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58.分明,强人所难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947 2018-11-01 12:27:57

  待到外面冷清而安静,再没有声响。

  董咚咚试着推开内间房门,她抱着自己尚未吃完的点心,迟疑的走了出来。

  米嬅与晨曦,都已不见踪影。

  玻璃墙里的沙漏,金色的沙砾依旧川流不息,在寂静之中留下些微的流动声,原来时间也会有声响呢。

  白一尘放松的坐在沙发上。硕大的茶几上,不知何时被摆上了瓷白茶台。上面有小巧玲珑的玻璃壶与两枚剔透茶盏。闻香杯和公道杯却并非透明,而如茶台一般都是瓷白无暇,隐约描画着一朵娇小的花苞。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久久不散的清香,想必来自玻璃壶中,漂浮的碧绿茶叶与洁白花朵。对,就是茉莉花。

  他举着闻香杯,轻轻嗅着一缕微甜的馥郁。遂而,低垂下眼眸,神情像若有所思。

  “窨得茉莉无上味,列作人间第一香。我喜欢闽蜜香的茉莉香片。温度与香味刚刚好,来吧……董咚咚,坐下喝茶。”他淡淡道,却没有看着她。

  她微微蹙眉,站在玻璃墙的沙漏前,踌躇不前。

  他自顾自的,为她斟了一盏茶。然后,悠然自得的拿起自己面前的茶盏,浅酌着。

  “抱歉,我误解了白总,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抱歉。”她微微躬身,礼貌道。与方才的激烈,判若两人。

  她有些紧张的抱住手中的点心盒,手指关节泛着浅淡微白。

  “来……”他轻描淡写,声音温和。

  他抬首,好看的桃花眸中,流淌出一抹温熙的柔情。这是她不曾见过的,不由愣住。

  “怕什么,我还会吃了你不成?”他招招手,似笑非笑。

  她深深吸气,犹豫着,蹑手蹑脚的蹭到了他对面。

  “坐……”他霸道的夺过她手中的点心盒,扔到一旁。又拉着她,坐到了自己身侧的沙发上。

  “喝茶……”他举起她的茶盏,递到她面前:“茉莉香片,你会喜欢吗?”

  他的声音,犹如轻轻飘落的羽毛,温暖的覆住了她忐忑不安的心。她受蛊惑般,乖乖接过茶杯,浅浅抿了一口,果然唇齿留香,入心的清淡甘甜。可惜,她并不喜欢。那香气,太冷了。

  她双手抱着茶杯,小心翼翼的偷看着他。杯中的茶,却不肯再喝。

  “我误会你,是我的错。可你为何不直截了当告诉我缘由,非要上演这样一出戏?哎,米嬅,她很伤心吧……”她不由自主叹息着,郁闷着。

  “我说,你会信吗?”他轻描淡写。她锁着眉沉默着,没有反驳。

  他又用碳炉上煮着的沸水,新泡了第二泡茉莉香片,那香气反而更加馥郁流长。

  “那白总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爆米花从来没有如此在意过一个人,她一定很伤心。”她有些紧张,担忧道:“能不能,你能不能,安慰安慰她呢?”

  “董咚咚,你强人所难。”他不屑道:“之前,你警告我,不要靠近米嬅,我照做了。结果呢,你不分青红皂白,到我办公室来兴师问罪。是你的好朋友,欺骗了你,利用了你,你却不肯承认。难道欲盖弥彰,就可以将你不愿面对的,隐藏起来吗?”

  “我已经很认真的向白总道歉了。”她低垂下眼眸,有些清冷的低低道:“至于米嬅,我相信她从来没想过,要伤害我。也许她的做法不太妥当,但一定事出有因。我从来没见过她为了谁,这么伤心,放下身段来恳求。我不会计较她的任性,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了,我了解她的本性。她是个好女孩,只不过受了蛊惑,才会一时昏了头。”

  “嗯?又来!……受谁蛊惑,我吗?”他故作不悦,拉长语调,桃花眸中深邃犀利。

  “你没有吗?你敢发誓,你没故意让她误会?有些事,恐怕只有情侣间,才会发生吧?白一尘,你自认从始至终没有半分暧昧?”她虽然低头,语气却一点儿不友善。

  “你说约会,礼物之类?”他调侃道:“拜托,你小小年纪,思想还挺腐朽?出于礼节,礼尚往来,有何不妥?”

