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厂花夫君太傲娇—雨化田同人

第六十五章 相思已入骨

厂花夫君太傲娇—雨化田同人 花溅衣 3005 2018-11-09 05:09:00

  “阿俏,可有看上的?我买给你。”

  苏俏笑着摇了摇头。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陪着我就好。”

  雨化田抬手轻柔的抚摸苏俏的头。

  “好。”

  突然,苏俏‘啊’了一声。

  雨化田墨眉一紧,询问。

  “怎么啦?”

  “没事。这糖葫芦的籽,隔着我的牙了。”

  雨化田一把手拿过苏俏手中半串糖葫芦,仍在地上。

  “隔着牙就不要吃了。”

  苏俏瞄了一眼地上的糖葫芦觉得有些可惜。

  雨化田明了她的心思,开口道。

  “你若想吃,回府,我命厨房给你做。”

  “嗯。”

  一阵晚风吹来,吹乱了苏俏额前的发丝。

  雨化田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将发丝仔细的捋到她的耳后。

  “我陪你去河边,放河灯许愿可好?”

  苏俏笑着点点头。

  “好。”

  苏俏被雨化田牵着,来到河边。

  河边,有着很多少男少女。河水中有着各式各样的河灯。

  苏俏本想借用身旁一对情人的墨笔,在自己莲花河灯上,写上心愿。

  但,雨化田拦着她。

  “不用。”

  苏俏不明白,只见雨化田打了一个响指,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低头双手恭敬地将墨笔奉上。

  雨化田接过墨笔,嘴角含着浅笑,看着苏俏。

  “阿俏,河灯上写什么心愿?”

  苏俏知道这黑衣男子定是雨化田的暗卫,便没有多问,笑着说。

  “让我想想。”

  雨化田看着冥思苦想的苏俏,嘴角弯的更深了。

  “写这个如何?”

  只见,厂花大人,提笔行云流水一般,在河灯上写着。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看着那八个字,苏俏想起前世西夏白上国地宫中。自己与他生命的最后弥留之际。自己怕他孤单也怕自己孤单,便对他说了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他今世还是选择西厂督主这条路,那白上国地宫中,他会不会惨死?如果会,自己也要想办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哪怕拼上自己的这条命,也要护他一世安康。

  苏俏握着这雨化田微凉的手,笑靥如花的看着他。

  “好。”

  雨化田一手拿写好祝愿的河灯,一手牵着苏俏的手,来到河边。

  看着河边密密麻麻的人群,雨化田眉心一皱,叮嘱苏俏。

  “阿俏,仔细脚下,莫摔着。”

  “无事,有你在我身边,怎么会让我摔着。”

  雨化田莞尔一笑。

  “嗯。”

  苏俏笑着,拉着雨化田,一起将那写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河灯,放在清凉的河水中。

  看着河灯随着潺潺的河水,渐渐地随着河水漂向远方。

  雨化田看着依稀渐远的河灯,垂眸看着身边的苏俏,心中暗想,阿俏,我和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真好。

  苏俏看着夜色夜晚,笑着看着雨化田。

  “阿雨,时辰不早了。你明日还要早起,我们回去吧。”

  “嗯。”

  督主府,寝屋内。

  一袭雪白里衣的苏俏和雨化田,坐在紫檀香木床上。

  苏俏笑靥如花,拿出荷包。

  “给你,这是乞巧节,我送你的礼物。”

  雨化田接过荷包,修长的手指,抚摸着荷包上的黑线绣成的‘雨’字,白线绣竹。好看的嘴角一勾。

  “阿俏,绣的荷包果然好。”

  苏俏得意笑。

  “那是。”

  雨化田发现荷包有些沉,原来荷包有东西。拿出一看,是一个佩戴于腰间的坠子。

  只不过这坠子有些特别,与一般的腰间坠子不一样。它是个玲珑骰子,骰子里面有粒红豆。

  聪明如雨化田,他想苏俏送给自己这个特别的腰间坠子,一定有着寓意。

  他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玲珑骰子,雨化田问苏俏。

  “阿俏,这玲珑骰子有何寓意?”

  苏俏笑着,贴在雨化田耳间道。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听到‘入骨相思’时,雨化田一愣。

  苏俏继续道。

  “阿雨,这玲珑骰子就如我,你要记得要时时佩戴。”

  雨化田心中默念‘入骨相思’,此时他的心尽是甜蜜。他拿起苏俏双手,看着她十指尖上细小的伤痕,心中一疼。

  “阿俏,这是你亲手为我雕琢的玲珑骰子,我怎么会不时时佩戴身上?”

  苏俏有些心虚。

  “你都知道了。”

  “阿俏,以后不许你为了我,弄伤自己。”

  苏群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雨化田,但听到他的话,心里还是暖暖的。

  “嗯。”

  苏俏伸出手,手掌在雨化田面前展开,笑着看着他。

  “你送我的定情信物那?”

