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京客

第二十一章 尸胎

京客 大文豪千苏 1318 2018-09-15 01:00:42

  “我……”琥珀默默退回阴暗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或许是昨夜得知黎媛是满夏人的缘故,他越来越同情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当他得知黎媛腹中还有一子时,暗自叹息一尸两命。

  “一尸两命能不激动惋惜?”伯苏冷冷,心中更是像五味杂瓶,一时说不出自己心中的难受,孩子他爹是本案的凶手也顺理成章,他该不该捕捉归案?他们本就是二十年前逆案的牺牲品,他们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当被识破身份时,那一份反抗的心也是对自己的自保,他们也不想杀人,他们只是想慢慢淡忘那个刻骨铭心的满夏身份。

  “确实!一尸两命让人心惊,你说黎媛的腹中的孩子会是谁的?会不会是黄安的?黄夫人不是说他们两人有染?”鸾羽的心思此刻都在案情的揣测中,猛地一靠近反问,竟然让伯苏有些慌张,似乎是打断了他的忧虑。

  “哦……,如果真你所说,那么案情的发展……”伯苏敷衍地回应着,自己也知道黄安与黎媛不可能有那方面的发展,自己虽然拿不出证据,但是一系列的案情让这位糜西世子隐约觉得里面只存在一种不为人知的交易罢了。

  “你想啊,黎媛怀孕想要嫁入黄府,但是黄夫人不允许,黄安这种三心二意的男人肯定觉得娶了青楼女子会颜面受损,所以一直没有给黎媛正面回复。黎媛怀怨自杀,腹中的胎儿也成为陪葬品,黄安得知后,郁郁寡欢,生无可恋,也随之上吊自杀!”鸾羽瞳孔放大地笑着,似乎对自己的猜测很是满意,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的小男孩在暗暗攒紧拳头。

  “黎媛不是那种人!”琥珀一面迫于少门长的畏惧,一面又不忍黎媛被误会,再说,死者为大,只能在旁嘀咕着。

  “世子,你的随从都是这么没有礼貌的吗?”鸾羽何等人,自己的推测被一个小毛孩质疑甚至当面否认,那股怒气不免有些泛滥开来,锋利的目光狠狠地盯着琥珀,却暗暗指责伯苏的管教无方。

  “琥珀尚小,童言无忌,还请少门长见谅!但是琥珀的否认也全不是没有道理。”伯苏也没有心思去责备自己的随从,反而有意为他开脱:“你想,如果案情如你所说这般发展,那么朱天顺的死是何人所为?徒鸠又身葬何处?仅仅是那位乐师所为?”

  “对呀!乐师不满朱天顺对黎媛的骚扰,下了狠手!被迫对追踪此事的徒鸠杀死!尔后黄安自杀,这一系列就如此如此!”

  “牡丹不是说,朱天顺对黎媛行不轨之事当日跟吴妈说了什么吗?让吴妈如惊弓之鸟?”

  “没错!吴妈亲口交代,自己惧怕的就是朱天顺他发现黎媛的怀孕!而吴妈自己也是过后才得知此事,但是她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她知道一旦此事外泄,君欢楼的招牌就砸了!黎媛拥有着众多的豪门顾客对她的青睐,卖艺不卖身让她更是高高在上,多少京城皇家公子哥就是喜欢她的独善其身和天籁芳名!”鸾羽依旧对自己的猜测抱着侥幸,暗暗祈祷着此案如自己所想一样:“而且,据吴妈口供,乐师全名叫楚司,当初随黎媛一起过来君欢楼驻艺的,只不过此人行踪诡异,每到黎媛晚上献艺时,他才出现,其他时间,他都不在君欢楼,而且吴妈说他身法极好,为黎媛挡去了很多无理的调戏。”

  当下的满夏刑法依旧存留着这么一道明法,就是包庇满夏人、窝藏满夏人的,一律处以凌迟,如果吴妈知道这个秘密,她也不敢当做口供说出来,只能勉勉强强用黎媛怀孕的把柄供出来。伯苏也不想拆穿这个谎言,反而是自己对黎媛怀孕很是好奇,黎媛的身份甚至是她的经历都是一个待解开的谜,而那位乐师又是何等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