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59.或者,换份工作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626 2018-11-03 20:09:31

  董咚咚心绪万千,终归放心不下米嬅,独自一人悄悄来到米家。

  正好碰到束手无策的米千钧,正在豪华硕大的客厅里踱来踱去。宝贝女儿已在自己卧室里哭闹了整天。听保姆说,米嬅摔碎了房间里能砸的摆设,最后累了就躺倒在公主床里啜泣。然而,并没人敢轻易靠近那个房间。因为害怕米嬅的公主脾气犯上了,谁撞上了都遭殃。

  米千钧老年得女,妻子又在生产之际,因为难产而过世。所以,他视米嬅为掌上明珠,一直宠爱有加。过分溺爱也养成了独生女的骄纵任性。譬如,今日本来兴冲冲离家,又嚎啕大哭着跑回了自己房间。任凭他和阿姨怎么劝说,她都不肯搭理他们。米千钧愁啊,抓挠着自己本来就不多的头发,简直愁肠百转。

  眼见女儿的好朋友,董咚咚从天而降。他简直眉开眼笑,暗自谢天谢地。他赶紧就把董咚咚,亲自送到了米嬅的房门外。

  董咚咚听着房间里伤心的哭泣声,她微微蹙眉,轻轻敲了几下门,便推门而入。但迎面而来的,却是扔过来的一只蕾丝靠枕,幸亏她手疾眼快接住了。

  “爆米花儿,是我。”她生怕那情急之下的姑娘,再扔过来更沉重的投掷物,赶忙高声提醒。

  听到董咚咚的声音,米嬅惊愣了几秒钟,哭声确实隐忍下去。她别扭的,用毛衣袖子胡乱擦着眼睛,抽噎着:“你来……你来干什么?”

  偌大的粉色公主房中,米嬅仿佛一个孤独的孩子,孤零零坐在华丽的公主床上。她的身边只有一地狼藉,满目疮痍。

  董咚咚暗暗涌上心酸,她拿过纸巾盒,抽出几张柔软的纸巾,递到米嬅面前,却被她倔强别过头去,继续抽噎着,用毛衣袖子捂住眼睛。

  董咚咚坚持扶住米嬅的肩,小心翼翼用纸巾擦着她的脸颊,和亮晶晶的鼻头。

  米嬅用红肿的眼眸,直直盯着面前的好朋友,本想出口伤人的话,终归抽噎着没有说出口。

  “你……没事儿吧?”董咚咚淡淡问。

  米嬅抿紧双唇,死死盯着她的眼睛,冷冷道:“刚才,你在哪里?和白一尘在一起?你跟他说过我的事情?”

  “没有。”董咚咚心中闪过迟疑,但仍旧坚决道:“我在客户那里提报,怎么了?”

  “我刚从他办公室回来,他的内间里有一个女人。他从来不让任何人进入里面的房间,但里面一定有人。外面的茶几上,有两幅用过的餐具,里面一定有人。这个女人,和白一尘的关系匪浅。”米嬅咬牙切齿道。

  “你太敏感了,就算里面有人,也不一定就是女人。即便有人,是女人又如何,也不一定和白一尘有什么暧昧关系啊,你别乱猜。”董咚咚微微蹙眉:“你怎么了,为了一个白一尘如此神经兮兮的,值得吗?你的生活都被他完全打乱了。”

  “你不懂,我有女人的第六感。他故意让我去他办公室,而且他话中有话,不像说给我听的,而为了让里面的人听到。他很在乎里面的女人。她是谁呢?会不会……是我认识的某个人。”米嬅盯住董咚咚手腕上的紧箍咒,眼神之中升起一片凌厉。

  “你并非名侦探柯南,也不会狄仁杰附身,你被白一尘这个花花公子蛊惑了。他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疑神疑鬼,自怨自艾?”董咚咚皱眉,淡淡道:“里面有没有人,到底是谁真的重要吗?或者你更应该关心,白一尘值得你喜欢,和付出那么多吗?”

