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厂花夫君太傲娇—雨化田同人

第三十七章 第二朵桃花

厂花夫君太傲娇—雨化田同人 花溅衣 3281 2018-10-12 01:31:00

  她发髻上的蝴蝶步摇钗,虽不是什么上等珠钗。但只要苏俏一动,那蝴蝶步摇也跟着动,很是好看。

  苏俏走到雨化田面前,转了一圈,满脸期待的看着他,问。

  “怎么样?好看吗?”

  “嗯。”

  他们二人,出了客栈,走上街道。

  苏俏看着街上张灯结彩,街道两旁有沿街叫卖的商贩,还有手提河灯的行人。

  今夜是迎夏节,街上的人很多很热闹。

  苏俏看着街道上的行人,怕人多把她和雨化田冲散,便抬手拉上了雨化田的手。

  雨化田身子一僵,凤眸微垂,看着拉着他手的纤纤细手,绯唇一勾,任由苏俏拉着他。

  路过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摊,苏俏问雨化田。

  “你要不要吃?”

  雨化田不喜这种粗鄙之食,便摇头。

  “不用。”

  苏俏对老板说道。

  “老板,我要一串。”

  “好嘞!”

  苏俏付了钱,吃着冰糖葫芦,拉着雨化田的手,继续往前走。

  前面,有很多人,苏俏拉着雨化田挤了进去。

  雨化田不喜热闹,更不喜跟别人拥挤,但低眸看着牵着他手的苏俏,想想还是忍了。

  原来这是比赛猜灯谜的。

  苏俏正看着架子上的各式各样的花灯。

  看着身边,满脸笑容的苏俏,雨化田说道。

  “你喜欢哪个?”

  苏俏眼眸含笑的看着雨化田。

  “怎么?你要参加猜谜比赛,帮我赢得河灯么?”

  “不是,帮你买。”

  苏俏有些小失落。

  “这是非卖品,只有猜对灯谜的,才能赢得河灯。”

  雨化田浅笑着。

  “你说你喜欢哪个?我只有办法。”

  苏俏指了指那个莲花灯。

  “我要那个。”

  “好,你等我。”

  说完,雨化田离开。

  苏俏正要问他,要去哪里。

  便听到一个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南岛风光,是个岚字。”

  老板:“恭喜这位公子,给你河灯。”

  这男子长相俊秀,衣着白衣长衫,手拿折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派头。

  因为男子俊秀,所以有很多姑娘围绕着他。

  有些姑娘一脸花痴的样子,喊道。

  “白公子好厉害,这么难得灯谜,都能猜到!”

  白衣公子不以为然,只是温柔笑着,对老板说道。

  “老板,这些灯谜太过简单,有难得吗?”

  苏俏翻了白眼,这厮在卖弄自己有文化!

  老板说道:“有!”

  将灯谜打开,上面写道。

  ‘笔上难写心上情,到此搁笔到此停。

  有情日后成双对,无情以后难相逢。

  石榴开花慢慢红,冷水冲糖慢慢溶。

  只有两人心不变,总有一天得相逢。’

  看着这灯谜,白衣公子眉头一皱,正在思索。

  苏俏看着这灯谜,也觉得很难。再看看那白衣公子,已思索一段时间,却解不出。

  她心中很高兴,小样!吃瘪了吧?让你卖弄!让你臭显摆!猜不出来了吧?!

  白衣公子嘴角一勾,说道。

  “谜底是成双成对?”

  老板摇头:“公子只猜对一半。”

  白衣公子拧眉:“一半?”

  苏俏听了那白衣公子‘成双成对’,突然想到了谜底的另一半。

  她嘴角一勾,说道。

  “谜底的另一半是白头偕老。”

  老板笑道:“对!姑娘好文采!”

  于是,苏俏很是嘚瑟看着白衣公子,解释道。

  “‘笔上难写心上情’意思就是白字。‘到此搁笔到此停’中的‘搁笔’和‘停’都是到头的意思,所以是个头字。‘有情日后成双对’是个偕字。‘无情以后难相逢’意思是‘到老难逢’,就是老字。合起来便是白头偕老。”

  白衣男子佩服看着苏俏。心中暗想,阿苏,七年不见,你可记得我?

  “姑娘真聪慧!”

  苏俏得意的笑着。

  “哪里哪里,天下第二而已。”

  老板看着一对才子佳人,便开做起媒婆的生意。

  “二位一起猜中一个灯谜,看来这是上天安排的缘分,不如二位拿着河灯,去清河边,许下心愿,定能成双成对。”

  听到老板的话,苏俏眉角一抖,正要开口推辞。

  白衣公子接过河灯,对老板道了谢。

  “那就借老板的吉言了。”

  他转眼看着苏俏,嘴角含着温和的笑容。

  “小生白瑾言,敢问姑娘芳名?”

  靠!这货是想撩我!

  苏俏礼貌的笑道。

  “你我皆是陌生人,公子何须知道我的名字。”

  看到苏俏眼眸中的一种陌生,白瑾言心中划过一丝失落。脸上却依旧春风和悦的笑着。

  “非也非也,你我在万万人中能相逢,便是一种缘分。又猜中一道灯谜,便是姻缘。敢问姑娘芳名?”

  姻缘?姻缘你大爷!老娘又不是没经过市面的闺阁小姑娘,经你这么一撩,就能上钩?

  苏俏正要继续回绝,此时身后响起雨化田阴冷的声音。

  “阿俏,此人是谁?”

