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51.走吧,去吃独食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175 2018-10-24 14:32:58

  “现在吗!一千零一夜里还有AIR的同事们,他们还没有吃完?”董咚咚愣了一下,迟疑着。

  “那又如何?我们偷偷逃走去吃独食,听起来多刺激?”白一尘无辜道。他顺势揽住她肩膀,就要往院外走去。

  “我的包,还有风衣,都在店里呢。”她紧锁眉头,不甘心道。

  “我的上衣借你穿,至于包包,有人会帮你送回家的。”他用自己的西装裹紧了,扭来扭去小泥鳅一般想要逃走的女孩。

  “放心吧,我已经买单了,还加了烧烤巨无霸大拼盘,和四打冰啤酒,足够他们嗨到明天早上。没有你,人家一样玩得会开开心心,走了……”他耐心的先发制人,堵住了她即将出口的拒绝。

  她可一点儿也不习惯他的亲昵,不肯放弃挣扎,尽量想甩开他手臂。

  “我们到底要去哪儿?这么神秘。”她警觉的问。

  “银溪茶。”白一尘饶有趣味,缓缓道:“怎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不敢去……”

  董咚咚哼了一声,她刚要把他裹在自己身上的西装脱下,却被他悍然按住。

  “穿着,冷。反正离这里不远,不过十分钟路程,咱们走路过去。”他言简意赅。

  遂而拉住她的小手,亲热的继续往外走。但她却连手,都不愿意被拉住,她狠狠甩着他的手指。他挑眉,掌中稍微用力,威胁道:“听话,不然……我就抱着你,走出一千零一夜。难道,你想上明天的娱乐八卦吗?小姑娘。”

  她哂然,倒吸一口冷气,无奈只能跟上他的脚步。她任由他拉着自己,用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外套领口。他的步伐又快又大,她几乎小跑着才能跟上。身上冷,心里更加忐忑。

  “喂,拜托你有点儿绅士风度,走那么快肠子会断掉。”她凶狠的埋怨着。

  “我饿了……”他扭头看着她,委屈的撇撇嘴。

  “谁让您不食人间烟火,不吃烤串儿这么接地气的东西。”她奚落着:“银溪茶就可以吗?我以为,白总的品味,至少也要,光华大厦顶层的旋转餐厅。包场,烛光晚餐,拉菲红酒,神户小牛排,还有美女钢琴师弹着致爱丽丝吧。”她吸溜下鼻子,不怀好意道。

  “你喜欢这个?”他颇有兴趣。

  “大金牙扮成白马王子,追求灰姑娘,不都这路数吗?”她呲着小白牙,不善良的讥讽道。

  “你可不是灰姑娘,董咚咚。”他撇撇嘴。

  “我是被大灰狼侵害的,无辜儿童小红帽。”她苦笑。

  “比大灰狼还歹毒的小红帽?”他调侃:“我看你分明就是匹诺曹,那个爱说谎自欺欺人的小木偶,让我看看鼻子都耷拉到地上了吧。”

  “我骗谁了?”她话音未落,已经被他夹住了鼻梁,狠狠掐了一下。

  她闷声呼痛,捂住了鼻子,带着鼻音委屈道:“流鼻血了,你虐待妇女儿童!犯法的。”

  “谁让你小心眼儿。那天在糖果为什么偷偷溜走?”他唇角一扬,拉长语调:“从总部逃到这么个小公司,还躲了我半年?米嬅请你吃饭都不过来,你心里有鬼,还是有怨啊?”

  “青萝姐姐都去广东了,我为什么还要留在BRIGHT总部?你又不是瘟神,我为什么躲你?你又不是米嬅的男朋友,一个普通朋友邀请吃饭,我就一定要给面子吗!白总也太咄咄逼人了。”她忍无可忍,却依旧保持伶牙俐齿。

  “即便没有那个九线小明星,即便修栐没误会你是我女朋友。董咚咚,他也不会和你在一起。对此,你心知肚明,那何必把邪火撒到我身上来,嗯?”他一针见血,字字诛心。

  眼见被他切中心事,她瞠目结舌,紧紧锁眉,一时间却无言反驳。

  “谁说我喜欢修栐?”董咚咚嗫喏好久,终于负气道。

  “很好,那就是不喜欢!嗯,我记住了。”白一尘乘胜追击,意犹未尽:“不许反悔,不然……我就掰掉你的野猪牙。”

  “你……”她气急,左右环顾可有趁手的兵器,可以击打这个嘴欠的老家伙。

  “到了。”他低声道,突然松开她小手,换成紧紧环抱住她肩头。

  “白总,已经安排好了。”一个身穿银溪茶工装的艳丽女子,优雅的微微颔首。她礼貌的朝着董咚咚,微笑几许。

  董咚咚本来还想挣脱,此时也不得不礼貌的点点头。任由白一尘拥着她,走到一个靠窗的隐蔽角落。

  这里视野开阔,可以看到院子里高大的棕榈树和白色的山茶花。

  这边的座椅,也不是大堂里那种硬木座椅,而换了柔软靠垫的藤制沙发。

  原来,是高端客户的私属空间。

  大堂经理亲自为两人放下了草珠串制的帘幔。

  不多时,冰火菠萝油、港式冻鸳鸯、黑松露炒蛋、白灼芥蓝、牛油果沙拉、罗汉竹笙上素、网纱肠粉和一煲老火白粥,被戴着白手套的侍者端了上来,似乎菜单早有准备。

  董咚咚本来口味清淡,在串儿吧里也只吃了些烤蔬菜。此时,眼见这些菜肴和小点心,都是她喜欢的菜品,又色香味俱全,不禁暗中咽了咽口水。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小丫头,盯着菠萝油两眼冒光,白一尘浅浅一笑,手疾眼快拍了下她伸向点心的手背。

  “洗手去。”他宠溺的语气,似乎已经成为了习惯。

  她站起身来,脱掉他的西装外套,皱皱眉:“你不会趁我去洗手间,再给我下药吧?”

  “为了让你放心,我陪你去,小傻瓜。”他站起身,顺手揪住了她的细脖子,一路往洗手间大步而去。

  大堂经理暗自惊讶,白总最近的口味还真变了。他带个小丫头来是头一次。看来大鱼大肉吃多了,总要换换小青菜之类清口吧。看起来,这孩子好像个没有毕业的大学生。她暗中哂笑,遐想连篇。

  两个人都洗了手,再次回到座位前。

  董咚咚眉开眼笑的,一手抱住了杯冻鸳鸯,一手拿起了枚菠萝油。这回,她笑得真诚无虞。面对美食,她从来没有太多的抵抗力。

  白一尘静静的看着她吃得香甜,也不禁唇角染笑,眸中温熙。

  他用公筷,为她细心的布菜,又盛好了多半碗的老火白粥,放在她面前。

  “我以前也来银溪茶餐厅吃过饭啊,怎么没觉得味道这么好?”她有些讶异的问。

  “秀色可餐。你看着我,吃这些食物,自然心情会好很多。”他大言不惭。

  她狠狠咬了一口菠萝油,翻了个漂亮的大白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