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辛夷传

第十二回 虑徒儿伶官替背锅 恨前人杨氏用辛夷

辛夷传 殷家了了 2220 2018-09-19 21:57:21

  祖筠实在懒得与他纠缠,只得叹道:“你既是心里在乎娘娘的交代,也该明白我的苦处。如今你想要检视她的功夫下得如何,也要快些才好,我在一旁等着就是了。”说着,合手退到一旁。

  菊三四见她站远,立的方位听不大清两人的聊天,便冲辛夷笑道:“我本是令你学《大韶》①里的鸟兽,你怎自己做起了凤凰的步子,须知鸟兽未来朝,你孤凤只得独鸣,倘是根不扎实,极易伤到自己的。”

  辛夷低下头,样子看起来有些许的委屈。菊三四问她如何,辛夷踌躇了阵才道:“次次我过去,太后娘娘也没说什么,只是魏国公主总嫌我不能跳独舞与她瞧着,我也懂师父说的理,可想到要去见娘娘不知会不会瞧见公主,还是忍不住求乐师替我琢磨独戏。”

  菊三四思忖一番,道:“下次公主再问起,你便说是我不教,不是你不学。须知云韶部与仙韶院虽同是宫掖里的地方,太后娘娘将你放入仙韶院是因为那儿归尚宫局,她容易安插。让你随我学,却是因为云韶部归内侍省,后宫的娘子们一般不往这儿打听。故此,我这点小事,她们想发作也懒得来。倘若他日再追问,就说我正在教你《绿腰》②之舞,总能应付过去。”

  “但若跳不出来,欺上可不好。”

  “怎么欺上?我当真教你便是,只是你更要把腿上的功夫练扎实了才行。你平日跳的是汉曲,动作并不繁复,讲究大乐必易,大礼必简,每动一次却得用上吃奶的力气。然那《绿腰》却是胡曲,调子多变得很,脚步可得跟得上。”

  辛夷赶紧谢过,笑道:“徒儿必将日夜勤加练习。”

  菊三四收起笑容道:“你记得,等下娘娘若要你跳舞,你虽可跳那段《大韶》,只是凤凰的部分,你身形未长齐全,两足离得尚不够远,必要尽你筋骨之力,否则便被稍懂舞艺之人视为怠慢。不过如此用力,你那身细骨怕吃不消,别忘了求娘娘给你些打赏,可从典药那边换些东西敷着。”

  辛夷躬身合手道:“徒儿记下了,谢师父悉心指点。”菊三四便打发她去祖筠身边,许她去太后殿里。祖筠只随意向菊三四拜过,便带着辛夷离开,留菊三四在原地。教坊副都知命他过去听人讲戏,他迈开步子,既不扭了,也不拐了,笔直走向瓦子一侧。

  祖筠一路不大讲话,辛夷知她气恼,只怕她在杨太后面前讲菊三四的不是,便道:“师父听说公主想瞧独舞,便教了我一段,待我练好,定能叫娘娘公主都喜欢。”

  祖筠道:“你好生练你的,可千万别学教坊里那些伶官,走在宫里却似在外面的瓦子卖艺,不知哪边是正道儿,就四处混钻。”

  “教坊里人原是四处找来的,也不必知晓宫中太多规矩,娘娘也不会与他们一般见识,姐姐想必也是。”

  两人走至慈寿宫门前,祖筠骂道:“你这小小年纪就学会吃里扒外的妮子,做甚么帮外人说话。”

  辛夷钻进帘子里,只露出脑袋对祖筠笑道:“好姐姐,辛夷错了,你等待会儿娘娘又要骂我,就替你出气啦。”

  祖筠乐了一下,作势要打,辛夷忙缩回去,惦着脚,快步穿过慈寿宫。她这腿上的功夫不算差,走起路来没半点声响。一路上众内侍宫女瞧见,惧其冲撞,便忙向里通报。待行至慈寿殿前,正好通报的人从里面把帘子掀起来。

  锦瑟早站在门前候着,说外面冷,不必施礼,快快进来吧。

  辛夷笑着进了殿里,绕过门口的屏风,见杨太后正坐着吃蜜饯,便上前请万福。

  杨太后让她上前,指着盘子里面的点心道:“才端上来的百花玉延,你尝一个吧。”

  辛夷谢过太后,有人端上帕子,令她取用。她将手藏进去,从盛蜜饯的碟子里面捡了一块边上的,仔细端详,果然晶莹透亮,小心吃着,到底百花生香。

  杨太后瞧她吃的开心,便道:“若好吃,则多吃些,用上好的百花蜜泡的怀山药片,老身虽爱甜腻,也吃不了太多。”

  辛夷谢过,却也忍着不敢多拿。

  这时祖筠也进来,杨太后问起怎来这样晚。祖筠道:“禀太后,那云韶部教辛夷的伶官,听到是太后的意思要见人,他也不放,还对奴婢百般刁难,没半点规矩。”

  辛夷赶忙插嘴道:“师父只是气奴婢不长进,新教的舞总练不好,怕娘娘看见。”

  杨太后并不生气,反倒命祖筠带众人先退下,只留了这两人在里屋呆着。杨太后道:“叫你来并非为了学舞之事,倒有这么一件,宫中过几日怕是要忙起来。为那重阳宴饮,兴许内侍省不少人手要遣去琼林苑,后苑那边的人手就可能不足。你正好抓紧间隙与你那挂名的母亲去好好演几出戏。”

  辛夷小声道:“这些事,娘娘吩咐祖筠姐姐来告诉即可,何须自己劳神。”

  杨太后伸手招呼辛夷靠近些,伏在辛夷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辛夷听了,面上失色,樱嘴微启,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杨太后说完,头抬起来,对辛夷道:“可能记得清?到时可不许出半点纰漏。”

  辛夷退回原位,小心道:“奴婢记得了,回去自会告诉贾尚服。”

  “嗯,你且先回去云韶部练舞,一切如常便可。等等你挂名的母亲,两人商量着办。出去的时候把祖筠她们叫回来。”语毕,杨太后坐正,眼睛瞧向别处,不再多说。辛夷道了万福退下,见她走远,杨太后侧首,瞅着碟子里的百花玉延,冷笑道:“你这短命的田舍奴狗,却不知到了重阳那日,还能在土里住的安不安生。”

  ①大韶,简称韶,又称九韶、箫韶等,是舜的乐舞,也是中国古代著名的传统乐舞之一,用于泛指美妙的仙乐。传说为乐师夔(一说质)所作。出自《庄子·天下》:“舜有《大韶》。”

  ②绿腰是一种唐代的传统舞蹈,属于软舞,也称为《六幺》、《录要》、《乐世》等,为女子独舞。节奏由慢到快,舞姿轻盈柔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