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65.天意,正中下怀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564 2018-11-10 23:16:06

  接下来的时间,白一尘和董咚咚,难得有默契的,谁也没提到关于米嬅的事情。所以,这一餐几乎在关于美食的讨论中,顺顺当当的结束了。

  吃了好吃的淮扬菜,喝了好喝的葡萄酒,听了好听的扬州清曲,这个晚上,无论如何也算得上,一个惬意而美好的约会。

  十点钟,白一尘主动提出,该送董咚咚回家了。

  只是董咚咚浅酌了半杯红酒,加之心里毕竟藏着心事。一时只觉得自己脸颊发热,心头萦绕着难以言说的郁闷。她委婉拒绝了他的好意。

  “白总,不用送我。从这里坐车到我家,很容易堵车,我自己走回去,也不过二十分钟而已。何况,我可以抄近路。今天,谢谢您的淮扬菜和……亲手做的猪头。”她礼貌道。

  他笑望着她,泛着粉红的脸颊,以及朦朦胧胧的星眸。他接过侍者递过来的大衣,体贴的帮她披在肩头,动作一气呵成。

  “这么晚了,我可不放心董小姐,一个人走回家去。如果你想散步,我陪你。正好让莫叔把你的衣服和包,先送到你家小区门口。走吧,咱们正好溜溜食儿去。”他不由分说,轻轻揽着她的肩,推着她就往外面走去。

  两个人站在灯塔餐厅的观光直梯里。她伸出小手,指了指玻璃窗外的一条小路,孩子气道:“你看,就是这条路,有路灯。车子开不过去,但人可以走。我经常走这条路,只有遛狗和散步的老人,没有坏人欺负小姑娘。要不,您还是回去吧。”

  “我怕坏人遇到你,再遭了你的毒手。”他长眉一展,略带讥讽。

  她语结,看来无论如何,也甩不掉这块狗皮膏药了。她暗自后悔主动提什么走路回家的建议,如今倒正中他的下怀。她皱着眉,眯着眼,苦着脸,无可奈何。

  只是,在他看来,这小姑娘分明一副娇嗔模样。她嘟着嘴,眼睛里藏着幼兽故意逞强的骄傲,好玩得很。

  他忍不住浅笑,用自己的右手稳稳握住了她左手。她吃惊的闪躲着,两人手腕上的紧箍咒相互撞击,发出了好听而清脆声音。她愣了瞬间,心跳突然的快了几个节拍。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他的侧影看起来也没有那么讨厌。转瞬之间,她甚至有些恍惚和迟疑。

  “小妞儿,你不想摔断腿吧?这么高的鞋跟,去踩小石头子路?不许……松手!”他的温柔呵护中,隐匿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这一次,她居然没反驳,也没再拒绝他的搀扶。确实,自己的高跟鞋太高了。刚刚身体倾斜,几乎跌倒的瞬间,她已经感觉到了,这双好看鞋子的强悍威力。

  一条蜿蜒的小路,两边种着高大的白杨树,可惜已经枝叶零落。瘦削的枝条,在路灯的映照下,把斑驳的树影轻轻撒在他和她的身上,渲染出一种温暖的浪漫,在夜色之中,慢慢生长。

  夜风寒凉,董咚咚的羊绒大衣虽然温暖,但腿上毕竟只有薄薄的丝袜。在初冬的深夜里走了几分钟,她酒后的热力已经散尽,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开始哆哆嗦嗦的,脚下的步伐明显加快了。尽管有白一尘一路扶持,她也走得跌跌撞撞。

  “身上冷了?让你逞能,我打电话叫莫叔回来,接我们。”他停住脚步,轻轻触摸了下她冰冷的脸颊。

  “我才没有那么脆弱,是你走得太慢了,我才会觉得冷。我可是学校里的冬跑冠军。喂,老头儿,你能不能走快一点儿啊?”

