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甜心公主拽上天

209.竟是邻居

甜心公主拽上天 洛仟仟 2577 2018-11-09 06:30:00

  “安先生轻便。”

  登机后,千紫沫才发现他们三个的座位有多尴尬,她坐在中间,安哲轩和瑞奇坐在她两边。

  这种场景怎么似曾相识。。。

  搞得像三角恋一样,真是过分!

  漫长的旅行总是让人发困,尤其是千紫沫这种“晕机”患者,到飞机上果真倒头就睡,一点也不含糊。

  安哲轩知道她有这个毛病,在她半睡半醒的时候,就将她拉向自己这边,所以她睡着之后头自然靠在了安哲轩的肩膀上。

  而瑞奇虽然对安哲轩的行为感到不快,但他也没有什么资格将睡着的千紫沫拽倒他这边,万一把她从美梦中吵醒了,这个疯丫头不得咬死他。

  千紫沫这一路睡得很舒服,迷迷糊糊她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枕着安哲轩的肩膀,而安哲轩正用那种腻死人的眼神看着她,恍惚中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梦见了曾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

  “小安哥哥~~”

  安哲轩的瞳孔猛地放大,一下子紧张起来,他颤抖的手轻轻碰了碰千紫沫的脸,试探性地说:“沫沫”

  千紫沫轻笑一声,然后又陷入了睡梦中,还下意识地往他这里凑了凑。

  安哲轩欣慰地吻了吻她的头发,一只手将她的腰紧紧搂住,丝毫不顾瑞奇那个两万瓦的大灯泡。

  “小安哥哥”这个称呼,他好久没听到了,也只有沫沫会这么叫他,除了她,世上再无任何一人。

  沫沫,我愿意等,等你愿意承认你是千紫沫的那一天。

  就在即将到目的地的时候,飞机下降的过程中遇到了气流颠簸,千紫沫也没法再继续睡得香甜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发现她此时与安哲轩暧昧得很。

  “啊!”

  千紫沫一个激灵从安哲轩怀里弹出来,缩在瑞奇身边,瞪着某安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你竟然趁我睡着——”

  “是你自己靠过来的,我也很无奈,不信你问瑞奇先生。”

  安哲轩摊摊手,做出很为难的样子。瑞奇翻了个白眼,吃了一路的狗粮,他已经反胃了,现在不想说话。。。

  千紫沫委屈地撇撇嘴,将视线落到瑞奇身上,发现他根本不想搭理她,无奈之下干脆也闭紧嘴巴,不再搭理安哲轩那个混蛋。

  *

  S市有很多令人怀念的过往,一下飞机,从机场出来往住所走的过程中,那些记忆就像是放电影一般在千紫沫的脑海中循环播放。

  安哲轩,当我在西班牙病房苏醒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们的缘分,早就注定了。

  她记忆的空白被填上了,她知道了为什么自己的项坠会在他手中,也知道了为什么当自己叫他“小安哥哥”时他会那么激动,还记起了他们曾经许下的愿望。

  更重要的是,她知道了她就是沫沫,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如果要论替代品,凌默更适合这个角色。

  让她不解的是,凌默的紫色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想什么呢?”瑞奇用胳膊肘怼了怼她,“你和S市有什么渊源吗?”

  千紫沫愣愣地看着车窗外,淡淡开口:“胡维安娜没有。”

  但千紫沫有,很深很深。

  瑞奇微微察觉出这话中有话,但没再说什么。

  二人先到当地政府见了当地的官员,说了一些客套文章,然后又到西班牙驻中国领事馆进行了任务交接,所有的事情忙完之后,天已经黑了。

  “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千紫沫笑着摇摇头,说:“不了,回到家还有不少事要处理,蒂娜还在等我。”

  瑞奇点点头,说:“好,那我送你回去吧,天这么黑了,你一个女孩子也不安全。”

  “那就谢谢我们的大天才了!”