  “可是……”她猛的抬头反驳,却被他霸道挥手打断。

  “拉拉小手儿,亲亲小嘴儿,美女的投怀送抱,作为男人,我笑纳了才算礼貌吧。怎么,你希望我拒绝?如果你愿意陪在我身边,我可以拒绝一切对我虎视眈眈的女人。怎么样?”他朝她眨眨眼睛,兴趣盎然。

  “你……利用了米嬅,你承认了!”她斩钉截铁,勇敢回视他。

  “没错!等你半年,我没耐心了。小妞儿。若不如此,你会主动出现在我面前?”他一摊手,神情坦白,眼神阴鸷。

  茉莉香片的清甜,犹如挥之不去的魔咒,纠缠在两人之间。白一尘清冷凝视着倔强的董咚咚,仿若得意洋洋的鹰隼,隐匿着霸道的犀利与,志在必得,大权在握。

  “我不喜欢你,也不想……陪在你身边!”她半眯星眸,一字一顿:“白一尘,你强人所难,仗势欺人。”

  “你并非不喜欢,而在害怕,怕喜欢上我的后果……”他释然浅笑。

  他伸出手臂,用纤长的手指,拿掉了她黏在脸颊上的点心渣儿。她吃惊之下,不由自主往后躲闪着。

  “我为什么怕,你是妖魔鬼怪还是豺狼虎豹?”她笑容僵硬,挣扎着犹做困兽之斗。

  “爱上一个人,没有那么可怕,也不会失去什么,反而能让你拥有更多!你觉得自己是喜欢修栐的,因为他所有一切,都在你意料之中,哪怕是拒绝你。但你却不敢肯定,和我在一起将会面对什么。董咚咚,这世界上,你不能掌控的事情很多的,尝试才会让你摒弃恐惧。”

  话音未落,他突然将忐忑不安的女孩,扑身压倒在沙发中。随着两个人的重量,沙发的软垫子下陷了一点儿又一点儿,一如她即将沦陷的勇气与坚定。他直视着她,不想给她半分逃避的机会。

  “其实……和成熟的男人恋爱,远比跟一个小屁孩浪费青春,有趣多了……不信,试试看,好不好?”他声音蛊惑。

  他冷静的用鼻息试探着她慌乱的呼吸。如此靠近的距离,她甚至可以看清,他黑漆漆的瞳孔中,倒映着清晰而渺小的自己。他的睫毛很长,好似婴儿般直直的浓密,仿佛深藏着不可思议的魔力,拥有勾魂摄魄的魅惑。她的心和呼吸,都开始起伏跌宕的紊乱。

  “为什么是我?”她微微侧头,声音尽量保持着清醒:“我不漂亮,不是你喜欢的那种惊艳的女人?因为我拒绝你吗,白一尘,你不会那么孩子气吧。相信,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无聊至极,毫无意义。”

  “小东西,你自己并不知道,容貌是你综合分数中最低的……你的聪明和有趣,更吸引人。你完全可以成为一代佳人,绝代风华,远在米嬅、或者北青萝之上的光耀照人。而我……能让你成长,让你变得更优秀……”他浅笑,意犹未尽。

  “可我只想当普通人,不想过起伏跌宕的生活。”她反驳,不客气道。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可未曾繁花簇锦,何来洗尽铅尘?不要怕前面的路,你有我就够了,我能给你所有想要的,一切……”他轻轻摇头,用食指指尖点住她的鼻尖,言语之间裹挟着浓浓的宠溺。

  她似乎被他的振振有词说服了,忽闪着眼睛嗫喏道:“好,那我考虑看看……不过,有个事我觉得还及早告诉白总比较好。刚才我吃点心时,不小心撒到了你床单上。”

  他一扬长眉,似笑非笑:“哦?然后呢……”

  “嗯,我想补救,所以用洗手间里的水,想清洗床单,结果……打破了一个玻璃鱼缸……”她咽了咽口水:“如果现在去补救,鱼缸里的那两条白胖脑袋的金鱼,应该还能活下去吧……”

  “董咚咚,你死定了。”他纵身从沙发上跃起,切齿道。

  当白一尘疾步走向内间,董咚咚也灵巧的从沙发上跃起,逃到了门口。

  “我可以试着和你约会,但……你能保证不再骚扰米嬅了吗?也不会再利用她了吧!”她紧张的靠在玻璃门上。

  “试着约会,这么勉强?”他回头,不怀好意:“我记得,刚刚打赌我可赢了一个娃娃,你认赌服输吗?”

  “你的鱼快死了。”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风一般的逃走了。

  他意料之中耸耸肩,推开了内间房门。洁白的床单上并无污渍,而那两条价值连城的,纯白蝶舞金鱼,也依旧在水晶鱼缸中悠然自得的戏水。

  只有,放着自己照片的相框,被人用马克笔画上了胡子。以及,头顶上,还多了一坨飞舞着苍蝇的便便,维俏维妙。

  白一尘长眉一扬,桃花眸中闪烁着一片光华,他啼笑皆非:“小猪崽子,你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