  雨化田假意迷茫看着苏俏。

  “什么?”

  苏俏看到雨化田的样子,有些失落。

  “你该不会没有给我准备定情信物吧?”

  说完,生气抢夺雨化田手指的玲珑骰子。

  “这个还给我!不给你了!”

  雨化田长臂一扬,苏俏抢了个空。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回的道理?”

  “在我这儿就有要回的道理!你这坏人,可知来而不往非礼也?”

  雨化田看着苏俏娇嗔的样子,觉得很是有趣。一把钳住苏俏乱抓的小手,将她搂在怀中。

  “我不知什么来而不往非礼也,但我明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的道理。娘子,这般凶悍,为夫怎敢忘了定情信物?”

  说完,便把一个镯子套在苏俏的左手上。

  看着苏俏细腕上,那莹莹生辉的羊脂白玉镯,与苏俏的细腕润然天成。雨化田问。

  “阿俏,可喜欢?”

  苏俏摸着手腕的玉镯,玉质细腻知道是上等货色,厂花大人一定花了不少银子,嘴角一勾。

  何以致挈阔,绕腕双跳脱。

  “喜欢,只要是夫君送的阿俏都喜欢。”

  听到这话,雨化田心头仿佛吃了蜜糖一般,俯身在苏俏耳边,温柔吐语。

  “娘子,可看仔细些,不要错过什么?”

  苏俏仔细的打量的镯子,发现玉镯内壁刻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八字。心中一颤,这是今世,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见苏俏只是看着那玉镯上的八个字,不说话,雨化田继续在苏俏耳边细细软语道。

  “娘子,可是不喜欢,嗯?”

  “喜欢的紧。”

  他慵懒妖娆的声音在苏俏耳畔响起。

  “那娘子,既然喜欢,是不是该给为夫一些犒赏那?”

  苏俏翻了一个白眼,哼,送了一个镯子,就想变向吃老娘豆腐,厂花大人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想的美!

  苏俏假意打了一个哈欠,眼眸困意的看着雨化田。

  “阿雨,我困了。明日,我做好吃的犒赏你。我先睡了。”

  说罢,离开雨化田,躺在床的内侧,盖好被子,留给厂花大人一个后背。

  雨化田墨眉一抖,一手支着头,侧身躺下,手环住苏俏的细腰。

  苏俏感觉那只大手,在自己身上不安的游走着,她紧紧地抓住那个不安分的手。

  “雨化田,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想干什么?”

  雨化田慵懒的在苏俏耳边慢慢地吹着热气。

  “娘子,为何要错怪为夫了?为夫在睡觉啊。”

  苏俏眉黛一抖。

  “呃.......你的手在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为夫怕娘子不好入睡,想哄娘子入睡罢了。”

  听着厂花大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苏俏嘴角一抽。

  雨化田,你厉害!老娘,也不是省油的灯!

  俗话说得好,情侣之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苏俏嘴角一勾,计上心来。

  她转身看着雨化田,温柔的笑着。

  “我觉得夫君说得对,应该好好的犒赏夫君。”

  看着态度突然转变的苏俏,雨化田知道她想生诡计。但面对笑靥如花的苏俏,他觉得她很是妩媚迷人,便没有堤防。

  他修长手指缠绕着苏俏的发丝,慵懒的说道。

  “阿俏,想怎么样犒赏为夫啊?”

  苏俏嘴角笑意更深。

  “我想吃了阿雨。”

  雨化田凤眸尽是柔和妩媚,妩媚万千的笑着。

  “好呀,为夫让阿俏吃干抹净如何?”

  苏俏抬头靠近雨化田的俊脸,慢慢悠悠的说。

  “那我就慢慢品尝阿雨喽。”

  “嗯。”

  苏俏抬手遮住雨化田的凤眸。

  雨化田乖乖的闭上眼,瞪着苏俏慢慢的‘品尝’自己。

  可是等来的却是被苏俏点了穴道,不得动弹。

  雨化田眉心一皱,看着苏俏。

  “阿俏,你这是在干什么?”

  苏俏看着不能动弹的雨化田得意的笑着,伸手慢慢的抚摸的雨化田绝美的俊脸。

  “没干什么呀,我心疼夫君呀,想要夫君早先休息啊。夫君,晚安啊。”

  说着,在雨化田唇畔,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

  苏俏搂着雨化田,抬眸看着不得动弹的雨化田,嘴角一弯笑道。

  “夫君,也知我的武功不低。你可别想着自己用内力冲破穴道啊。那可是很危险的事。你放心,明日穴道自己会解。不说了,我睡了。”

  感受着怀中苏俏渐渐呼吸平稳,厂花大人嘴角一抽,心想阿俏等着明日我在收拾你!他阖上眼眸,渐渐进入梦乡........

  几日后,小福子拿着一个信封递给苏俏。

  苏俏打开一看,原来是百里川到京城。

  带着素慧容出了督主府,直奔百味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