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白夜晴朗

78.飓风,铺天盖地

白夜晴朗 胖虎22爷 2804 2018-11-26 12:07:43

  白一尘的办公室。

  晨曦坐在沙发中,遥遥观察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白一尘。此时此刻,那俊美的男人,正漫不经心的看着手机屏幕。他的背影挺拔中,裹挟着阴郁的凛然。

  这个星期,这头大老虎的脾气一点不美妙,整天阴沉沉的,特别挑剔。不过,自己刚刚给他带来的好消息,是否能让老板展颜一笑?

  “已经开始了,要不要再趁火打劫一把?”晨曦浅笑着,唇角微嘲的扬起。他举起自己的手机,划拉几下屏幕,对着那些香艳的照片和铺天盖地的龌龊评论,意味深长道。

  “你是败类?还是无赖,凑这种热闹!”白一尘冷冷鄙视着。他神情阴晴不定,但可以看得出,他富有耐心的,翻看着每一条评论。

  “如今的水军,不但数量可观,他们的煽动力也令人惊叹。我想,她很难挺过三天,就会落花流水,一败涂地。”晨曦冷漠道。

  “用不了三天。”白一尘淡淡道。他顺手拿起桌几上的蓝山咖啡,微微抿了小口,意犹未尽:“不许插手,隔岸观火,行了。”

  “她,怎么样?”他刻意口吻清淡至极,却掩盖不住浅浅关心。

  显然这个她,和自己说的她,可并非同一人,晨曦一挑眉,心底暗笑。

  “哪个她?”他故意追问。但碰上对方杀气腾腾的遂黑眼眸,他只好自嘲的耸耸肩,看来,老板的心情并没有美妙到,开得起玩笑来。嗯,别惹火上身。

  “老板,我知道您心情不好。但她下周就上班了,周一早上,我为您安排了AIR的提报会,九点钟。难道你需要我将会议,提前道七点钟?或者干脆挪到明天?”晨曦无奈道。

  “滚。”白一尘没好气的呲牙:“我的意思,她病好了吗?”

  “老板,半夜三更去敲人家窗子,又不是我。我怎么知道,她的病好没好呢?依我之见,您的心病倒不轻。”晨曦哂笑着,故意靠在沙发里嘀咕道:“既然这么担心,打个电话就好了,死要面子活受罪!”

  “那我养你做什么?”白一尘耳尖,他顺手就把桌上的一打计划书,掷向晨曦。

  “好,我打,我打行了吧?”晨曦投降般的摇摇头,一边飞速拨键。这头大老虎,确实不能再逗下去了,他真会翻脸哦。

  电话还未拨通。随着一声短信提示,白一尘的冷笑,已经泰山压顶:“别打了。我看她病好了,是皮子又痒了。”

  晨曦纳闷,他站起身来,走到白一尘身边。仅仅瞥了一眼,就被手机屏幕上的照片,惊得目瞪口呆。

  他一眼就看到了沈荼蘼和董咚咚,然后是白亭歌和米千钧,众人举杯庆祝,一副和乐融融的模样。

  “这,什么情况?金色年华。”晨曦抬眸,他被老板阴鸷的眸色惊住,赶紧抓起手机,急促道:“我马上派人过去看看……不,还是我亲自过去吧。他们……怎么在一起?”

  “不必了,米嬅发给我的照片。”白一尘又喝了一口咖啡。他将手机随便扔到桌几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沈荼蘼的侄子沈栩栩,要和董咚咚订婚。”他意味深长,眼眸之中的情绪,山雨欲来风满楼。

  “怎么可能?”晨曦惊诧的半张了嘴巴。

  白一尘沉默着,遂黑的眼眸流淌出迷雾般的冷郁。

  “晨曦,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他貌似玩世不恭:“欺骗和背叛……”

  “老板,我觉得不一定,是董小姐故意隐瞒你什么。这更像一个精心设计的阴谋。”晨曦犹豫不决道:“米小姐如此刻意,恐怕只想激怒您。但若有沈荼蘼煽风点火,老爷子那边……不太好办吧。”

  “米嬅这小丫头,非要趟这摊浑水。”白一尘长眉一挑,冷冰冰道:“也好,若没有一些意外,这个游戏也不会有趣。既然她们要玩,我们就奉陪。至于,她能不能如愿以偿,就看她道行了。”

