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辛夷传

第一回 坤宁殿赵祯惊见血 司寝局众人论花钿

辛夷传 殷家了了 3027 2018-09-09 17:30:00

  八月二十八,夜。

  “嘘!”素琴竖起食指抵在唇前,尾指微翘,眼神瞥向窗外,确定无人后,才道,“你讲的可是真的?“

  素浣也深吸一口气,嗓子压到极低,缓缓道:“千真万确,亏了方才我退的早,否则,保不齐我就给牵扯了什么。诶呦,我这个心,跳到现在都停不下来。”见素琴不出声接话,素浣推了推她的胳膊,继续道:“你说,官家(皇帝)如果追究起来,会不会牵连到今晚所有在坤宁殿伺候的?”她嗓子压的虽低,语速却又越来越快。

  素琴显然还是不放心,忙拨开她的胳膊,跑去把窗户关上,伏在素浣耳边道:“要我说这事儿,你可千万别再多嘴,官家也是要面子的,就是后唐那么多故事,也没见哪个妃子打了皇帝。所以本来不说,也可能压下去,说不准吃点亏就吃点亏,毕竟动手的是圣人(皇后)。可你若再说给旁人知道,才是有可能问罪。”

  素琴虽是如此劝告,忍不住又多问了句:“官家有说些什么吗?”

  素浣想了想:“官家自是震怒,只是我眼见官家替尚美人挨了圣人的巴掌,已然心惊肉跳,不敢驻足,慌忙退下,也不敢去听说了什么。”

  素琴尚未应声,素浣接着又道:“依我看,这圣人能成皇后,也是章献娘娘①要官家立的,如今…如今章献娘娘都不在了,圣人还要同尚美人争宠,还伤了官家,这下怕是官家也不会再有所忌惮,郭圣人这皇后的位子…怕是坐不牢了。”

  素琴瞪了素浣一眼,啐道:“不知死活,怎么还敢议论这些,圣人已是皇后,哪有和尚美人争宠的理?我又盯稍又闭窗户的也关不牢你的嘴,方才和你说了这事不要再提,你还嘴上越来越没个把门儿的了。”语毕,又拧了一把素浣的胳膊。

  素浣忙从坐榻上跳起来笑道:“好姐姐,我不说就是了,你这么记挂着我,倒不如担心素节去,她可是才替了我。她过去就碰到了这事儿,此刻怕是仍在坤宁殿前跪着呢。”

  素琴叹了口气道:“郭圣人,尚美人,杨美人之间的龃龉由来已久,次次都累及旁人,我也只求素节此次能平安,现在素琇是不是也在坤宁殿伺候?”

  两人正说着,忽地房门便被推开,只见一娇小身形的女子慌忙窜入,反手又把门关上,再用背抵住。

  素浣见她面色惨白,忙上前扶她坐下来,素琴拿过一杯水给她道:“你怎的回来的这般早?不是才替了素浣守夜?”

  这女子便是素节,她吞了一口水,情绪稍微稳当了点,就捂着胸口说:“可是吓死我了,我从未见官家生这么大的气。方才在坤宁殿,我和素浣不过是前后脚换班的功夫,就听到ˋ啪ˊ的一声,我背对着没瞧仔细,还以为是官家打了圣人,却见她...”素节指着素浣,跺脚嗔道:“她仗着站得离门口近,居然一溜烟跑了。”

  素琴朝素浣捶了一拳,对素节道:“我罚她了,你接着说。”

  “我心知不妙,忙合上坤宁殿的大门不让外面多看,自己却关在了里面,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只好跪在门口,虽想往里张望,又怕里面注意到我,只大概看了几眼。我见尚美人抚着官家的脸,郭圣人却站在边上不动,才知道竟是郭圣人打了官家。我忙低下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话至此,她又瞧了眼素浣,恨道:“你跑的倒是快,却不把我拉出来,你可知留我跪在外面一夜,也好过呆在里面一刻。”

  素浣讪笑说:“你莫要怪我,我也是吓到了,哪还顾及得那么多。”说着,轻轻打了下自己的脸。

  素节并不愿瞧她,只看着素琴,但嘴上没好气:“我原以为当年你才进宫便做上司设②的位子是你的运气,现在看来你倒真是个人精儿呢。这么机灵,也别天天拉着我说素琇的不是了。”

