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77.姑姑,将门之后?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3400 2018-11-23 16:13:31

  金色年华的609包间,十位客人都已落座。当然,最后姗姗来迟的,自然得是派头十足的白夫人沈荼蘼。

  因为KING在金色年华也有投资,所以饭店的总经理闻讯特意出迎,他陪白夫人小叙了几分钟,又亲自安排大堂经理,为贵客的包间,送过去VIP红酒,以及白夫人喜欢的日本晴王青提果篮。

  沈荼蘼在一众服务人员,毕恭毕敬的护送下,风姿绰约的走进了房间。

  董咚咚微微挑眉,第一次见到这传说中的白夫人,确实震撼,好一个美艳的华贵妇人。

  按照白亭歌的年纪推算,沈荼蘼至少有五十岁了。但她保养得当,皮肤依旧白皙而紧绷,也不过三十几岁模样。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眼尾扫着轻描淡写的精致眼影,轻薄的嘴唇涂着正红口红,一眼望去俨然红楼梦中王熙凤,栩栩如生的转世般。对,就是那种,带着一股子泼辣的美艳至极。

  她穿着银灰色Chanel套装,被精致的蕾丝花边,微微包裹的天鹅般挺直的脖颈,与细白优美的小腿,都隐隐闪现出象牙般细腻光泽。她盘着发,露出了娇弱的耳垂,戴着晶莹的钻石耳环,与白色高跟鞋缎子面上的巨大镶钻装饰,交相辉映,都闪烁着昂贵而冰冷的光。

  如果说,米嬅是年轻的时尚名媛,那她娇艳的俏丽在沈荼蘼强悍的华贵之下,就实在凸显小儿科的幼稚了。自然而然的,她看到沈荼蘼,多少有些不敢回应,那贵妇犀利的眼神。

  “抱歉,来晚了。刚才遇到常总,非要和我聊几句。嫂子,我不是说了,以后到这里和常总提我的名字,你怎么忘了。”沈荼蘼的声音也是骄纵而傲慢的,虽然委婉动听。

  “家宴而已,不用兴师动众。你这个大忙人啊,能来赏脸,我挺高兴了。”沈母亲热的挽住沈荼蘼的胳膊,热情道。

  众人出于礼貌,纷纷起身,相互寒暄,打着客套招呼。

  大堂经理谄媚的督促着女侍者,将名贵的红酒和放着进口青提的玻璃盘,一一摆好。

  “白夫人的客人,自然尊贵非凡,咱们若提前知道了,也好更加精心准备。今天若照顾不周,还请各位贵客,多多海涵。白夫人,您有任何需要,随时叫我,我就外面候着。”油头粉面的中年经理,将有些富态的腰身,已经弯到了自己的极限。

  沈荼蘼浅浅一笑,并未回答。她挥挥手也算态度了,指头上的粉钻鸽子蛋璀璨生辉。

  她狭长凤目,轻轻扫过厅中众人,分别与董茂彬、米千钧礼貌问候过,目光就落在方沅和董咚咚身上。

  “这位想必就是方教授了,果然书香世家,气质极好的。”她浅浅一笑。

  当然,在她看来这夸奖,已算给足了面子呢。毕竟,她认为比自己更美的女人,恐怕世间并没有。

  “白夫人也名不虚传,风姿绰约。幸会。”方沅微微颔首,不卑不亢。

  董咚咚暗暗哂笑,她可看出来了,暗含在母亲眼底之下,隐匿着清浅的不屑。幸会?见鬼呢才会荣幸见到这种,一看就很势利的贵妇人吧。

  “白夫人好。”董咚咚悄悄靠近母亲,调皮的暗中用手肘,碰了碰对方,后者虽不动声色,却心知肚明。

  “董咚咚,长得挺可爱……就是有些过于文静了。”沈荼蘼柳眉微扬,却瞄住了董咚咚身边的米嬅。后者微微一愣,竟然有些胆怯。

  “进了沈家,做了栩栩的太太,恐怕还要开朗些……毕竟,以后有的应酬和场合,就要你陪着栩栩,给沈家撑场面,自然不可失礼。若不然,见了客人都不知道问候,便丢死人了。”她话中有话,直指米嬅。

  “白……小……奶奶……”米嬅犹豫不决嗫喏着,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沈荼蘼。

  可惜,不知她声音太低,还是沈荼蘼故意忽略。后者目光清冷,似乎根本没看到这个人般。米嬅尴尬的求救望着米千钧。

  “白夫人,受教了,我会记住的。”董咚咚眸光一闪,意外救场。

  “别叫白夫人,生分。随着栩栩吧,叫姑姑。马上就不是外人了……”沈荼蘼似乎带着几分不耐烦,率先坐到了主人位。

  米千钧眼见女儿被冷落,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白夫人,这是小女米嬅,那天在白家老宅,您见过的。”

  “哦,米……嬅?都坐,上菜吧,我饿了。”沈荼蘼蹙眉,似乎才想起了这个人,眼光却根本没有扫过那可怜的女孩。

  “米千钧,还真尴尬呢。你和董家,是什么关系,亲戚吗。怎么今天也来了。”她柳眉一挑,语气不善。

  她看着女侍者们,训练有素的上菜,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米千钧。

  “米总是老董的朋友,一直很关心咚咚的终身大事,所以今天一起来了。”方沅看了一眼米千钧,善意解围道。

  她虽然对米千钧自私行径,不屑一顾。但骨子里的正直,却又不想让目空一切的沈荼蘼,任意屠虐好朋友的家人。

  董咚咚眸中波光一闪,故意好奇道:“对了,刚才米嬅称呼白夫人什么?小奶娘……这称呼还真有趣呢。奶娘,还有大小之分吗?”