  “那我叫莫叔过来,先开车去接董小姐过来。”晨曦沉吟片刻,低低道。

  “不必,我们不可能时时刻刻帮她。让她自己去解决吧。”白一尘伸了个懒腰。

  他突然躺倒在柔软的沙发中,喃喃自语:“小妞儿,我打赌你搞不定时,就会自己送上门来,找叔叔帮忙……敢背着我去相亲,行,看我怎么收拾你。”

  晨曦挑挑眉,把话到嘴边的奚落,硬生生咽下肚里。一头生龙活虎的大老虎,怎么就被一头野猪崽子吃得死死的?你也就在我们面前逞逞强吧,其实心里早已百爪挠心,心神不宁了。

  “晨曦,打电话给白亭歌……让他滚出来……带着那个沈栩栩……我们喝茶!”白一尘蹙着眉,手指敲击着茶几边缘。

  “好,莲心茗的极品苦丁,最败火。我马上去安排。”晨曦低头哂笑。

  与此同时,金色年华的家宴,也因为尴尬氛围,只能草草收尾了。

  米嬅和米千钧匆匆离开,沈母和沈父多少有些尴尬,悄悄和董家夫妇致歉,特别是沈母,她生性直率,平日里多少也会对飞扬跋扈的小姑子,颇有微词。不过碍于丈夫的面子,不好点破。这次抢儿媳妇都抢到家宴上来了,沈母甚感没有面子。还好董氏夫妇豁达宽容,倒不以为然。

  两家约好,过几日再私下聚会。寒暄数句,就各自回家了。

  董茂彬开着车,方沅和董咚咚坐在后面说着悄悄话。

  还没到家,沈栩栩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方沅识趣的看起了自己的手机,故意留给年轻人一些私密空间。

  “董咚咚,你看没看微博啊,米嬅上热搜了!就在刚刚。”沈栩栩语速飞快。

  “我还在回家路上。怎么可能,米嬅又不是明星,上什么热搜。”董咚咚不以为然。

  方沅却蓦然愣住,不可思议倒吸冷气:“咚咚,恐怕米嬅还真要火了……”

  方沅把自己的手机屏幕,伸到董咚咚面前。后者一看,惊得目瞪口呆。她顾不上那边还在喋喋不休的沈栩栩,匆忙之间直接挂掉他电话。她抢过母亲的手机,细细阅读着。

  “为嫁入白氏,米姓名媛不惜重金洗白,却被频频爆出黑料,最爱夜蒲约会陌生人。”

  “米姓小姐秘密进行修补手术,惨遭无良医生讹诈,整容前后照片对比。”

  “惊爆米姓小姐,已有孕三月欲奉子逼婚,白家少掌门拒不承认为经手人。”

  “米氏千金被爆学历造假,近日深陷约火包门,有图有真相。”

  紧接着就是一张张高清大图,触目惊心。有些打码,有些根本就肆无忌惮。有米嬅出现在整容医院的,有她喝得烂醉,和陌生男人搂搂抱抱的,还有各种大尺度的照片,等等类似。

  董咚咚的手指越来越僵硬,眼角跳动不已。飓风阴沉而至,令人措手不及。

  “真没想到,米嬅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胡闹呢?”方沅也震惊不已,半天难以言语。

  “爆米花儿,被人黑了。”董咚咚蹙眉,她涩声道:“我了解她,她爱玩,但绝不会胡来。这些不雅照,一定是PS的。不行,我得去找她。”

  “董咚咚,这件事你不许插手。”方沅神色沉重,厉声制止女儿:“你帮不了她,只会越帮越乱。就像今天在金色年华。”

  董咚咚一时愣住,她困惑的望着方沅:“妈妈……可米嬅,她是我朋友啊。”

  方沅凝视着女儿坦白而清澈的眼眸,她叹息着,轻轻抚摸着女儿的长发,和缓了音调,语重心长道:“宝贝儿,如果米嬅被陷害,那么这件事就更复杂了。妈妈不希望,你也深陷其中。再说,米嬅还有米千钧,这是人家的家事。如果米千钧处理不了,来求助妈妈和爸爸,我们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但在此之前,咚咚,冲动是魔鬼。你不知道你的莽撞,会不会带来新的飓风。”

  “咚咚,妈妈说的对。你不是小孩子了,冷静下来想一想,就明白了。”一向沉默寡言的董茂彬,也有条不紊道。

  “现在,不要去打扰米嬅,好吗?我想她如今最不想面对的,恐怕就是你……”方沅压低声音,坦白道。

  董咚咚无言以对,但她心知肚明。母亲说的,是事实。

  难道,这场飓风,与白一尘有关吗?她心中猛的一凛然,益发忐忑不安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