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68.惊变,一触即发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205 2018-11-13 13:46:42

  惊变之下,所有人都震惊了。

  莫叔与晨曦相视片刻,两人同时扭头望向白一尘。后者脸色阴沉,却镇静自若。

  “下去看看,人有事吗?”他话音未落,身边的女孩已大力推开了他,奋不顾身跳下车,直冲向趴在车头上的人。

  “米嬅,你怎么样?”董咚咚紧张惊呼,她抚摸着米嬅的后背,声音因为紧张都变了调。

  晨曦和莫叔也迅速下了车。只见一身黑衣的米嬅被董咚咚抱在怀中,她脸色苍白,头发凌乱,似乎并没有明显的外伤,他们暗暗舒气,所幸车速不快,而老莫又驾技高超,才没有意外发生。

  米嬅浑浑噩噩的抬起头来。她凝神盯住董咚咚,看着她精致的妆容,价值不菲的羊绒大衣,一副恍然大悟的痛彻心扉。

  她咬住双唇,奋力挣脱对方的搀扶,狠狠盯着那人,又笑又哭尖叫道:“真的是你,董咚咚,果然是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

  米嬅用力太猛,董咚咚因为脚上有伤,一个趔趄便跌倒在石头路上。手背也被尖锐的石块擦伤了。

  晨曦手疾眼快,拦住了还要揪扯董咚咚的米嬅。莫叔则有些手足无措,不知怎么帮忙。

  董咚咚眸色伤痛,她想要站起身,但无奈脚下无力。她浑身战栗着,愤怒而委屈:“米嬅,你疯了吗?”

  紧接着,她被悄悄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凌空抱起。她依靠着他有力的臂膀,终于站直了身体。

  她被他有力的扶持着,不再摇摇欲坠。他安慰般的,暗中按住她战栗不已的胳膊。他的肩膀犹如铜墙铁壁,但这一次却成为她的依靠。

  此时深夜,正微微下起来寒雨。空中还夹杂着细碎的雪粒子。神情清冷而倨傲的白一尘,傲然站在路灯下,单臂环抱着心爱的女孩。他的眸中寒凉一片,萧然而肃杀。

  “米嬅,你闹够了吗?”他冷冷的直视,被晨曦勉强阻拦住的米嬅。

  “居然……是我闹够了吗?白一尘,你和董咚咚就是两个大骗子。你们,简直卑鄙无耻,狼狈为奸。”米嬅撕扯着晨曦的衣袖。她的眼睛红肿,声音嘶哑。

  “我骗你什么?”白一尘似笑非笑,残忍反问:“钱?色?还是感情!”

  董咚咚不忍,她想要讲话,却被他猛烈的力道,勒得倒吸冷气。

  她听到耳畔,阴冷的低语:“闭嘴,不然你会后悔。”

  她抬头,迎住了他漆黑而阴沉的眼眸。这一刻的白一尘,充满了强悍的杀伐决断。她哆嗦下嘴唇,终于隐忍住情绪。

  “米嬅,从始至终,我一直清楚的告诉过你,我喜欢的是董咚咚,对吗?”他半眯起眼眸。

  他冷白的牙尖闪烁着残忍:“我给足你面子,并非你可爱至极,而因为你父亲米千钧,他和我有合作。但作为大家闺秀,你实在失礼。”

  “董咚咚,你就让他这样对我吗?你骗了我,骗了我!你说你不喜欢白一尘的?那为什么这么晚,你回坐他的车回家?”米嬅避开白一尘阴郁的凝视,反而盯住了纠结的董咚咚。

  “你们发生了什么?董咚咚,你背叛了我!我早就怀疑你在骗我。那个镯子,那个紧箍咒,也是他给你戴上的吧……你们……你们是不是已经上了床?你们背着我幽会吗……你们,还让这个混蛋的晨曦,也一起瞒着我!你以为……你不接电话,我就找不到你们?你对得起我吗!董咚咚……我那么相信你……我问过你,你口口声声喜欢修栐,却偷偷和白一尘幽会……你不是我的朋友,你不配!我再也不想见到你!”米嬅口不择言着。

  她美丽的脸孔因为愤怒与嫉妒,扭曲成了狰狞的狼狈不堪。

  董咚咚的视线开始模糊,如果没有他的扶持,她的情绪会完全崩溃。她被米嬅恶毒的诅咒,句句穿心,鲜血淋漓,她震惊而困惑,面前这个可怕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十五年的好朋友吗?

  女人的嫉妒是最毒的利剑,顷刻之间,就能把人伤得体无完肤。

  “看清楚了,这就是你所谓的友谊。你用力保护的好朋友……值得吗?”白一尘冷笑。

  他扶住她的后背,让她保持骄傲的站姿。

  他斜了眼莫叔和晨曦,冷漠道:“送米小姐回家。晨曦,告诉米千钧,让他明天上午滚到我办公室来,我需要一个……诚恳的道歉。”

  晨曦愣住,但他很快醒悟,麻利的环抱住米嬅,推着她迅速朝幻影走去。而莫叔一个箭步,打开车门,让依旧纠缠撕扯的两个人,直接摔进车子去。他发动车子,一点不迟疑。

  “放手,杀人了,救命啊……杀人了……”米嬅声嘶力竭的挣扎着,怒吼着。

  莫叔已经逃一般的,飞快的驶离了是非之地。

  不远处,走过来吃夜宵回来的年轻人。刚刚看到这一幕,本想靠近看看热闹,却被白一尘充满杀气的冷眼,吓得不清。他们嘀咕了几句,决定绕道走远点儿比较安全。

  董咚咚无声的落泪,眼泪混杂着雨水与雪粒,从脸上滑落下来。他叹息一声,霸气的单臂将她重重拥入怀抱,强硬的按着她脑袋,压在自己胸膛上,又亲昵的揉了揉。

  “至于吗?”他轻轻拍着啜泣的女孩,颤抖的后背。

  遂而,他又温柔而宠溺低语:“小妞儿,叔叔会保护你。没事儿……”

  董咚咚情不自禁,伸出双手,紧紧抓住他背后的衣衫,抽噎着:“怎么……会这样!我做错了……做错了什么?米嬅,为什么……恨我?”

  “傻瓜,你没错……喜欢我,不是错……”他浅浅笑着,更紧的拥住她。

  “麻烦,请松开我的女儿。”一声犀利而骄傲的女声,从他们身后劈过来。

  白一尘和董咚咚同时转身,看见方沅正打着一把伞,隐忍着愤怒,站在路灯下。

  董咚咚瘪瘪嘴,松开了白一尘,转而扑向了母亲。她委屈得像个孩子般。

  方沅温柔的接住女儿,低声安慰着:“没事儿,宝贝儿,妈妈在这里。”

  “伯母,您好……我是白一尘,今天的事,很抱歉。”白一尘微微颔首,客气而礼貌道:“我会处理以后的事,请您放心。咚咚还有一些东西,落在我车里,明天我会派人送过来。”

  “白一尘?你就是白一尘。”方沅微微蹙眉,细细打量着,这个俊朗的男人。她眼神之中,充满了防备与敌视。

  “白总,请您……离我女儿……远一点儿!”她眯起双眸,语气冷淡而不客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