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今生是何夕

第66章 底牌

今生是何夕 人云懿云 1355 2018-10-12 00:58:50

  左呈的五根手指在牌桌边缘上依次循环点了几番,竖起小臂挥了挥,半分钟内包间里被清场,只剩两人。

  “仲副总,不如让我看看你真正的底牌。”左呈不减狂傲之势。

  “仲某不才,但凭一个电话,也足矣将左先生你送入无间大牢,永无翻身之日。”仲笙点起一支烟,夹在指间,“左先生,你的处境你自己应该更了解,且不论你在尚合社名不正言不顺的地位,单说你存在瑞士银行的那笔钱,你觉得左家振百年之后,你还有活路?”

  仲笙说完,从风衣兜里拿出一个信封,推到左呈眼下,“我的第二份诚意。”

  左呈双唇微张,来不及开口。

  “左先生,别急着拒绝,先看看再说。”仲笙镇定加注。

  左呈打开信封,两套合法的身份证件,一把别墅钥匙和一份仲裁传媒的聘任书。

  左呈轻嗤,“仲副总,你当我需要这些?”

  “左先生,你当然不需要,但是你的女儿左慈需要,你说对吗?”仲笙吸了口烟,吐出烟圈,慢慢扩大然后散尽。

  “或许你过惯了没身份没职业,刀尖舔血的生活,但是你的女儿过得惯吗?还是……你希望她有朝一日跟她母亲一样,天天惶恐度日最终死于非命?”

  仲笙的笑意瞬间冷却,话语如冰锥直刺左呈的软肋。

  “你想要什么?”左呈试探询问。

  仲笙再次勾起嘴角,“左先生,不如先听听我能给你什么?”

  “你说。”左呈开始动摇,三十岁的他,九岁的女儿是唯一羁绊。

  “第一,我可以把你的女儿安全接回国内,衣食无忧,护她一生。第二,你在瑞士银行那笔黑钱,我可以帮你洗白,转成投资,将来连本带利如数归还。第三,只要不损害仲裁传媒利益,亦可帮你扫除你在尚合社的障碍,包括那个一心盼你横死的亲哥哥左瑞。”

  仲笙将烟掐灭,“最重要的是,我不会让你像杜月笙那样走向穷途末路。”

  左呈假意鼓掌,“仲副总,你出手这么阔绰,我的代价是什么?”

  仲笙的瞳孔紧缩,目光锐利,“仲某是个商人,也只想当个商人,日后若有些碍于身份不方便做的事情,还望左先生能够伸出援手。”

  “为什么不选左瑞,而是我?”左呈疑惑,比起自己,选择左瑞的牌面胜率更高。

  仲笙眉开,镇定自若,“从你入境起,他私下暗害你两年,你却依然风生水起,我相信我是不会看错人。”

  片刻。

  “仲某还得提醒左先生一句,在江城,还有能力这样帮你的人,即便是有,只要我不同意,他有力也得无心。”

  一锤定音。

  仲笙走出包间,抖了抖风衣,搭在手臂上,在赌场外厅的欧式轮盘赌前,看见身着明橙色皮衣的宁臻。

  玩得不亦乐乎。

  “你怎么样?”仲笙点起一根烟递给宁臻,跟着他一起盯着珠子落定。

  宁臻吸了一口烟,“就这一会功夫,这破玩意让我输了近百万。”

  “你那边呢?”他补问。

  仲笙重重叹口气,一直摇头。

  宁臻焦急,一副要冲进去算账的样子,“他不同意还是为难你?”

  “真是可惜了我那把Royal Flush……”仲笙忽然笑言,走出了181的大门。

  宁臻恍然明白,追上去问:“阿笙,你什么时候也会开玩笑了?”

  宁臻开车前,打了个电话。

  “子诚哥,事妥了,让你的人都撤了吧……”宁臻对安子诚敬重,习于称兄道弟,“万一走火突突了,我还不想交代在这儿……”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浑厚稳重,“放你的心,真要突突了,你的葬礼我给你随份大的。”

  “谨慎行事。”挂电话前安子诚再次叮嘱。

  仲笙坐在副驾驶,看了看表,已是凌晨一点。

  “开车。”

  宁臻不满,开口到:“家有仙妻也别这么催啊…”

  仲笙拿起电话,很正经的假装拨通,“子诚哥,你还是把他突突了吧。”

  兄弟间就是再生死相随,也总得有个人先走一步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