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月琼琼暗生香

第六十四章 懿旨

花月琼琼暗生香 舒窈英英 2202 2018-10-11 20:00:00

  定北侯府通往前厅的廊道里,贵叔急匆匆地在前面奔走,尚绾绾面色凝重的跟在他身后。

  “太后生病,不是应该由后宫的各位娘娘侍疾吗?再不济,也该是王妃命妇,怎么轮到我这个小小县主的头上了?”她皱眉道。

  贵叔也跟着她皱起眉头,道:“老奴也不知啊,老爷还没回府,眼下内侍还在前厅等候,小姐先去领旨吧。”

  远远的看见前厅影壁前站着一行人,尚绾绾眉头拧得更紧,急急走上前。

  内侍见她过来,手中拂尘轻轻一扫,仰起头道:“YN县主接太后手谕——”

  尚绾绾忙俯身跪在地上,内侍看了她一眼,展开手中折子,宣道:“YN县主深得哀家喜爱,寿宴一别已有数日,哀家心念之,命尔入宫侍疾左右——”

  “臣女接旨,愿太后福寿安康。”

  尚绾绾伏地叩首,双手接过懿旨,起身看向内侍道:“烦劳公公特意跑一趟,只是不知,太后娘娘为何会让我入宫侍疾,有些惶恐,还望公公指点一二。”说着,将手上戴着的玉镯摘下,递到内侍手边。

  内侍眉开眼笑得接过,笑D县主好福气,得了太后娘娘的喜爱,这日子眼看一天天冷起来,太后娘娘的腿疾犯了,可合宫的娘娘,太后都瞧不上,就觉得县主最可心,私下夸了您好几遍,这不,命奴才请您入宫了。”

  尚绾绾一愣,她不过送给太后一瓶花蜜而已,这太后也太好哄了吧,这天大的便宜,这么容易就砸头上了?

  她笑道:“多谢公公告知,我这就准备准备,明日入宫。”

  内侍一行人笑呵呵的出了定北侯府,尚绾绾拿着折子久久回不过神。

  回到院子,春枝犯了愁,尚绾绾入宫侍疾,以县主的位份,除非有恩典,否则是不能带府中奴婢入宫的,那懿旨折子上并未提及此事,她是千百个不放心尚绾绾独自入宫,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

  尚绾绾看出她的顾虑,看着她道:“没事,不过侍疾,几天就回来了,你帮我收拾几件暖和的秋衣,带上一套首饰,再把书案上没来得及看的两本书带上,对了,把牡丹国色图从绣架上取下来,一并带上。”

  春枝点了点头,忙去着手收拾。

  还未等到丫鬟通传袁侯回府,袁侯便径直来了她的院子,敲门进了房间。

  袁侯鬓角有些发白,眼中闪过点点不忍,注视着她半天,才缓缓开口道:“绾绾,皇宫不是能任性的地方,不管是谁,你都开罪不起,千万不可任性妄为,在太后面前一定要谦恭谨慎,知道吗?”

  尚绾绾走到他身侧坐下,伸手挽过他的手臂,头轻轻靠着他的肩膀,低声道:“阿爹,您老了,自从来了汴京,您看起来老了许多。”

  袁侯身形一僵,平淡道:“总会老的,早晚而已,你们都长大了,阿爹也该老了,等你和阿护都成了亲,阿爹就真得停下来养老喽。”

  尚绾绾“咯咯”地笑了,眼角却不知不觉的泛着泪花。

  “今天晚上女儿下厨,阿爹想吃什么?”尚绾绾拉着他的手臂看着他道。

  袁侯在她鼻尖上一点,慈爱笑道:“你呀,是没学到一点女儿家的样子,你做的东西,阿爹还真是没什么胃口。”

  尚绾绾抿着嘴,眉毛拧成一条,定定的瞅着他。

  “哈哈哈,那就老三样吧,黄金豆腐,烧蹄髈,白菜丸子汤。”

  袁侯爽朗一笑,这三样是尚绾绾除了糕点以外,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

  她拍拍胸脯,朗声道:“包在女儿身上,饭好了叫您!”

  和这边父慈女孝的场景截然不同,建安王府里一片惨淡。

  建安王妃李诗语被周帝禁足已有十日,除了脾气越发暴躁外,丝毫没有反省之意,对着来请安的女儿就是一顿骂。

  “哭什么哭,为什么你偏偏是个女儿!是个最没用的女儿!”她点着姜启兰的额头恨道。

  自从十七岁嫁到建安王府,已有六年之久,除了新婚燕尔的一段时间怀上姜启兰,此后便再无身孕。

  孕期她不能陪伴建安王的时候,也引荐过几个稍有姿色的侍妾,但建安王并不好女色,甚少来后院。

  待怀胎十月的孩子一落地,李诗语的心也跟着落到低谷,一个女儿,还不足以巩固她的正室地位,她想要的是一个儿子,一个能得到建安王关注的儿子。

  纵她百般柔情千般缠绵,建安王依旧是冷冷的,即便和她同床,也是各自安睡,很少行鱼水之欢。

  这一切她原本都能接受,毕竟一开始是她千百般缠着李仆射要嫁入建安王府,可后院一个孩子的降生,压垮了她最后一丝温柔。

  建安王府的第一个公子降生,生母是周帝御赐的侍妾,母凭子贵,孩子的生母被封了庶妃,李诗语再也忍不住,嫉妒狠毒的本性瞬间暴露出来,明里暗里的压迫,终究逼得庶妃上了吊。

  但孩子毕竟是皇家血脉,李诗语再看不惯,也不敢动他分毫,建安王又将他保护的很好,只由两个靠得住的乳母在身边照顾。

  可自从王府里有了血脉延续,建安王就再没有进过后院,府中再没有侍妾进封,慢慢的,连侍妾也没有了。

  得不到建安王的关注,李诗语便怀不上孩子,看着姜启兰唯唯诺诺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若她是个儿子,若姜启兰是个儿子该多好。

  姜启兰被她推倒在地,哭的更厉害了,乳母忙将她抱出房间,轻轻哄着。

  景春劝慰道:“王妃,小姐虽然还未册封,但以后定是要封郡主的,毕竟是您亲身血脉,您也该疼爱些啊。”

  “郡主又如何!眼下最要紧的是重新有孕,生出嫡子,盼望王爷能回心转意!”

  她眸子阴冷,脑中浮现尚绾绾的脸,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将房内的摆设摔了个遍。

  前院书房,就着烛光,建安王将手中的书册又翻了一页。

  巧儿将一杯热茶轻轻放在书案边,看了眼烛光映衬下冷漠英俊的侧脸,嘴角微微一弯,转身告退。

  “后院怎么了?”清冷磁性的男声在安静的书房内回荡。

  巧儿身形微微一顿,转身回道:“许是王妃心情不好,又在摔东西了。”

  建安王低头不语,见他不再问话,巧儿行了礼,转身退下。

  他放下手中的书,端起茶杯,升腾的热气带来一丝安宁,烟雾缭绕间浮现一张倔强明艳的脸,那丫头明日就要入宫了,想着想着,嘴边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