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听弦寂,落花辞

第四十四章 如梦初醒

听弦寂,落花辞 茶图空空 2637 2018-11-09 12:00:00

  “你可知包庇外物是会被赶出神址的。”渐尘看着他们二人轻轻问到。

  无论什么时候他的声音都是那么轻柔,温文儒雅用来形容他最合适不过。

  淅辞点点头始终没敢看渐尘的脸。

  把视线移到蓝澈身上,问道:“这位是?”

  蓝澈慌乱的移开视线不敢和他对视,心跳快的不行,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淅辞拉这她跑到渐尘面前:“这位是蓝澈,我的新朋友!”

  “蓝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哥,渐尘。”

  渐尘对他微笑着点头示意,蓝澈礼貌的回了礼。

  “哥你今天不是和婆婆有事相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渐尘无奈:“狐狸和你的气息都快要遍布神址了。做坏事也不知道挡挡。”

  听他一说淅辞才记起自己竟然忘记隐藏小狐狸的生气,冰海不似书库一般有界限屏,这可坏了,她们随着气息要不了多久就会找过来的。

  不过她坚信哥哥既然发现了就一定会帮她擦好屁股的,用不到她担心。

  “先进去吧。”渐尘越过二人推开了门,举手投足见无不显示出君子风度。

  蓝澈在身后小心点拉了拉淅辞的衣角,淅辞把她拉进了屋子拍了拍她的手小声说道:“放心吧,哥哥一定会帮我们的。”难不成他还能把自己的亲妹妹赶出神址不成?这个忙他是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渐尘在书桌上铺上了一块柔软的皮毛,示意她们把狐狸放倒上面。进而伸出手在两只狐身上探了气息测了伤势。

  紧接着从柜子里拿出一粒绝痛丹药给昏迷的小狐服下,传了些修为到小狐狸体内,道:“九尾断了八尾,下手着实恶毒。”

  “我为他渡些修为助它恢复,不过这些日子疼痛是断不了的,记得每日一粒绝痛丹直到痊愈。”

  小狐狸因为疼痛一直紧缩的眉头终于舒展了看,喘了一口粗气混混沉沉的睡了过去。

  “哇,哥哥好厉害!”淅辞不由得拉着蓝澈欢呼起来,一抬头却看到渐尘带着责备的眼神赶紧怯怯的低下头。

  “淅辞,你在这里守着小狐狸我和蓝澈姑娘一同前去聚母狐的魂魄两个气质不同却同样清新脱俗的女子同时差异起来。

  心道:“为何要我留在这里,我也想玩……”

  蓝澈心想:“难道要和他单独一路吗?好紧张……怎么可以……”

  “……”

  渐尘解释道:“小狐狸身边必须有人守着,而蓝澈姑娘知晓母狐的气绝之地。”

  “好吧……”

  蓝澈怯懦懦的跟在渐尘的身后,看着他挺拔的背浮想联翩,在他微微一动的时候赶快垂下头生怕被发现,只有他们两个人一同前去,搞得她女孩子家的心思乱乱的,怎么会这样呢,像没见过男人似的一眼就放不下了,真是没出息。

  月色撩人,撩的她心里痒痒的,想和他搭话却又不敢。

  她知道渐尘是神址里面的名人,但是她从来不在意,现在想来竟错过了那么多见面的机会真是悔死了,早知道冰魂里有这般的存在她也跟着那些傻女人屁股后面追着冰魂跑了。

  她乖乖的跟在他后面,看着他的衣角扫过周围带着水雾的叶子。

  真希望这条路能在长一点。

  再长一点。

  渐尘发觉蓝澈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故意放慢了速度等她追上来,可是等了半响也没见她追上来,他放慢脚步她就跟着一同放慢脚步,依旧跟在身后的状态。

  难道是提出和她一路太唐突吓的小姑娘了?