  她自然不肯服输,做了个鬼脸,拔腿就疾走了几步。但话音未落,她只觉得脚下一歪,随着一阵剧痛与惊呼,她径直朝着路旁的一棵杨树,摔了过去。

  幸亏,他手疾眼快,一把捞住了她腰肢。轻轻一带,她便稳稳的躺在他怀中了。她惊恐的抓住他大衣领口,脸颊贴在他胸口上,满头长发就披散开来,纠缠着他的脸与脖颈,痒痒的,裹着一股微甜的糖果香。

  “小东西,我就说……容易摔断腿吧?”他红润的唇瓣旋起一抹暖笑,声音低沉而迷人。

  “糟了,我的腿……好像真断了。”她却带着哭腔,郁闷道。

  她挣扎着,勉强从他怀抱中爬出来,姿势狼狈的伸出受伤脚丫。只见那漂亮的高跟鞋,细长的根部已然歪成了个锐角。

  他好气又好笑,躬身小心检查着她的脚踝。她倒吸冷气,一副痛不欲生的抓狂。

  “疼疼疼,你轻点儿行不行?蒙古大夫啊!折了,折了!”她双手攥拳,尽力隐忍。

  “吹啊,接着吹牛。还冬跑冠军?你拿残疾人运动会的奖杯吧?”尽管他语调讥讽,手中按摩的动作轻柔了许多。

  “惨了,看来我只能光脚走回去了。”她伤心的望了望来路和去路,开始蹲下身子,想要脱掉高跟鞋。

  但她惊呼一声,整个人已经被他横抱在胸前。她不得不勾住他脖颈,防止自己掉下去。

  “我自己能走。”她嗫喏着,却不敢用力太猛,因为脚踝果真剧痛无比。

  “能爬回去倒是真的。怎么着,是你爬回去啊,还是我把你抱回去呢?”他冷哼着,调整着自己的姿势:“小妞儿,难得让叔叔见义勇为,助人为乐一回。”

  董咚咚望着自己正在肿胀的脚踝,终于认命的叹口气:“那……你抱得动我吗?不会半路把我扔下来吧?”

  白一尘闻听此言,直接被气笑了。他故意掂了掂怀中的小姑娘,做出摇摇欲坠的姿势,后者惊呼着,紧紧抓住他的衣服。

  “背着倒能省劲儿,可你这旗袍,我怎么背啊?”他调侃。

  “那……那……万一一会儿你不行了,可一定提前说一声儿啊。”她紧张道。

  话音未落,她的脑袋就直接顶到了他下巴上。她惊痛,他也倒吸冷气。

  “行不行啊?拜托!”她捂着脑袋,悲愤道。

  他微微蹙眉,双臂用力将她紧紧禁锢在怀中,自己则借力靠在一棵杨树上。他颔首,一双桃花眸雾气缭绕,裹挟着凉凉的邪魅。

  “别乱动,不然我会……吻到你讲不出话来。”他浅浅的笑,低低的威胁。仿佛一头艳丽的大魔鬼,蠢蠢欲动。

  她恐惧的将脸藏在他大衣里,发出模糊的诅咒:“趁人之危的都是流氓。”

  “谁让你说我……不行了?”他不客气的反驳,长眉一扬。

  她蓦然醒悟,他一语双关。她结结巴巴解释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试过,才知道叔叔行不行?”他调侃着,细白的牙尖儿闪着阴森森的光。两个人同时回忆起,那日在糖果的投毒事件。她脸上的通红,渐渐渲染到了脖颈上。

  “我又说错话了……sorry。”她把头低得像头受挫的鸵鸟,举起一只手做投降状。

  “好吧,既然你恳求我,下不为例。用你的手机帮我拨个号码,让莫叔到前面大路等我们。我倒不介意多抱你一会儿。只怕天冷冻掉你的鼻子。”他爽朗的哈哈大笑着,脚下的步伐又大又稳。

  她在他怀抱中,有节奏的颠簸着。她可以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男性气息十足的微微喘气,他的怀抱在渐渐升温,她也不再战栗而寒冷了。

  远远的,那辆熟悉的黑色幻影,正停在小路尽头。莫叔站在车旁边,他充满了震惊的,望着白一尘和董咚咚。遂而,他又露出了感动的微笑。

  有多久,没有看到过小少爷,如此在意一个女孩子了呢?都说他变了,冷酷无情,六亲不认。但其实,他冷漠的寒凉之下,依旧藏着温柔而敏感的心。

  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小少爷又活过来了。那么,九泉之下的太太,也终归能瞑目了吧。莫叔百感交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