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归之弃天下

不死不休誓为敌(五)

嫡女归之弃天下 辞浮生 3061 2018-11-09 11:53:50

  “林筱冉!”八皇子一回到皇子府就砸了书房里所有的东西,传出一声声怒吼。

  护城军!那是他费尽心机才夺来的!掌管京都的守卫!结果被这么一折腾……

  欧阳震峰的眼底闪烁着杀意,一拳狠狠地砸在面前的书桌上:“林筱冉!”

  他设下这个计谋就是为了林凯源,他也不敢小瞧了林凯源,所以从头到尾都在防范算计着林凯源,却没想到……丞相府还能出林筱冉这么一个变数!

  他本想让林凯源含冤入狱,自己再出手威逼利诱,必要时顺水推舟帮林凯源一把,让他从此记着自己对他丞相府的恩情,从此归为他八皇子一派。

  只是他千算万算,算错了林凯源忠贞不二的决心!哪怕他施以重刑都不能让林凯源松口。那时候他就知道,他可能收服不了林凯源。可若现在不收服林凯源,待林凯源从天牢出去了,就是他欧阳震峰所有的苦心经营倾覆的时刻。

  所以……要么让无声无息地林凯源死在天牢里,处理好收尾,不让任何人看出是他的手笔。要么……就只能彻底毁了丞相府。

  可是,不等他做出决定,林筱冉这个变数就出现了!

  这个变数啊!几乎毁了他!

  夺权护城军,囚禁皇子府,无沼不得出!

  这简直就是直接剥夺了他竞争那个位子的权力!无沼不得出……

  欧阳震峰已经能想象得到,今日的圣旨颁布下去后,那些他花了大代价拉拢的官员都会一哄而散,他明里暗里置办的产业几乎都会收到致命的打击!

  当真的……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而这一切……都是拜林筱冉,这个一直被他忽略、以为不重要的女人所赐!

  林筱冉……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吗?

  林筱冉……本皇子记住你了!

  而丞相府内……

  “呜呜呜……老爷,老爷这是怎么了?老爷你醒醒啊!”

  “老爷……”

  “老爷,你……怎么会这样?”

  听着一屋子的人哭哭啼啼的声音,林筱冉的心里一阵烦闷,恨不得立即打发了这群假情假意的女人::“够了!都闭嘴!爹爹还没死呢!哭什么丧?!”

  哪怕进了丞相府,林筱冉的杀伐之气也没有完减少分毫。看着一个个跪在林凯源床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姨娘小姐,林筱冉直接开口训斥道。

  身为家主的林凯源昏迷不醒,家中无主母主事,长兄远在边疆,林筱冉身为如今丞相府唯一嫡女,理应掌管整个丞相府的事务。

  或许是被林筱冉这一下的怒吼给震住了,一屋子的哭泣声霎时没有了,只有努力压抑哭泣的咽呜声。

  林筱冉冷冷地扫了一眼这些个畏惧地蜷缩身子的人,看向一旁把脉的大夫:“大夫,我爹爹如何了?”

  “回小姐的话,林丞相这些只是皮外伤并不致命,只是让林丞相多吃点苦头,多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养回来了,”见林筱冉一身带血的衣裙到现在都没有换,大夫不由得感叹林丞相有一个好女儿啊,没有白疼这么多年。

  可是又看见这一屋子的人,又不由得哀叹那个大宅子里没些腌臜事。

  “多谢大夫了。追月,送大夫回去吧。”林筱冉点点头,冲大夫福了福身表示谢意,唤了追月送人离开。

  直到大夫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林筱冉的目光又冷了下来。“从今天开始,一个个都不许在爹爹房里呆得超过半个时辰。不许几个人一起来看爹爹,都轮流着来。若是让本小姐知道谁扰了爹爹休息……”林筱冉清澈的大眼睛眯了起来,透出危险的光芒,“本小姐可不管你是谁,直接割了舌头喂狗!”

  “不可以!”林筱冉的话刚刚说完,就有人出声打断。

  “筱冉,老爷不是你一个人的爹,你怎么可以限制其他庶女庶子来看望你爹!你……这是不孝!”郑姨娘也不再跪着,直接站了起来与林筱冉对视。身后的林歆幽也跟着站了起来,用幽怨的眼神盯着林筱冉。

  林筱冉看着郑姨娘,一步步地走向她,沉静得让人心怕,稳稳地好像踏在每个人的心头:“郑姨娘听清楚了,本小姐是说不准你们在爹爹的房里呆的时间过长,故意曲解本小姐的意思……郑姨娘,你想做什么?造反吗?”