  可这只是权宜之计虽说他的确想要了解了解这个女子看她是否值得交际,以防淅辞糊涂之下交了恶友。

  看来还是太过莽撞了,初次见面就提出和她独走夜路实在是有些不妥。

  渐尘停下来,转过身带着温柔无奈的笑意:“跟上来吧,我又不是坏人。”

  蓝澈望着那双带着光明眼睛现在眼里只有她一个人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她没有觉得他是坏人啊,只是,她不好意思罢了……

  “渐尘救狐心切,并没有没有其他心思,若是哪里冒犯了姑娘还望姑娘见谅。”见她依旧不肯上前,渐尘更加确定这姑娘把他当坏人了。“若是姑娘不放心就先行回去吧,我一人亦可。”

  “不……不是的!我没有把你当成坏人!”蓝澈急了起来,快步走到他身侧,道:“我只是……有些担忧不知婆婆是否已经找到了地方……”

  渐尘笑着点了点头,心里暗想,无论如何还是保持些距离,免得吓坏人家小姑娘。

  这一路走的很是尴尬。

  蓝澈一直心不在焉,走在他身侧就更加紧张了,走路也不稳,险些摔了好几个跟头,起初渐尘会伸出手轻轻拉住,点到即止绝不过多碰触,可是他一碰蓝澈就更紧张,摔了更多跟头,如此以往,恶性循环。久而久之渐尘更觉得是由于自己碰她蓝澈害怕了,于是后来索性用术法在她即将摔倒的时候拉住她。

  尴尬,着实尴尬……

  蓝澈的脸都要丢没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这漫长的路才结束。

  渐尘在林中没察觉到一丝魂魄的气息,唤了几次魂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看样子我们来晚了,母狐的魂魄已经被婆婆收走了。”渐尘道。

  “啊?这可如何是好?”

  “先回去再做打算吧。”

  忙了一路无功而返,真是……。

  渐尘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再走那段路了,他堂堂一个温文儒雅的君子竟被人当成死变态。

  他知道蓝澈的家就在这附近可是她一心想着狐狸,无奈之下只好用了灵力带着她一同飞了回去。

  飞行怕被巡逻的人发现,走路怕会把蓝澈吓的更狠他也不想在淅辞的朋友心里留下一个死变态的印象。

  渐尘只觉得头疼,权宜之下还是选择飞回去。

  尴尬,着实尴尬……

  .

  一阵小心翼翼压的格外低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淅辞打开门,竟是狐狸。

  搞坏了蓝澈的心爱之物,怪不得要选她睡了的时候来。

  狐狸探头进来,确定蓝澈已经睡下,赶快给她下了个隔音术才松了一口气走进了屋子。

  “淅辞,淅辞,怎么回事啊,不就是一个簪子吗,我弄坏她那么多东西也没见她气成这样啊,我差点就被弄死了!”狐狸一进来就奔着水壶狂喝了几杯水,面部表情夸张的不行,真感觉他像是经历了恐怖的差点丢了命的事。

  “那个不一样,对蓝澈而言,他很珍贵。”

  “啊?”狐狸先是茫然,紧接着突然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我知道了,是不是她已故的父母送给她唯一的礼物!”

  “她父母健在……”

  “那还能是什么人送的让她这么宝贝?”

  狐狸一边喝着水一边努力的思考,想着各种可能,淅辞留他一个人在那里起身去佯装收拾东西,她不想告诉狐狸是蓝澈的心上人送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能两个当事人都被蒙在鼓里,可是她能感觉到狐狸对于蓝澈许是有些情的。

  半响,一声杯子坠地的响声打破了平静,若不是蓝澈被下了隔音淅辞真怕她会被惊醒。

  狐狸呆愣的坐在那里,面色苍白眼神涣散的盯着某个虚无之处,眼底惊诧,哀伤,似乎还有着浓浓的愤怒,慢慢倾泻出来,突然站起身跑走了。

  看来蓝澈这个傻丫头真的没少在狐狸面前提渐尘,而狐狸又很可能一直没有相信,毕竟哪有几个女子天天把心上人挂在嘴边大肆宣扬的,今日一见蓝澈为了一个渐尘送的簪子而大发雷霆狂哭不止,他才知道,那些他当做笑话听话的都是真的,那个渐尘果真是她的心上人,要爱到何种地步才能让她天天挂在嘴边不知羞的念叨着。

  若不是今日之事,狐狸不知多久才能知道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放不下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