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63.茉莉,鬼魂索命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774 2018-11-08 14:44:40

  灯塔旋转餐厅,是帝都最高的旋转餐厅,据说有二百二十一米之高,可以鸟瞰整个帝都和南面的翠山。

  居高临下,透过落地玻璃窗,他们将这座城市的丰满夜景,尽收眼底。墨染黑夜中,遥远的车水马龙与灯海缭绕,令人有恍若隔世的疏离感。

  但抬头仰望,却能看到漫天繁星,缓和了高处不胜寒的孤单。那是十二星座的夜空图,被能工巧匠,巧妙的镶嵌在旋转餐厅的穹顶之中。当餐厅缓缓旋转,用餐的客人仿佛追随着斗转星移,与浩瀚的宇宙共同呼吸着。

  董咚咚不是第一次来这儿,对这家餐厅并不陌生。她的十八岁生日,就是父母在这里为她庆祝的。所以,她知道灯塔餐厅需要提前预订,而且平日里非常热闹,简直供不应求。但今夜,这里冷冷清清,整家餐厅也仅有她和白一尘两人。他们,完全被淹没在层层叠叠的花海中。繁花簇景中,眼中只能看到对方而已。

  每个餐桌上,都摆着巨大的玻璃花器,里面盛着玉白色繁花。花是重瓣茉莉,花朵比一般的白茉莉花瓣更大更厚重,幽绿的枝叶青翠欲滴,馥郁的花香缱绻,环绕在相对而视的两人中间,百转千回,不离不弃。

  除了鲜花,餐厅里还点缀着许多,烛光摇弋的香氛蜡烛。银色蜡托上,细细长长的叶绿色蜡身,被细心的雕刻着枝蔓图案,可谓精致而浪漫。

  彬彬有礼的白一尘,用标准的绅士动作,亲自帮董咚咚脱下羊绒大衣,还为她推开金色高背椅,呵护她在最大的餐桌前落座。遂而,自己也脱了大衣,递给毕恭毕敬的侍者。他挥挥手,沉默无言戴着白手套的侍者们,准确无误的将一道道菜品,端上桌几,摆好位置,十分赏心悦目。

  原以为会是灯塔餐厅的招牌菜,波士顿龙虾和意大利手工冰淇淋。没想到上来却是淮扬菜,有清炖蟹粉狮子头、水晶肴肉、大煮干丝、三套鸭、松鼠鳜鱼、梁溪脆鳝、文思豆腐、鰟鮍鱼蒸螺蛳、还有淮安茶馓。

  董咚咚的母亲方沅最爱美食,从小便喜欢带着老公和女儿,四处旅游去尽享当地名菜。所以,这些菜品着实让董咚咚吃了一惊,不是地方厨师,恐怕做不出这么地道的淮扬味道。

  “我记得……灯塔餐厅,好像没有淮扬菜吧……还有,今天客人怎么这么少?”董咚咚微微侧身,低声询问着身边侍者。

  “是这样,董小姐。今天灯塔餐厅白先生包场了。至于这些菜,是白先生自己带过来的厨子,做好送上来的。”侍者微笑着颔首道。

  董咚咚却微微蹙眉,哦,原来土豪要炫富呗。

  “白先生,今天试试什么酒?”侍者微微侧身,礼貌询问着白一尘。

  “淮扬菜,配一瓶波尔多红颜容酒庄出产的赛美容白葡萄。再来一瓶勃艮第黑比诺的红葡萄。还有,那个扬州……清曲,别忘了。”白一尘用温热的绣花白巾,轻轻擦拭了颀长手指,娓娓道来。

  “好的,白先生。”侍者应诺。

  他转身轻轻击掌。八个怀抱着琵琶,身穿浅绿色传统长旗袍的姑娘徐徐而上。她们坐在不远处小舞台的古朴圆凳上,玉手撩拨,歌喉婉转,声声清幽的扬州清曲,丝丝入耳,悠长婵娟。

  “怎么样,小妞儿。这样的约会,满意吗?旋转餐厅包场,鲜花烛光晚餐,只不过淮扬菜配拉菲红酒,味道不太对,所以我让他们换成了旁的。至于美女钢琴师的致爱丽丝,和你的衣服不配,扬州清曲在帝都很难听到这么正宗的。叔叔很贴心吧?都说过了,和叔叔谈恋爱,会很有趣的。”白一尘眨眨眼睛,遂黑的桃花眸中波光微涟。

  他夸张的伸开手臂,俊朗的脸庞在烛光的摇弋中,越发显得迷离而艳丽。

  “想炫富不如再夸张些,白总直接去迪拜好了,您还可以穿着金缕玉衣,骑着大象,身后再跟着一万头吃香蕉的大猴子,那更有阵仗!”她哂笑着,笑里藏刀。

  “什么乱七八糟的场景?”他有些惊诧,摊摊手,故意表示遗憾:“女孩子,难道不喜欢这样的约会吗?虚荣心,是女人的软肋啊。”

  “灰姑娘与白马王子这一套,有点儿过时了吧?”她耸耸肩,黑白分明的眼眸,丝毫不吝惜自己的冷嘲热讽:“我原以为,白总追求女孩子会比较有创意,结果还是大金牙的套路。”

  他眉梢微挑,眼神暧昧朦胧,意犹未尽道:“那么,你在暗示我,默许我的追求了?”