  “这个镯子,你到底从哪里来的?”米嬅突然捉住了董咚咚的手腕,冷冷追问。

  “这是个意外,试戴的时候取不下来了,只好先戴着。我约了外科医生,看看是否有办法取下来,尽快还给店家。”董咚咚用力拽了几下紧箍咒,无奈道。

  “董咚咚,你喜欢白一尘吗?”米嬅突然,咄咄逼人:“你,有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米嬅,你有没有什么瞒着我的事情呢?”董咚咚眼眸微凛,叹息道:“为什么自从认识了白一尘,你变了这么多,我几乎认不出来你了。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变得脆弱不堪了!我想保护你,希望你快乐,我不是你的敌人,我是你十五年的朋友。我们一起长大,亲如姐妹。你认为,我……会伤害你吗?”

  “咚咚,如果,我是说如果,白一尘喜欢的是你……”米嬅颓废的低垂下眼眸,喃喃道:“你会喜欢他吗?”

  “怎么会有男人,忽视光彩照人的你,而喜欢上,你身边平淡无奇的我呢?”董咚咚微微蹙眉。她从米嬅手中挣脱了自己的手腕。

  米嬅浑身战栗着,她的下颌低得更深,犹豫着嗫喏道:“你不喜欢他,对吗?你喜欢的是修栐。我知道。如果你还是我的好朋友,如果你依旧重视我们的友谊。我希望你发誓,永远不会喜欢白一尘,永远不会接受他的追求,行吗?对了……你能不能换一份工作……我可以让我爸爸……重新为你安排一份新工作。好不好?”

  董咚咚吃惊不已,她后退了一步:“你疯了?米嬅。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她自嘲的摇摇头,盯着自己手腕上的紧箍咒,浅笑道:“爱情会让人盲目吗,你在这段迷恋中,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也许,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曾经为了我们的友谊做了什么。而我能为你做的,真的已经仁至义尽。人,不可以太自私。你和你的父亲,不能安排旁人的人生。没有人,可以左右我想走的路。而且,扪心自问,从始至终,我对得起咱们十五年的友情。曾经,现在,以及将来。在你不能梳理清楚,和白一尘的关系前,咱们暂时不要见面了,免得你徒生烦恼。”

  “咚咚,我没有难为你的意思,更没有不相信你。”米嬅紧张的想要拉住董咚咚的手,尽力挽留。

  “我承认我自私,不过我太喜欢白一尘了。从小到大,我从没有如此迷恋过一个人。就算你帮帮我,好不好?我想要和他在一起,用什么换我都在所不惜。”米嬅哀叫着,她的眼泪又一次川流不息,低落下来。

  董咚咚把整个纸巾盒,放在米嬅身边。

  “能帮到你的只有自己。相信我,你会遇到比白一尘更好的男人,他能一心一意爱你一辈子。”

  “不,我就要他,就要他!”米嬅任性推开董咚咚,一头摔在羽毛枕头中,郁闷的捶打着粉色的毛绒兔子。

  “我要回去了。公司还有很多工作,等着完成。米嬅,你好好休息,有事再打电话给我。”董咚咚紧锁眉头,满心郁闷,她不得不转身走出房间。

  她刚刚打开房门,就差点撞到了守候在门边偷听的米千钧。后者焦急之中带着紧张,一路跟随着她直到客厅门口。

  “叔叔,您请回吧。等米嬅自己想通了,一切都会好起来。”董咚咚淡淡道。

  “那个……那个……咚咚啊,你可不可以考虑下,换份工作呢?放心,叔叔可以让你进帝都最大4A广告公司。”米千钧犹豫不决,眼神闪烁道。

  董咚咚眉梢扬起,她尽量隐忍着惊诧以及反感,礼貌的拦住还要紧紧跟随的米千钧。

  她语调之中,已经清冷了许多:“叔叔,您认为,我的父母,特别是我的母亲,听到您说的这些话,会有什么反应吗?你们也是多年的朋友了。董家还没沦落到要一个外人,来插手自己家里的事。谢谢好意,告辞。”

  她挺直了腰背,目光犀利而冷静。

  米千钧被噎得不善,他长长的叹息一声,自嘲道:“都说这孩子随和,脾气像老董。怎么硬起来,倒像和方沅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哎……”

胖虎22爷

不要怪米嬅,年轻时候,人性中的脆弱总会更清晰一些。她后来的成长,与咚咚深厚的友情,都经过了时光的洗礼。或许,我们都曾经有过暗暗的想法,为了得到心中所爱不顾一切的疯狂,只不过有人真的任性做了,有人却在最后一刻清醒。爱是仁慈,而不该充满伤害。还有,这几天感冒严重,所以更新不及时,请虎牙们见谅,好心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