕影惊诧的笑了,几乎笑出眼泪来:“我终于知道,白一尘为什么对你感兴趣……如此干净而又特别的一张白纸,对于一个强大的男人来说,任其描画实在富有诱惑。不过,董咚咚,遇到白一尘是你的幸运,或许更是你的不幸。祝你好运吧……”

  董咚咚犹豫片刻,真诚低语:“祝你和修栐,幸福长久。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他了,也请不要伤害他。”

  “小丫头,我伤不了修栐,能够伤到浪子的,只有他自己的孤独。我们也不会幸福和长久,如今我们仅仅抱团取暖,彼此慰藉。还有,如果修栐没有遇到我,如果你能比现在更主动出击,修栐已经是董咚咚的男朋友了。”邵婕影唇角旋起一抹残忍的笑,她伸手抚摸了下董咚咚厚密的黑发。

  “不过,遇到浪子才是小女孩的噩梦。离修栐远一些,这是一个女人的忠告。还有白一尘,轻易别让他得手。记住,越容易到手就不会珍惜了。如果待价而沽,尽量把自己卖个高价,这绝对是肺腑之言。你可以看不起我,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没有骗你。”邵婕影声音冰冷。

  董咚咚的心充满了惊怒与不悦。她把手中纸巾捏成乱七八糟的一团,扔到了垃圾桶中。然后,尽量挺直了脊梁,抬高了下颌,在那美丽的白衣少女,似笑非笑的注视下,一步一步坚定的走了出去。

  出了门,她便一路狂奔,待跑到包厢门口,刚好听见低沉委婉的口琴声,从门缝中飘扬而出。她悄悄的,推开虚掩的门。透过狭窄的缝隙,她望着那个专注而帅气的大男孩,沉迷音乐中执着的神情,她抿紧了唇瓣。

  接着,她又看到几乎依偎在白一尘怀中的米嬅。阴暗的灯光也难以遮掩她因为兴奋而闪亮的眼眸。而坐在她身边的谭乐新,此时此刻,完全不顾忌一副要杀人灭口的绝望神情。

  白一尘,似乎是唯一看见她的人。他凝视着自己的方向。那遂黑幽深的桃花眸中,薄雾重重,阴晴不定。

  他绝不是身材高大的男人,但瘦削的肩膀却有着冷硬曲线,薄薄的唇角隐含着王者的倨傲与笃定。

  董咚咚不知为何,心下一沉又一沉。她果断的,关上了包厢房门,以最快的速度,逃之夭夭。

  她没有回家,而是回到了公司的办公室。她关掉手机,做完了的PPT,便愣愣的对着台灯,漫无目的的发呆。

  待到翌日,打开手机,意料之中,她看到了米嬅好几个未接电话。更触目惊心的,还有白一尘的短信,没有只言片语,只有一个包含万象的“?”。

  董咚咚思绪万千,心中却已经暗下决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