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薄情总裁举起手

第四十一章 长命锁

薄情总裁举起手 紫魅帝 2519 2018-11-10 01:15:39

  慕家老宅,慕建成坐于客厅沙发,一脸平静,平静的等着慕氏集团消失的消息传来。

  慕程远和他母亲一脸呆泄的坐着,一语不发,只是能听到女人低声压抑的哭声。

  “老公,我们就这样放弃了吗?你真的不去找你女儿和顾总帮帮忙吗?只要、只要顾总肯出手,我们一定会度过这次难关的”

  慕建成的神色有些奇异,他平淡的问“怎么帮,我们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爸?”慕程远惊讶的叫道“他不是你的女婿吗?你上次不还想联系他吗?”怎么现在这样说。

  “那是慕凉心的丈夫,不是我慕建成的女婿,跟我们慕家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话说的决绝没有犹豫。好像三年前非要跟顾家攀上关系的人不是他一样。

  说完不在理会他的现任妻儿,向着楼上走去,就在他走到书房的时候,外界传来一个震惊s市的消息。

  今天早上10点,慕氏集团正式宣告破产。

  一个屹立于s市的百年豪门,就这么只能存在于历史长河中,茶余饭后人们谈起,也只是一个名字。

  这个时候,不论什么原因,慕氏成为s市的众所瞩目的存在。贵族豪门想的是慕氏宣告破产的利益,平民百姓谈的是这豪门事无常。

  可众人在怎么讨论,慕氏终究是倒了。不过慕建成幸运的是,慕家老宅被保住了。

  书房里。

  慕建成坐在书桌后的檀木椅里闭目养神,一点也没有焦虑,愤怒,不安。平静的不像话,说是平静,倒不如说是看开。

  是的,慕建成看开了,在上次慕氏集团办公室里慕程远说找慕凉心帮忙时,他看来了。

  他宁可慕氏消失,也不想看那个人的神色。更不想抛去一切去求她。就当是,为他自己在那个人面前保留最后一点尊严和骨气。

  他轻蔑的笑出声,看,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为什么非要找人帮忙把慕氏救过来呢?不过是生活。没有那么奢侈了,但他这些年还是有些存款的,够他们生活衣食无忧了。

  可不知怎的,他忽然感到难受,那种难受就像是有一只手紧紧的抓着他的心脏,让他不能呼吸。

  他这辈子,年轻的时候是玩跨子弟,无所事事,风流浪荡,还是个不孝子,他父亲就是被他气死的。结了婚,他就没有尽过一天身为丈夫的责任。

  后来,慕凉心出生,他也从未管过她。

  他这一生,活生生大写了一个渣字。

  可是,他也有过激情岁月的时候,也有想要担起责任的时候。那是他父亲刚刚过世,在挽留之际,用着和蔼的目光看着他,拉着他的手说“我的儿,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啊,是个男人了”

  他父亲老年痴呆晚期,神智早就不清,可就算那样,还依然记得他这个不孝子。

  他的父亲也是在他的记忆里第一次用那么慈爱的眼神看着他,让他知道,原来他的父亲也是爱他的。

  当时不知怎么的,心里很难受,很酸涩,他在老爷子闭眼之时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他要继承慕氏,并将它好好继续经营下去。努力的好好的守住它。可是,现实啊,从来都是用来打脸的。

  后来,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让他将他的誓言忘了呢?

  他不是经营公司的料,出事是迟早的。

  现在,当初他泯灭亲情,用自己的女儿换回的公司,没了。

  可即使现在,他最愧对的人,还是他的父亲,不,更准确的是,他父亲临终前的那个眼神。

  慕建成的脸色渐渐变白,呼吸也开始急促,他用手抓住衣服,努力的平复呼吸。在挣扎中,只听“啪”清脆的一声,他似乎打碎了什么东西。

  他的意识开始模糊,直至进入一片黑暗。

  不知多长时间过去,慕建成的脑海清醒了过来。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发现他还在他的书房。还保持着他昏过去之前的姿势。

  他自嘲的笑了笑,也不知在笑什么,慢慢的站起身,想要回到卧室,去睡会。

  脚步踩在红色的地毯上,硬硬的,慕建成反应有些迟缓的低头。

  他移开脚,一个不知有多少岁月的金色长命锁,静静的躺在地上。

  长命锁是用黄金雕刻的,刻着金鱼的模样,在边缘的地方写着:长命百岁,一生平安。这个锁很精致,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东西。

  慕建成的脑海里似乎有那么一段画面快速的掠过,快的他看不清是什么,但又像是有一股冲动,要做一件事。

  他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播出了一个号,在对方接听后快速说道,像是不给自己留后路一样“我要见她”

  “谁?”电话那头有些没反应过来。

   “慕凉心!我要见她,慕凉心,今晚就见,在慕家老宅!”

  对方微微诧异了会,淡淡回道“嗯,我知道了,我会转达的”

  电话挂断,慕建成却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脸上的表情像是没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

   顾氏集团,总裁办。

  顾默笙在听到慕氏的官宣之后,就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沉默的坐在椅子里,静思着。

  慕氏,三年前,因为慕凉心的原因他出手打压,却被顾老爷子阻止,从那之后,他就再没关注过慕氏。

  而现在,慕氏破产,s市的格局将发生变化,接下来,他有的忙了,哦不,是所有豪门都该忙了。

  深邃的眼眸望向窗外,眼睛深处有着毫不遮掩的野心。

  至于慕凉心,顾默笙根本就没有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慕凉心嫁入顾家三年,从未跟顾默笙说过慕家的人和事,也从未去过慕家,以至于,顾默笙在潜意识里有这么个慕凉心是慕建成的什么人来着的意识,却从未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两人是有什么关系,就像是只知道有这么句话,朦朦胧胧,却没深究过里面的关系。

  慕氏集团,顾默笙眼神一暗,他想到了慕凉心,那天他气极离去以后,已经两天没回去了,也不知道那女人怎么样了。

  以往,都是慕凉心先跟他搭话,化解两人之间的冷战,其实,应该算是他单方面的冷落慕凉心。没有缘由,乱发脾气,但是慕凉心都会先哄他的。

   可,这次,已经两天了,也没见她来找过他,好像他真的说的有点过了。

  顾默笙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天晚上,莫名的,有点心虚。

  他想收回那句话,那句她的私生活他并不怎么关心,如果她真的找一个男人怎么办?

  不行!

  想到这儿,顾默笙脸色瞬间变得冷酷,她还是他的法律上的,配偶栏的另一半,他绝不允许某人出去找外遇。

  今晚,他得回去,看她回来了没有!如果她夜不归宿,如果他夜不归宿,顾默笙突然发现,他连处罚慕凉心的理由都没有。毕竟,他经常动不动就出差,不回去。

  …………

  山顶,树下,慕凉心一袭黑色长款风衣,长及腰的发随着吹来的风飞舞。

  她淡漠的问“他想见我?”

  “是的”恭敬的立于她身后的男子同样一身黑衣黑裤。

  慕凉心负手而立,凤眸轻转,神色淡淡“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天空中红红的大太阳努力拼命的照亮着这个世界,不让人有一丝喘息的机会,它传达着它的温暖,炙热,光明。

  笔直高挑的身影向着旁边阴凉昏暗的地方走了走,她还是喜欢这种黑暗的地方,她并不适合光明。

  慕凉心心想,带着没有情绪起伏变化的心情。

紫魅帝

我只想说,能看的过去,就看吧,不要太细究里面的逻辑。我承认,我做事做人一向都是考虑不周全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