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辛夷传

第二十三回 皇城内惊生情志病 后宫中谁料鬼做伥

辛夷传 殷家了了 2195 2018-09-30 22:34:08

  话说赵昶凝与杨太后救起辛夷后,惊觉这已是个满嘴痴言妄语之人。嘴里一会儿喊着“你将他还与我”,一会儿又唱着戏,正是《哭骰子瀛府》那段。没留神,就从床榻上跳下来乱跑,速度疾迅,满屋大人竟抓不到她,且凡是碰到的东西,便要砸至粉碎才罢休。祖筠忙唤内侍把殿门封住,不许她出去,又与几个宫女使力气将她锁在床上。

  辛夷仍不肯停,手脚扑腾,几欲挣脱。嘴里始终叫嚷着脏话,仰头对空狂骂起来。什么“你这做惯了奴婢的奴婢的贱婢”,什么“蚊子飞过都要刮下二两肉的精贼”,什么“手眼生疮满嘴长蛆的短命婆娘”,无不芜杂粗俗,鄙俚浅陋,吵的慈寿宫里众人皆皱眉掩耳。

  宫女们都说,这分明是见了鬼,撞了邪,不知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卢祖翊说这可能是情志受损,但实在无法与她瞧过,方才想替她诊脉,稍稍松开一只手,便开始乱抓乱挠,又骂道:“你这太常寺的小贼,什么身份,也可以替本位诊断?若要近身,叫齐宣过来,要他将儿子还我!”说罢,又开始扯自己的衣角裤子,直直的露出了里衬大腿。锦瑟祖筠忙挡住让卢祖翊先出去,不许多看。

  赵昶凝奇道:“齐宣不是先帝时候太常寺的医丞?她如何知道这名字的?”

  几个女人又将辛夷的手绑好,拿来一条檀色绸缎毯子替她盖上,卢祖翊人在外面问摸起来是冷是热。锦瑟遂摸了她的身子回说“微热”。

  卢祖翊便说微热尚好,千万别让她四肢发冷了才行,否则可能命只有一日了。

  赵昶凝瞧着心下难受,杨太后因带她出去前面慈寿宫里坐着,又命人把贾尚服卢祖翊也带来。

  两个内侍扶着贾尚服来到慈寿宫,杨太后赐她坐下,贾尚服谢过,卢祖翊则站在一旁候着。

  赵昶凝问究竟发生何事,怎地又是落井,又是癫狂,贾尚服由是说起缘故。原来八月三十那晚,辛夷回到寝房,告诉她自己在宣德楼见到了赵祯,怎料说着说着就突然抽搐起来,似犯了风邪癫狂的症状。这一闹唬的贾尚服手足无措,才反应过来要救人的时候,辛夷已经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卢祖翊生怕杨太后觉得他办事不力,立刻道:“若是癫狂的症状,则不能让她再躺着。要安她的五脏,下气才可,可以吃白雄鸡羹方。”

  贾尚服说后来又不似癫狂,因何典仗替她看过,说是不知道冲撞了什么东西,只得暂且用符咒压住。倒也真的有用,安生的过了两个白天,但一到夜里,便似瞧见了谁,要说一夜的话。

  卢祖翊又插嘴道:“若是如此,按《肘后备急方》的说法,鬼击,魇寐不寤,惊邪恍惚,倒也是癫狂症的症候。”

  赵昶凝烦道:“你收声,等人说完再来诊断。若是有用,也不用在这里站着了!”卢祖翊悻悻闭嘴立好。

  贾尚服则继续道:“今日上午,则一直卧床不起。奴婢将寝房的门锁上,怕她四处乱走,不想回来的时候却见和合窗大开,人却不在屋里,跑了。奴婢一路问人,则有人瞧见她往临华门走去。奴婢于是追至临华门,正看到她进后苑,便自追来。待靠近她,却听她嘴里一直唱着戏,又念着词,什么我儿缘何不认我之类的话。”

  赵昶凝叹道“真是愁煞人”,又对杨太后说:“这闺女打小跟着我住在府里,我对她也有情分。况且她这般聪明伶俐,生的模样俊俏至极,我极想将她养大,再送与官家。如今她这样遭罪,莫说多年的心血费了,就只念旧情,我也不忍。”

  杨太后亦感叹:“可不是,我都可怜她,只是不知这究竟是撞邪抑或生了癫狂。”

  两人沉默一阵,卢祖翊在一旁道:“不若让臣再去瞧瞧,有没有法子再替她诊治。”

  杨太后点头。卢祖翊便要回去看病,无意中瞥见杨太后,见她虽嘴上说“好”,原本急切茫然眼睛,却突然直愣愣朝向他。卢祖翊吓得一哆嗦,低着头不敢多说,咽了咽口水,再一抬头,却见杨太后目中似有把刀子,只消他一开口,便插进他的喉咙。

  赵昶凝没有注意到这些,突然想起个事,对杨太后道:“玉清昭应宫里留下的那些殿宇,不是日日都有人在做道场吗?不如召一个道士进来瞧瞧。”

  杨太后作势思索,贾尚服却突然跪下:“公主,辛夷虽是奴婢的干女儿,但奴婢早已视她亲生,若能召道士进来,奴婢感激不尽!”说罢,便开始磕头。

  赵昶凝命她快些起来:“你不用这样,我是要替她想法子的。咱们朝廷里也没有随意下跪的规矩,你虽是宫婢,但也有官职在身,不用行如此大礼①。”

  这边杨太后说:“要请道士进来,得知会官家一声才行。”

  赵昶凝则叫丹茹去仔细说给官家听,丹茹得命,也快快前往。

  一路行至后殿,在殿门处见到阎文应,遂告知于他。阎文应进去通报,赵祯让她过来说话。

  赵祯问癫狂的是何人,丹茹说是仙韶院的女乐,原是公主府上的,因公主喜欢,觉得伶俐乖巧,送进宫里给杨太后抚养。听她养母说,前些日子赵祯也在宣德楼见过她。

  赵祯想起来,问是否张氏叫辛夷的。丹茹说是。赵祯觉得奇怪,前几日看着十分精神,怎么如今变成了这样。且担心宫中出了情志病可大可小,又怕杨太后赵昶凝受惊,遂带着周成奉阎文应等人一同过去。

  几人回到慈寿宫,杨太后说不想官家也来了。赵祯问候一番,便进到后面慈寿殿里。

  殿里的女人正压着辛夷,赵祯远远的便听见许多污言秽语从房里传出来,进去后更觉声音悲切刺耳。等走到床榻前,辛夷突然声音停下,不再叫嚷。

  周成奉于是道:“想是官家天子之气,将这屋里的脏东西震慑住不敢出来。”

  谁知话刚讲完,辛夷突然狂性大发,拼命要起身。头扭向赵祯,大喊:“我的儿,我的儿,你缘何不认娘亲!”

  周成奉赶紧挡在赵祯前面,骂道:“放肆!管你是哪里的邪物,见到天子竟不退下!”

  赵祯止住他,从房里退出来。杨太后赵昶凝贾尚服都在他身边,等着他讲话。赵祯答应从玉清昭应宫里面请道士过来,贾尚服赶忙谢恩。

  欲知道士来了作何说法,且听下回分解。

  ①宋朝除了特殊仪式礼节外,不行跪礼。尤其文官,更不会下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