  “什么小奶娘,是小奶奶。”方沅蹙眉纠正,瞪了一眼胡闹的女儿。

  沈荼蘼的脸色,可就不那么好了。她眸色凛然,语调冰冷:“栩栩,你要多教咚咚,千万别跟些下贱的东西,学坏丢了身份。白一尘不懂家教,这米嬅还没过门,就要沆瀣一气不成?没规矩。”

  “对不起,白夫人。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米嬅赶忙道歉。

  她惊吓般的摆了摆手。她的眼眸有些泛着红血丝,因为委屈,还有抑郁。哎,如今白家哪尊大神,她能开罪得起呢?

  “白夫人,您也没必要大题小做吧?”白亭歌笑吟吟道。他终于看不过去,站起身来,给自己的母亲斟了半盏碧螺春。

  “一尘……一尘叫您小奶奶,还不是因为您看上去太年轻了。乾隆皇帝还被称为老头子呢。难道您想让人家叫您老奶奶,才开心?”白亭歌故意逗着沈荼蘼。

  “对啊,姑姑。一尘对您挺尊重的,不过偶尔开个玩笑。您又皱眉头,都要长皱纹了啊,那就真成老奶奶了。”沈栩栩赶紧帮腔,蒙混过关。

  傲慢的贵妇人,终归忍不住矜持一笑,嗔怒的打了下儿子手背,又瞪了一眼侄子,娇嗔道:“你们两个小东西,就知道哄我。算了……”

  “白夫人,奶奶是没有大小之分的,只有媳妇儿才分大小。那个什么白一尘,一定目不识丁,不学无术,所以才会胡言乱语。听说您乃将门之后,家风自然彪悍。下次那家伙若敢造次,您便狠狠抽他便好。他自然就不敢冒犯了。”董咚咚故作认真,紧紧接言。

  方沅差点儿把口中的热茶全数喷出,她强忍住笑,狠狠瞪了一眼貌似无害的女儿。这孩子,鬼心眼儿太多,也不知道沈荼蘼听出来没有。

  “咚咚,将门之后的是我母亲,我爷爷是诗人,爸爸是画家,你弄混了吧?”沈栩栩不明就里,傻乎乎的望着董咚咚。

  “哦,原来如此。不好意思,本来想拍马屁的。不过,白夫人确有大将之风,杀伐决断,雷霆万钧,实乃女中豪杰。”董咚咚真诚的伸出双手大拇指,重重点赞。

  这回,连白亭歌都没忍住笑出了声。他别有意味的看了她一眼,微笑道:“咚咚,你果然伶牙俐齿,难怪……”

  沈荼蘼愣了几秒钟,她似笑非笑盯住董咚咚,目光之中透着一股冷冽与探究。后者却装作懵懂,坦然面对,笑得更加纯粹。

  “嫂子啊,你这儿媳妇我还真喜欢,对我脾气。要不然,你把她让给我得了。栩栩将来可降不住这小机灵鬼。亭歌,你莫非也喜欢咚咚吧?”沈荼蘼半眯着狭长凤眸,咄咄逼人再次出击。

  “白夫人,您别开玩笑了。横刀夺爱,栩栩还不宰了我?”白亭歌吓了一跳,求救般的望着,呆若木鸡的沈栩栩。

  “姑姑,咚咚是我女朋友。”沈栩栩一副受迫害的震惊,他眨巴着眼睛又望向沈母。

  沈母可有些不高兴了,她微微蹙眉,顿了顿手中的茶盏,提高音调:“怎么还不上主菜啊,没看见客人们都等了这么久。老沈,你去外面看一看,催一催。”

  遂而,她又温软下口吻,凝视住若有所思的沈荼蘼,似笑非笑:“荼蘼啊,你这玩笑开得大,可要吓坏孩子们了。来,喝燕窝吧,都凉了。”

  “董咚咚,你不想嫁入白家吗?”沈荼蘼根本没搭理,脸色阴沉的嫂子,更没打算放过董咚咚。

  “白夫人,不是所有女人,都想成为白太太,我太普通,高攀不起的。”董咚咚微微颔首,礼貌道。

  “妈,如果玩笑,也到此为止吧。我胃口不舒服,出去一下。”白亭歌冷冷的站起身来,俯视着自己的母亲,然后转身就走出了包间。

  “嫂子不要紧张,我开玩笑。继续上菜吧。”沈荼蘼流露出几分疲惫,慵懒的叹息一声:“不过呢,咚咚。你要知道,也有太多女人,费尽心思,想要成为白太太的,对吧,米嬅?”

  米嬅被沈荼蘼盯着,心里漫上来无边悲哀。

  “对不起,白夫人。我去下洗手间。”她只能生硬的微笑着,抓起手机,缓缓走出了包间。

  没有穿大衣,她在冰冷的过道上,死死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终于下定决心按出了确定键。她的心一片苍凉,还有对未来不可知的恐惧。

  忽然之间,米嬅的肩被搭了件大衣。她猝然转身,面对冷淡的董咚咚。后者并无多言,转身就走。

  “咚咚,我知道,你想为我出头,才故意奚落沈荼蘼。”米嬅的声音低沉而急促:“不过,请你不要再管我的事情了。沈荼蘼,我得罪不起的。”

  董咚咚并没有回身,她沉默了几个呼吸,淡淡道:“米嬅,你想清楚,要不要过这样的生活。你,真的开心吗?”

胖虎22爷

今天多写了一千多,周六周日公司有事加班,来不及更新,见谅,周一继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