  素浣听她提起这话,心中有些不快,但看素琴在,只一笑带过。

  素琴却打断她:“你快别生她的气了,你回来前她还在担心你的安危呢,且说说你怎么能回来的。”

  素节打量了素浣一眼,才对素琴说:“算她还有点良心。今儿个官家不止骂了圣人,顺带着把尚美人也给骂了,吓得尚美人赶紧跪到圣人边儿上。官家捡了圣人装檀粉的盒子,掷到两人面前,我看那盒子里面的檀粉都飞了出来,呛得两位咳个不停。”

  “哎呦...檀粉带毒性,平时敷面也就罢了,若吸到肚里,多了是要死人的。”素琴担心道。

  素节亦是皱眉说:“官家素日里那么疼惜尚美人,见她咳得难受,也不过问,接着竟还从镜台那里又掷了画眉集香丸过来,砸中了圣人的手。里面的烟墨都未干,也染了圣人一手黑。”

  “这要是平日,圣人非要把这烟墨都抹到尚美人杨美人的脸上才罢休。”素浣插嘴。

  素节也不理她,继续道:“这都还没完,掷了烟墨,圣人的唇脂,贴梅妆用的花钿,花粉,花幂,眠羊卧鹿花饼,甚至连圣人才托人拿来后唐的涂金折枝蜻蜓都也一股脑的掷了过去。这好一阵叮叮铛铛的响,每响一声都吓得我哆嗦一次。我看那架势怕是要毁了圣人所有的妆奁物件才罢休。”

  素浣道:“可不是吗,我听胡培安讲,尚美人夜里跑到坤宁殿,就是因为她告诉官家,圣人私自拿后唐的东西来贴梅妆。说得就是那涂金折枝蜻蜓。尚美人没见过,便要和郭圣人争抢。和官家说圣人有自己没有,定是官家偏心。其实咱们都知道,官家偏心也是偏到尚美人。”

  素琴疑道:“奇了,我原本在司饰房做事,也听说过,这涂金折枝蜻蜓是后唐的宫人捕了青娘子来,用金墨沿着青娘子翅膀上的纹路一笔笔勾勒,再用金线把这翅膀一点点缠住,折断做成花子,喜欢的就是青娘子翅膀轻薄纹路繁复。至后来宫人总有拿了样子作假去卖给游女,令这东西也显得不雅起来。”

  她歪头想了想,十分不解:“我头里听圣人要寻摸这东西,还问过现在仍在司饰房的人。那人回我‘当朝的宫人喜欢前朝的物什已是不妥,更论后唐游女才用的下等东西,哪能再在宫里出现’。我亦寻思,以圣人的尊贵,怎瞧得上它?现在看来尚美人不懂这些,还要和郭圣人抢,更误伤了官家,官家能不生气?”

  不知官家如何生气,且听下回分解

  ①娘娘,宋朝对太后的称呼,章献娘娘,即刘太后,本文故事发生在刘太后崩后第一个中秋节才过之时。

  ②司设,据《宋会要辑稿》记载,宋朝后宫设六尚,二十四司,二十四典,二十四掌的工作。司设属尚寝局。下司饰属尚服局。

殷家了了

(上架前我就在想,小说的名字是不是该改名为《东京遗音》或者《汴梁遗事》之类的,因为如果叫《辛夷传》,那这个小说的定位就该是个大女主戏。然而比起一个大女主戏,我更想通过诸角色间的琐事,展现后宫女人对朝政的影响,顺便展现我心中北宋沉郁绚丽的宫廷生活(好吧或许整体色调不该绚丽)。可惜同时间有另一个作者也想改名字,并去找过责编,结果被打枪,这事看在我眼里就无“戚戚焉”,只有“戚戚矣”,不敢多嘴过问了。所以每每遇到读者看了几章后就问我“女主是谁”或者“主线是什么”,我真的不好答,因为我写的时候就没有觉得这些事很需要交代(真的需要一上来就告诉你‘我这故事要讲什么,谁是主角,你就看她怎么爽吧’吗)。但是既然是以“辛夷(其实我也很想改名)”为名,那么以这个女孩成长时身边所发生的一系列人和事,或许也是个主题吧。   请大家支持正版,哪怕是免费章节也请支持起点,因为作者真的是很喜欢经常修改纠正的,盗版网站扒文很不用心,连我没写完拖更的道歉都给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