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66.你是,趁人之危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771 2018-11-11 23:44:10

  当白一尘抱着董咚咚,即将走到小路的尽头。司机莫叔提前打开了车门,微笑着站在一旁等候。远远的,可以看见这沉默寡言的老司机,此时的眼眸中,隐隐闪烁着激动的光亮。

  董咚咚正在狐疑中,已被白一尘小心翼翼放在了座位上。他的额头汗津津的,气息也稍微急促。他脱掉自己的羊绒大衣扔到一旁,然后好好伸展了下筋骨,又忍不住奚落着:“你可真沉,看吧,这就是同类相残的结果,减肥吧,小妞儿。”

  “叔叔,怎么不说是您年岁大了腿脚不好用?谢谢您我还不到一百斤,您抱着我走了也不到十五分钟,体力居然这么差?明天我一定给您快递野生枸杞,好好补补。”她呲牙反驳。

  话虽这么说,但她其实心里明白,这条小路崎岖难行。他抱着她居然并未停歇,也确实体力惊人了。

  她犹豫片刻,从自己包中找出了纸巾,想要递给他擦汗。他却长眉一挑,手中未接,反而把脸庞凑到她面前,遂黑的桃花眸似笑非笑。

  出于感恩的心,她叹气着,无奈而笨拙的,为他擦着额上的热汗。

  她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傻瓜!”他畅然而笑,伸手就狠狠摩挲着她发顶。接着,便弯腰去查看她的伤腿。

  他动作轻柔而小心,雪松的馥郁之气裹挟着徐徐温暖,紧紧缠绕在她周围。不知为何,他们之间亲近了些许,亲昵也在悄悄的生长着。

  “还好,应该没骨折。只是扭伤。”他细细检查过,不由暗自舒了口气:“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得送你去医院拍个片子。莫叔,去玛丽大夫那里。”

  “不用么夸张,已经不痛了。送我回家就行了。”她摇着头,带着惊恐。

  “不行,我不放心。”他拿出手机,拨着电话:“晨曦,三十分钟后,我们会到玛丽医生的诊室,需要安排X光片。不是我受伤,是咚咚,她的脚崴了。好,可以。”

  “那不去医院行不行?我一看见医生的白大褂就心跳加速,呼吸困难。再说,都这么晚了,急诊中心,肯定会有好多外伤病人吧?我……我晕血。”董咚咚心虚的拽住白一尘的衣袖,可怜巴巴道。

  “晕血?”他意味深长:“我还以为你是嗜血的那一队呢。”

  “真的,我没骗你。当初大学里组织献血,我刚抽到一半就晕了,给大夫吓坏了。自打那以后,我一看见白大褂就恐慌。所以,我真心不喜欢白色。”她认真补充着,小心翼翼观察着他脸色,刻意解释:“我可能跟白色,犯冲。我算过命,占卜这种事情,其实很悬的……”

  他长眉一挑,接言:“你的意思,我姓白,也犯冲呗?没关系,我能治!”

  他眨眨桃花眸,声音不善良:“尽情的晕,我会人工呼吸,也乐意随时效劳。赶紧晕一个给我看看?”

  “流氓!”她脸颊由冷白,瞬间通红一片。她疲惫的侧了头,把脑袋抵在车窗上,不再说话了。

  白一尘看着心事重重的董咚咚,她靠在车窗上发着呆。

  “咚咚,米嬅的事,我会解决的。你不必再为她,胡思乱想。”他淡淡的:“心事太多,才会摔跤吧,小姑娘。求我很难吗?若我不问你,你便要憋在心里,生生憋出内伤吗?多大点儿事儿,至于吗。”

  她沉默了良久,咬住唇瓣,没有反驳,也没有拒绝。

  “我承认,我利用了她,希望从她那里,了解更多的你。对此,我抱歉,但……并不后悔。”他微微一笑,谨慎道:“我没有故意让米嬅喜欢上我,不管你信不信,我对她一直保持着……礼貌与距离。”

  “白一尘,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诱惑吧?”她哂笑着,无奈道:“喜欢你,会是女孩子的情不自禁。毕竟,你太闪亮了……”

  他挑眉揶揄道:“难得,我权且把你的话,当做赞美吧。那么,董咚咚,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讨厌我?”

