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妃矢

[捌]

妃矢 解忧小仙女w 2181 2018-10-12 21:58:50

  昏迷间,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清风小筑。

  我坐在里屋的床上,屋外日头正大,树影婆娑,还有聒噪的蝉鸣。

  意识混沌不清,一个女人娉娉婷婷的向我走来,是阮欢宁。

  她笑着向我跪下叩首:“姐姐,妹妹要走了。”

  我上前拉起她道:“你要去哪?”

  她笑:“我自然有我的去处。只是一点,姐姐,无论你今生做了什么,妹妹都不会怪你。”

  我隐隐觉着不对,皱眉问道:“你想说什么?”

  阮欢宁背过身去,道:“生前荣华,死后白骨。欢宁没有姐姐这么大的志气,也没有姐姐这么大的心。纵然欢宁心中有怨,亦无可奈何。”

  “今生多谢姐姐照拂,欢宁亦替姐姐铺了路,两不相欠。”

  说罢,阮欢宁渐行渐远,道:“我不忍姐姐辛苦,替姐姐再铺一条路,姐姐好走,莫让这天下百姓失望……”

  我正欲上前问个究竟,却撞了一下木门,正巧撞到心窝子里去了,便醒了。

  锦儿在一旁推着我,道:“娘娘,娘娘醒醒,仵作在仪嫔主子身上,发现了贤妃娘娘的耳环珠子。皇上命人彻查此事呢。”

  我暗暗皱眉,贤妃母族势力非同小可,皇上怎么彻查?

  我道:“锦儿,你先莫要说本宫醒了的事,待此事有些眉目,再来同传。”

  锦儿道:“是。”

  我忽的想起来,问道:“仪嫔的孩子呢?”

  锦儿道:“仪嫔的孩子原是交给庄妃娘娘抚养的,可仪嫔休书,斥责庄妃无事生非,若将孩子交给她,则死不瞑目,恰巧皇后无子,便将孩子给了皇后。”

  我冷道:“我们阮家的孩子,还非得送出去不成?”

  锦儿道:“娘娘是想……”

  我道:“罢了,孩子小,不记事。先放皇后那养一段时间,过些时候,孩子自然得回来。孩子的名字可想好了?”

  锦儿点了点头,笑道:“名为予怀。”

  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锦儿再次告诉贤妃的事时,已然是仪嫔走的一个月后了。

  我幽居懿康宫,甚至连云烟阁也不出,每日除了陪着太后,什么事也不做。

  因仪嫔的事,选秀被搁置了,皇上亦觉着选秀是为了开枝散叶,可后宫孩子众多,也不必如此费事,只让太后和皇后看着几个好人家的女儿选进来就是了。

  午后春光正好,皇帝驾临时,我正给太后敲杨琴。太监尖锐的声音惊断了我的轮音,好好的曲子被打断,我恨不得掐死他。

  皇帝向太后请了安,说是想让我陪他走走,太后喜不自胜,而我弹琴正是意浓,十分不想理他。

  到了上林苑,他终于道:“南知,你如何看待仪嫔的事……”

  我哑了声音,细细想了一番:我就说皇上怎么突然让人彻查贤妃了,不过是怕别人说他懦弱,畏惧权臣,后宫女人心细如尘,怎么看不出来,他更怕的不过是他扎的女人堆看不起他,如今在我这找个台阶下,传出去,也能平白给我挣个好名声,让宫里人看看皇帝有多宠我,让贤妃感激。如此一举多得的事,我便顺手做个人情吧,也算给他个脸面。

  我道:“臣妾时读《左传》中,鲁庄公与曹刿一篇。齐师强与鲁,庄公何以战?庄公三言,衣食所安弗敢专,牺牲玉帛弗敢加,唯小大之狱以情处置,方可一战。”

  “臣妾以为小大之狱以情处之,尚可治天下于方寸,而况后宫乎?”

  我快步走到陛下面前,跪下道:“嫔妾请求陛下明查此事,还贤妃娘娘一个清白,若不能察,请陛下念在娘娘多年权衡后宫的份上,酌情处理。”

  皇帝皱了皱眉:“朕还以为,宸妃会让朕替仪嫔报仇。”

  我摇了摇头:“仪嫔已死,逝者已矣,我们所能做的,只有想办法让活人过得更好,更何况臣妾以为此事蹊跷甚多,贤妃娘娘心细如尘,怎么随意丢东西在清风小筑。”

  皇帝扶起了我,道:“那你以为,此事该如何处理?”

  我想了想道:“臣妾愚钝,自以为此事应称仪嫔产后不调,抑郁身亡,贤妃娘娘前去探望,不小心落了东西。”

  我道:“陛下,卫家狼子野心,没了贤妃,自会问陛下讨说法,借机把持朝政。”

  帝王皱了皱眉,道:“你说得对。”

  回了懿康宫,锦儿问我今天何事,我将今日的事细细说给锦儿听,锦儿道:“娘娘何须替贤妃说话,借机除了她,不是正好吗?”

  我冷笑:“陛下迟迟没有查清楚这事,不过还是给卫家面子罢了。他哪里是问我的意思,不过是想让我顺着他的心意,为他找个胆怯的借口罢了。”

  更何况,如今庄妃未除,贤庄二人斗个你死我活,我便可坐收渔利,何必非得自己动手?

  晚膳我照常去太后殿里用,太后关心,怕小厨房送来的菜不合口味,又说自己年纪大,御厨加水多蒸,食物烂一些,又怕我自己任性,那些不爱吃的不肯吃,便让我日日去她宫里吃。

  厨房今儿送来了糯米甜饭,加了豆沙龙眼,平日我最是爱吃,刚吃了两口,太后皱了皱眉,道:“糯米难消化……”我撇了撇嘴,放下筷子,太后看了看芳华,又看了看今晚炖的肉汤,芳华点点头,拿过我的碗盛满。

  我慢吞吞的舀着汤勺,吞吞吐吐不肯喝,最后在太后的劝说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小口喝了半碗。

  我突然觉着小腹坠痛,差点从椅子上跌落,锦儿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我,我咬着下唇颤颤巍巍的扶着桌子,道:“太后……太后……”

  太后眼见事情不对,忽的着急起来,慌张无措,芳华沉着的很,只急急道:“快,快去传太医,懿康宫主子出事了。”

  太后道:“锦儿,快,快,快去烧水。”

  说罢,扶着我躺倒床上,紧紧的握着我的手。

  汗水顺着脸颊滴了下来,滴进眼睛里,迷的眼睛疼,我索性闭上了眼睛,气喘吁吁道:“太后,太后,臣妾,臣妾自知无德无能,位列于妃,遭人非议,如今再得龙种,更是惹人不悦,若臣妾能挨过今夜,只求太后……求太后让嫔妾去万佛阁,诵经祈福……”

  太后拿着手帕替我轻轻沾掉汗水,道:“南知,南知你别怕,有人如今都敢把手伸向懿康宫,竟敢有人在哀家的眼皮子底下害人,若被哀家查出来,定重重惩罚,以儆效尤,看看后宫谁还敢不服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