  董咚咚压抑住心中的惊叹与震撼。本来,她并没想到,他所谓的约会,竟然如此隆重而用心。若说并无半分感动,也是虚伪?但看他一副洋洋得意的嘴脸,她又忍不住想要刺痛他,狠狠打击。

  “至少不该是茉莉花吧?这么多花苞聚集在一起,香气过于馥郁反而阴冷,会让人头晕目眩,就如被鬼魂索命一般。白总好像很喜欢茉莉花,可这花可不太吉利吧?“她挑眉,故意找茬,言语犀利。

  她突如其来的话,让他愣了几秒钟。他低垂着桃花眸,浅笑着:“茉莉的花语是忠贞、清纯、尊重,寓意很好。”

  “那是舶来品的解释,在国人的传说里,茉莉又是莫离。我在父亲的藏书中里看过唐史。据说苏州有名妓叫真娘。她本出身长安书香门第,从小聪慧、娇丽,擅歌舞,精书画。为逃避安史之乱,她与家人失散流落苏州,不幸成为山塘街乐云楼的头牌。“董咚咚小心翼翼,捻起一枝茉莉花,娓娓道来。

  “真娘才貌双全,名噪一时,但她只卖艺不卖身。苏城有一富家子弟叫王荫祥,容貌出色,颇有几分才气,偏偏爱上青楼中的真娘,想娶她为妻。可惜真娘守身如玉,却是因为早有心爱之人。她婉言拒绝,王荫祥却不肯罢休,反重金买通老鸨强娶真娘。可怜她无力挣扎宿命,只得悬梁自尽,临死都没见到良人最后一面。”

  “王荫祥得知真相懊丧不已。却只能厚葬真娘于虎丘花冢,并亲手种花于墓前,并发誓永不再娶。后来,文人雅士拜祭真娘墓,也纷纷题诗于墓上,赞她真心执着。那些花,就是茉莉。传说茉莉在真娘死前并未有香,因死后魂魄附于花上,从此茉莉才有馥郁,所以又称为香魂。白总酷爱此花,莫非也听过这个故事?”她伶牙俐齿,故意吓唬他。

  始料未及的,白一尘遂黑眸色中,骤然弥漫起一层寒雾。他抬眸凝视着她,她差点儿被他的阴鸷吓到,竟然一时语结,手中的茉莉花也悄然坠落。

  “那你是鬼魂喽?来索我的命……”他阴森森的,带着几分坏脾气。

  “我说着玩的,白总没必要这么认真吧。不过,茉莉的香气中,富含芳樟醇和安息香酸,大量吸入确实会引发头晕目眩。你不信可以问度娘啊。”她干巴巴道。她脊背抵在椅背上,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他。

  他也似乎察觉自己的片刻失态,轻啜水晶高脚杯中红葡萄酒,整个人突然放松下来,又恢复了往日的优雅与风流。

  “好,那下次我送你仙人掌好了,不但可以吃,你还能用它的长刺剔牙。”他冷嘲热讽,却挥手让侍者把他们附近的所有茉莉花都撤了下去。

  “这次是我疏忽,不该让他们准备这么多的茉莉花,我以为你会喜欢这种清淡的鲜花。抱歉……小妞儿,菜快凉了,我好像听到你肚子都抗议。”他调侃着,幽默而风趣,与方才的阴郁简直判若两人。

  “淮扬菜,很好吃的,你也喜欢吗?”她也转怒为喜,盯住了餐桌上,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问到重点了。”白一尘长眉飞扬,笑得意味深长:“因为还有,最重要的一道菜。”

  他话音未落,两个侍者合力捧着巨大的描银瓷盘,小心翼翼的走过来,把最后一道大菜,放在餐桌正中的空位上。

  董咚咚目瞪口呆,手中的檀木香筷,都被惊落在餐盘上。

  好大的一颗红烧猪头啊,笑眯眯的端坐在银盘之中,油光锃亮,且憨态可掬。

胖虎22爷

茉莉,跟白一尘不堪回首的过去,有关。受过伤的人,特别是经历过生离死别,心上都会留有伤疤,轻轻一触,也会疼痛难忍。白一尘不是坏人,但他确实有着惨痛的过往,是他拼命想要救赎的原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