  瑞奇开车把千紫沫送到了家门口,他们这次来中国政府是给安排好了住处的,但千紫沫觉得那个位置不清静,就委托老哥在这边买了一套别墅,反正花的是千以澈的钱,她也不觉得肉疼。

  “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去使馆吗?”瑞奇问。

  千紫沫摇摇头,“明天我的司机就上班了,用不着你了,你这副驾驶还是留着去载你的桃花吧!”

  桃花吗?瑞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那我走了。”

  “塞哟哪啦”

  瑞奇走了以后,千紫沫缓步走到门口,按了几声门铃却没人回,别墅里面黑漆漆的,连灯也没有开。

  奇怪,蒂娜这丫头哪去了?

  千紫沫只好翻包找钥匙,就在她翻包的时候,她突然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听觉极其敏锐的她,感受到身后有人正在悄悄靠近她。

  天哪,不是吧!难道真的有色狼?

  那人的脚步越拉越近,千紫沫的心跳越来越快,渐渐地,她觉得自己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的汗珠,越是着急,越是找不到钥匙。

  怎么办?

  要不要把高跟鞋脱下来砸他?

  她的手机总不能当板儿砖使吧!

  她这个时候真的好想念小歆儿在她身边的时候,安全感真的是满满的。

  那人靠过来了!哦买噶!

  千紫沫咬紧牙关,突然一转身,闭着眼睛就要往外冲,却被那人一手拽住。

  “啊~~~放开我!臭流氓!大色狼!救命啊!”

  “你这和人打招呼的方式也挺特别的。”

  咦?这个声音好耳熟,怎么好像是——

  “安哲轩”

  千紫沫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他!顿时松了一口气,被吓丢的半条命又捡了回来。

  “是你啊!你这打招呼的方式也太惊悚了吧!”

  千紫沫拍拍自己的胸口,忍不住对安哲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家伙半夜三更跑到这了吓唬她做什么!

  安哲轩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声音温柔地说:“别怕。”

  千紫沫拍开他的手,下意识地问:“你半夜三更跑到这儿来干嘛?”

  安哲轩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唇角轻挑,道:“回家啊。”

  “你家不是在东区吗,你跑南区来回哪个家?”

  “哦?”安哲轩饶有兴趣地挑挑眉,上前一步说:“安娜小姐怎么知道我家在东区?”

  千紫沫:“……”

  糟了,一时嘴快。。。

  “我,我猜的!像你这种大款型选手,不都是住在东区那种富人区嘛!”

  千紫沫这话圆得很好,S市的布局便是东富西贫,南官北景,所以按道理安哲轩就是住在东区,她说的一点也没错。

  但我们的安少爷却一点也不相信,轻微的勾勾唇角,说:“安娜小姐的推理能力和反应能力竟和我的妻子沫沫极为相似,巧合吗?”

  “巧合,当然是巧合啦!”

  安哲轩扬起眉毛,心情甚好地说:“不知安娜小姐在我家门口干什么?难道是想进去坐坐?”

  你家门口?

  怎么成你家门口了?

  看到千紫沫一脸错愕的表情,安哲轩指了指门牌说:“这套别墅是A13,我想安娜小姐住的应该是隔壁那个A14吧!”

  千紫沫默默地看了一眼门牌,又默默地转过头。

  好像还真是。。。

  好尴尬有木有!她竟然连家门都能找错,真是人生的污点!

  而且,为什么这厮竟然和她是邻居。

  就在千紫沫深陷尴尬无法自拔的时候,蒂娜从隔壁A14探出头来,看到千紫沫在A13门口,立刻跑了过去。

  “小姐,蒂娜等了你好久,原来你是迷路了。”

  千紫沫:“……”

  这种事情放在心里就好,不用说出来。

  蒂娜完全没有注意到千紫沫那种要吃人的眼神,她看到了一旁的安哲轩,吓了一跳。

  “你,你不是——”

  “我是安娜小姐的朋友。”安哲轩说。

  “什么朋友!他就是一神经病!蒂娜,我们回家!”

  说完,千紫沫就拽着蒂娜气哄哄地回到了A14,安哲轩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别有意味的弧度。

  “真是小迷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