  苏俏正要开口,但白瑾言打断。

  白瑾言很是儒生做派,拱手行礼。

  “小生,白瑾言,不知这位公子是阿俏姑娘的什么人?”

  雨化田凤眸含着冰凉上下扫了白瑾言一眼,口气冷如冰渣子一般,讥讽道。

  “阿俏?呵!我家娘子的闺名,也是你这等酸儒穷书生能叫的?”

  说完,雨化田不等白瑾言开口,拉着苏俏的手,转身正要离开。

  听到‘娘子’二字,白瑾言一惊,阿苏,你家人了?

  但,看到苏俏的手被雨化田握着手中,白瑾言眼眸闪过一丝杀意,忙拦住他们,开口说道。

  “小生唐脱了。不知姑娘已嫁作人妇,是小生失礼,小生这厢赔礼了。”

  说完,一个躬身赔了一个礼。

  人家都赔礼道歉了,苏俏笑着摆摆手道。

  “没事,我......”

  苏俏还没有说完,雨化田便拉着苏俏就走。

  身后白瑾言赶紧开口。

  “这位夫人请留步.......”

  白瑾言的话,还没有说完,被雨化田一道冰冷的眼刀挡了回去,他满眼的杀气看着白瑾言。

  “还有何事?”

  雨化田的容忍已到极限,若不是有苏俏在,他非让这个酸儒书生当场毙命不可!

  白瑾言:“不是,这位公子误会了。只是刚才与令夫人猜中一道灯谜,小生觉得这河灯,还是给令夫人。”

  看着身旁宛如一座冰山的一样,散发着寒气的雨化田。

  苏俏笑着婉言回绝了白瑾言的好意。

  “不用了公子,那河灯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我家夫君给我买的河灯,那河灯你还是留着吧。”

  说完,便跟着雨化田离了。

  听到苏俏的话,雨化田身上周遭的寒气,才慢慢减退。他下巴微扬,凤眸微挑,斜睨了白瑾言一眼,拉着苏俏并肩离开。

  白瑾言看着渐渐离去的二人,眼眸中的温和散去,浮上阴骘。暗想,阿苏,既然你不守承诺,不愿意等我。阿苏,你杀了我父亲,这仇是不是该还了.......

  苏俏看着身旁脸色好点的雨化田,苏俏才慢慢的开口。

  “阿雨,你刚才那样对白瑾言有些过分了。”

  雨化田心中不悦,眉心一皱,冷声道。

  “怎么?才见了一面,就记得人家的名字了?”

  苏俏皱着眉。

  “他告诉我的。”

  雨化田凤眸微冷。

  “他告诉你,你就记住?若我不及时回来,你是不是还要接受他的河灯?”

  苏俏觉得雨化田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

  看着苏俏生气,雨化田心中的怒意又加了几分。

  “怎么?我那样对他,你可是心疼了?!”

  苏俏觉雨化田有点蛇精病!

  “你胡说什么那!”

  说完,就要甩开雨化田的手。

  谁知,雨化田尽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怒声道。

  “苏俏,你招蜂引蝶的本事,倒是好的很!”

  苏俏对着雨化田冰冷的眸子,怒气道。

  “你!哼!”

  雨化田你个神经病!苏俏生气没有理会他!

  就这样,雨化田紧紧的握着苏俏的手,苏俏低着头生气,不看他。

  不知过了多久,苏俏看着雨化田左手提着莲花河灯,心想算了,他本来就是傲娇脾气阴

  晴不定的家伙,自己大度,原谅他吧。

  为了打破彼此的冷场,苏俏开口。

  “阿雨,你这河灯.......是怎么弄到的?一定费了不少法子吧?”

  雨化田见苏俏与自己说话,心中的怒气已消散。

  “也没什么,只是多给了小贩一点银子罢了。”

  苏俏见雨化田脸色好点,便夸他。

  “阿雨,你挺厉害嘛。不愧是一厂之主。”

  雨化田嘴角一勾,小下巴微扬。牵着苏俏色手,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苏俏问雨化田。

  “阿雨,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雨化田温暖的说道。

  “你不是要放河灯么?去清河边放河灯。”

  雨化田和苏俏,来到清河边。

  清河边上很多人,都是些青年男女。妙龄少女们在他们的河灯上提字,写下心愿,将河灯放入河水中。各式各样的河灯,随着水流流向远方。

  苏俏提着莲花河灯,问旁边的少女借用了一下毛笔,在自己的河灯上提字。她心中想着写祝自己一生平安喜乐。但又想到刚才雨化田冰冷生气的样子。她心想不如谄媚巴结一下厂花大人。

  便提笔,在河灯上写道:‘愿吾阿雨,一世安好。’

  负手于身后,站立河边的雨化田,看着莲花河灯上的那八个字,心中涟漪泛起,阿俏,你果然心中是有我的,他嘴角弧度深深。

  苏俏将莲花河灯,放入水中,看着河灯随着水流,慢慢的漂走。站起身来,转身看着雨化田。

  他双手负于身后,一身青衫立于河边。此时,一阵清风徐徐吹来。青色的衣袂在风的浮动下,翩翩而起。额前那两缕墨发,也随着风的旋律漫漫轻舞。

  苏俏心中叹道,好一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只是这孤傲立于河边的青衫公子身上,有着一种淡淡寂寥。让人很是怜惜。她心中怜惜,脑中浮起前世白上国地宫的一幕幕。

  苏俏心中喟叹一声。前世,自已与他死在白上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