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辛夷传

第十回 慈寿宫宠妃智反驳 哭先人宝庆做假戏

辛夷传 殷家了了 2090 2018-09-18 17:07:12

  杨婠见眼下这阵势两人用话揶揄她,她却不惊慌,这里说到底是慈寿宫,杨太后极少对妃嫔动怒,若未有过分举动,亦不见追究。她缓缓起身,脑子里想着怎么应对,及至走近众人位子中间,做了个万福的姿势,低头恭顺回道:“娘娘明鉴,儿臣绝无欺瞒,亦相信尚美人也非此意。”

  连溪芠笑道:“不过开个玩笑,妹妹何需认真。大家也只是觉得好奇罢了,怎地今儿个告诉娘娘的症状和妹妹昨天瞧见的有恁大差别。”

  杨婠并不看她,仍回杨太后道:记得儿臣才被封为美人之时,父亲向章献娘娘提到儿臣记性好,书籍过目一如素习。章献娘娘转告官家,官家便给了儿臣太史令的记录,命儿臣读过以向官家演绎。至今儿臣尚记得里面提到:‘至道三年,江南连下六日大雪,以至长江俱冰。自那次后,至今岁过三十有六,天气逐天逐岁转寒①,气像多变。由是妹妹估着,即便尚美人幼时没有痼疾,如今添了也是正常的,纵是昨儿没有痼疾......”杨婠瞥向连溪芠道:“今儿添了也是正常的。”

  杨太后点头道:“是有这么个说法,上身属阳,下身属阴。阳邪伤手经,阴邪伤足经。冬毒亦伤足经,天气愈冷,尚美人脚下伤了,虚浮无力也确有可能。老身知你与杨美人感情好些,可她有什么难受也未必都说给你,正如连婕妤讲的,你不需认真。”杨婠颔首,说了娘娘明鉴,退回位子上。

  连溪芠见杨太后毫无追究之意,也不好继续发作。颢蓁却还是对杨婠道:“妹妹有空便去穆清阁劝劝尚美人,若是真的这般体弱,以后就在穆清阁好好呆着,没得到处跑的理了。”不等杨婠答话,颢蓁又对杨太后道:“娘娘,昨夜官家到坤宁殿做了许多吩咐。”

  杨太后心中一动,知道是后苑之事,嘴上却说:“可是重阳宴饮的安排?”

  “太后英明,这确是一件。”

  杨太后不给颢蓁往下讲的时间,便接道:“老身心里也惦记着这事,以前重阳宴饮总与春秋大宴分开,若是都在宫外举行,咱们宫里便不必铺张,只需按照旧制安排便可。但近日老身考虑到,章献太后才崩,又是垂帘十二载还政于官家的第一次宴饮,绝不能简单处理。”

  颢蓁听了,道:“太后的意思可是想在宫里举行?但中秋已过,如今距重阳并不剩多少时日....”

  杨太后道:“正是,故老身觉得,何不将秋宴与重阳宴饮并在一日,设于琼林苑处?”

  颢蓁叹道:“若能如此甚好,只是此事极大,儿臣需和官家商量才行。何况如此大宴,儿臣只怕准备不及,若有不周...”

  杨太后笑道:“你做事利落,老身一向是放心的。你便和官家讲了,说是老身的意思,看看官家喜不喜欢。”

  颢蓁只得道:“儿臣知道了。”

  杨太后又道:“这只是一件,昨日官家还有什么吩咐?”

  “还有一事是后苑近来频传闹鬼,官家命儿臣查探。”

  “闹鬼?”杨太后瞧着颢蓁,头歪向祖筠问道,“可有这事儿?”

  祖筠道:“禀太后,奴婢近日都在慈寿殿里面没怎么太出去,不如问问在宫外候着的内侍们?”

  “不必了,且听圣人具体说说吧。”

  颢蓁回“是”道:“儿臣也是昨晚命殿里的芹香去打听的,今早问起,才知道这事竟已在宫中传了一月之久。先后已有几个宫人亲眼瞧见,都吓得疯疯傻傻。其中一人,是前儿个官家才升的梳头夫人素琇,她亦唬的险些痴哑,直说在延春殿附近遇了怨鬼。如今内东门司的内侍都早早把从殿中省过去的门锁住,夜里再不敢让人走。”

  “竟有这事,你们也都听说了?”

  延安郡君俞馨回道:“儿臣也曾听人提起,也有人说不只延春殿,夜里从后苑北墙外边过去,都曾遇到哭声,嘴里念些奇怪的词儿不说,还有直喊‘我的儿,我的儿’的,竟似不止一个鬼。”

  杨太后听了,做出一脸愁容,道:“后苑中秋的时候做过道场,北墙临着天波门。门外本是先帝在世时修的玉清昭应宫,圣祖正殿里头供着太祖太宗的像,启圣院有先帝的像,那是何等尊贵之处。老身记得当年每逢节日,都伴着先帝,章献太后到正殿祭祀。不想前些年一场大火,竟将这些都烧光了。”说着,杨太后眼中竟滴下泪来。

  众妃见了,忙都起身劝慰。祖筠在一旁拿着帕子,替杨太后擦泪。杨太后接过帕子,拭去泪水,继续道:“连婕妤,杨美人,尚美人入宫晚,未曾见过。圣人,已经薨了的张美人,还有齐国夫人也领着苗才人都曾与老身一并进去。”

  匀婉亦叹惜道:“正是,可惜张美人后来病重,卧床不起,没见过飞阁竣工的样子。”

  杨太后又是老泪纵横:“那飞阁高可插天,最是精妙,整整修建了七年。宫里的壁画众多,却都不抵飞阁中集天下画师于一处作的《狱穷图》,连辽国,西夏,大理,吐蕃的精工巧匠都招来了。阁内有先帝命人从四处寻得的珍稀符箓,阁顶收有先帝祭天用的玉刻天书...”

  说到此处,杨太后一顿,抹干眼泪,哽咽着道:“不说这些,玉清宫剩下的几个殿至今都有打扫。有些太妃们的灵柩都停在洪福院,日日有僧道念经祈福,怎会有此闹鬼一说出来?这本应是最干净的地方,为何却有这种污糟?”

  颢蓁回道:“儿臣实在不知,必定会彻查一番。”

  杨太后长叹一声:“罢了,这些都只是老身的计较,年事高了,忍不住回想起而已,你还是准备宴饮之事为重。”

  “儿臣知道了,娘娘切莫伤心,待儿臣交代好宴饮事宜,再来同娘娘讲。”

  杨太后挥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老身乏了。”说罢,便起身,由祖筠搀扶着回了慈寿殿。颢蓁等人恭送杨太后离开,嘴上少不得左一句“莫哀”右一句“保重”,直到瞧不见人了,只得各自散去。祖筠扶杨太后坐定,还在劝慰,杨太后却笑道:“一些旧人旧事,有何处可伤心的?你去把辛夷那妮子找来,就说老身要瞧瞧她可有长进。”

  ①北宋太宗雍熙二年(985年)以後,气候又急遽转寒,江淮一带漫天冰雪的奇寒景象出现,五千年来第三个小冰期再度莅临中国。而至道三年为997年,中国已开始变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