  “我没有讨厌你,只是不想靠近你。因为,你让我觉得不自在,不自由……”她回头,凝视着他。犹如墨染的黑眸,仿若幼鹿般剔透而坦白。

  “白一尘,你说你喜欢我。我却觉得,你的刻意追求,是别有用心。”她眸中,流露出犀利和防备。

  他回望她,微笑着并不急于回答。眉目之间,也仿佛笼罩着清浅的迷雾,让人看不清楚他神情,更看不透他的心思。

  “就像一个早已预谋好的圈套,在等着我……自投罗网。”她自嘲的歪着头,咬牙继续:“哪里出了问题呢?我一直在想,我们本来不该在一个维度上……”

  她倔强而勇敢的,紧紧盯着他,似乎想要从他眼神中,得到蛛丝马迹的提示。

  就在两人僵持的对视中,他忽然魅惑一笑。他猝不及防的按住她双肩,在她惊讶而微张的唇瓣上,蜻蜓点水般吻过。冰凉而滑腻的触感,带来了稍纵即逝的恍惚与惊愣。她尚在吃惊,他已经松开了她,又回归到自己的位置。

  “董咚咚,你有足够时间在我身边,慢慢得到你要的答案……至少,喜欢我,绝对不是件糟糕的事情……”他舔舔红艳的唇瓣,似乎意犹未尽。

  董咚咚愣了几秒钟,然后一颗心开始紊乱的狂跳。这是被人偷吻了吗?拜托,这可是她的初吻啊。她恼羞成怒,她悲痛欲绝,她下意识的用手背抹着嘴巴,结结巴巴且暴跳如雷:“你……你是……趁人之危,太过分了。”

  她泛红着脸,咬牙切齿就甩出了巴掌,却被他意料之中接住,笑得更加灿烂。他笃定道:“这样,咱们就在一个维度了吧?董咚咚!”

  她蹙眉,敏捷扇出另一只手,他撇撇嘴顺势躲开。一时间,两个人就纠缠在车厢里,一方要狠狠痛击对手,一方半真半假躲避。

  恰在此时,车子缓缓停稳。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正是晨曦。他一开门,就看见两人看起来暧昧不已的姿势,他眉毛跳动,惊诧不已。

  “抱歉,你们先。”晨曦哂笑着,恭敬的赶紧又把车门关上。

  “喂,喂……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董咚咚情急之下,匆忙解释,却不小心扑倒在白一尘胸前。

  他长眉一扬,笑意淋漓,却故意不肯帮她起身。她艰难挪着受伤的脚踝,寻找着受力容易爬起来的姿势。

  “让你笑,让你笑个够!”她恶狠狠用手肘,撞住他的肋下,他果然岔了气,倒吸冷气。她还想再继续出手,结果受伤脚踝撞到了他的腿,不禁惊声呼痛。听得车外的晨曦长眉起伏,暗自唏嘘。连莫叔都识趣的打开驾驶门,躲了出去。

  “好,我不动,你自己来。”他投降般的松开自己双手,举到身体两侧,笑得暧昧邪气。

  她觉察他不善良的促狭,但情急之下也顾不上细思,狼狈不堪且龇牙咧嘴的,从他身上爬过来。她气喘吁吁,满脸通红,眼泪凝聚在眸中,眼看着就要跌落。他却忍不住靠在座椅上,笑得洋洋得意,仿佛年轻的少年,突然遭遇了惊喜之事。

  他忍住笑,取出手帕,想要给她擦眼泪,却被她敌视的躲开。他把手帕放在她掌心上,附身在她耳畔挑逗着:“好了,这次是我不对。下次让你主动,你做主好不好?我保证,你不吻我,我绝并不回……嘴。”

  他语气中带着亲密的宠溺。他用指腹,轻柔的勾了勾她鼻尖,柔和道:“小妞儿,叔叔会待你好,再不欺负你。”

  说完,不待她回答。他率先打开了自己那一侧的车门,敏捷的跳下车去。

  只见晨曦推着一辆轮椅,正站在外面,有些欲言又止:“老板,玛丽医生已经在诊室里等着。不过,您确定是……骨科?要不要,先看看别的?”

  晨曦话音未落,从车子里扔出一只高跟鞋,幸好他躲得飞快,与他肩头几乎擦肩而过。

  看着助理狼狈不堪的惊诧,白一尘不禁哈哈大笑。恰在此时,董咚咚赤着脚,提着另一只高跟鞋,从车子里探出头,恶狠狠道:“晨曦,你的轮椅是给白总准备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