  郑姨娘还没有来得及反驳,就听到林筱冉的冷冽的声音再度响起:“郑姨娘,就算爹爹昏睡不醒,这丞相府也轮不到你一个半奴半主的姨娘作威作福。但愿你别忘了,你再得宠也只是一个姨娘!随意污蔑嫡女,你是想死吗?”

  追月端着一碗药进来时,就看见郑姨娘被大小姐的气势逼迫得后退了好几步,暗暗为小姐喝彩。她看不惯郑姨娘已经很久了。

  “本小姐只是说不允许你们一起来扰了爹爹休息而已。”林筱冉一下子又放松了气势,仔细闻了闻追月端来的药,点点头,让人给林凯源喝下。

  突然,林筱冉又回过头来看向郑姨娘,眸色莫测地看着林筱冉,清淡的语气却说出了一句让郑姨娘惊慌不已的话:“还是说……郑姨娘见不得爹爹好好休息?”

  “不是的!娘不是那个意思。”林歆幽见郑姨娘被林筱冉逼得连连后退,赶紧出声反驳。

  “林歆幽。”林筱冉樱红的嘴唇里吐出林歆幽的名字,目光斜斜地瞥向她。纤细的手指挑起林歆幽的下巴,一张小脸在烛光的映照下别有一番风雅,“认清你的身份。就算是庶女,也不能没了规矩,平白辱了丞相府的名声。长姐如母,明日本小姐便为你清一位教养嬷嬷来好好教教你规矩,也让你好认清,谁才是能被你换做“娘”的人。”

  身为庶女,是不能姨娘作“娘”的,如此称呼,只能唤嫡母。就算徐清浅已经不在了,可不代表规矩不在了,不代表郑姨娘可以代替徐清浅的位置了。旁人她都不管,偏偏这个野心勃勃的郑姨娘……她就说不愿意轻易放过。

  “你……你敢!”被人挑着下巴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可是林歆幽却又莫名地感到害怕。她虽然不如林筱冉嫡女身份来得尊贵,但都是爹的女儿!林筱冉怎么敢……

  “我……为什么不敢?”林筱冉的手指顺着林歆幽的脖颈划下,一下子抓住了她脆弱的脖颈,压制已久的杀气终于走了宣泄口。

  “啊!放手!林筱冉!你放手!歆幽是你亲妹妹!你怎么能杀她呢!你会被人指着骂死的!”见林筱冉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甚至真的动手了,郑姨娘这才急了,扑上来想要抓开林筱冉。

  这时候的追月自然不是吃素的,直接一脚踹开了郑姨娘,横扫了一旁的桌椅,顿时震惊在场所有的人。

  林筱冉捏着林歆幽的脖子,看着她不停地扑腾着,脸色由红变紫,冷冷说道:“第一,本小姐不敢的事情真的很少,而杀了你林歆幽真的不算什么。”

  “第二,本小姐的娘亲只给本小姐生了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而姐姐去了哪里郑姨娘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我不介意让你和二妹去陪陪她。所以现在,本小姐没有什么亲妹妹。只有一群半亲不亲的弟妹们。在这些人里面,你又算什么东西?劳烦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再和本小姐说话。”

  “第三。”林筱冉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目光扫过这一大帮的人,声音沉了又沉,“本小姐希望那些多嘴多舌的人能够聪明些,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本小姐与你们素来不熟,到时候怕认不出你们,一不小心失手可就不好了。”

  说完林筱冉便是缓缓地浅淡一笑,毫不留情地狠狠一甩,把林歆幽推到了一边,然后就命管家把人带下去了。

  林筱冉冷哼一声,坐在床边,纤长的手指搭在林凯源手腕的脉搏上。半响才收回手,深深地看了一眼回到自己的房间。

  不是她不相信那个大夫,只是她前世在做特种兵之前也是医学界一个即将冉冉升起的新星。虽然只是即将,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实力。自己把把脉也能更清楚,心也能安些,

  “你们几个,我爹爹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他吃下的任何东西都要细细检查过,还有接触的任何东西都要小心谨慎。”在清婉院林筱冉的房间里,地上跪着三个从醉仙居调来的暗卫。

  “是。”对于林筱冉的安排,暗卫从来不会有一丝质疑。

  看着林筱冉忙碌烦恼的样子,追月不由得一阵心疼。她的大小姐本该是南阳尊贵无双的小公主,是夏木国的丞相之女,怎么有这么多事情要她烦心呢?

  “小姐,小厨房烧好了饭菜,您一天没吃了,最近几天也没有好好吃一顿吧……”

  “我乏了,你先下去吧。”林筱冉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追月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沉默着退离林筱冉的房间顺手合上了门。今天是小姐第一次以这么强硬的手段出现在众人眼前,也就代表着日后……只会越来越忙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