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辛夷传

第二十九回 宫女房素琇怕让位 薰兰阁许氏传流言

辛夷传 殷家了了 2050 2018-10-06 22:57:29

  素琇告别了素琴,回到福宁殿的侧房开始准备夜里替赵祯梳头的东西。她把取回来的木犀花油放在靠窗的桌子上,抬头从窗棂里瞧见赵祯已经回来。过了一阵,又看周成奉从福宁殿里出去,想是又定下来今夜是谁侍寝了。对一个宫女来说,宫里的日子就是这样,眼见众人进进出出,总和自己没有关系,一切的一切都规律而枯燥,纵是现在升了什么夫人,也不会有多大差别。

  她想到尚寝局那几个,自打入宫便一同生活的宫女。其实大家入宫都不是叫什么素琇,素琴,素节,素浣,只不过是因为最常伺候官家起居,又经常换人,为着方便才叫众人一同改的名字。

  刚被分到尚寝局的时候,素浣已是司设,而自己只是掌设。因为年纪小,素浣对自己并不似今日这般动不动冷嘲热讽,也曾悉心照顾。多亏了她的提点,素琇才能在吴司设三不五时的计较责罚中撑下来。是什么时候开始交恶的呢?许是吴司设从尚寝局离开到宫正局去做了司正,自己也就从掌设升了典设那一日。

  那日素浣见了她,也显得高兴,还对她说:“我却没有你这般的运气,升的这么快了。”话听着没有什么打紧的,但素琇分明从她眼睛里面看到了厌恶。

  再后来,自己因为升了典设,有日子可以替赵祯梳头,于是把小时候家里做花油学来的手艺全用上,被赵祯喜欢,又升了司设。自这天开始,素浣对她便再没一日的好脸色,还带着做司灯的素节一起挤兑。寝房里面四个人,就只剩有年纪最长的素琴对她好了。

  大概是因为还当自己是小妹妹,又或者素琴每日做司苑的事情,摆花弄草,也养出了淡然的心性,总归,从她的身上看不到素浣素节的怨气。

  有时候素琇也钦羡这一份淡然,自己到了梳头夫人的位置没几天,竟然也开始害怕起来。

  只是做到司设,便有人看不过眼,倘若霸占着夫人的位置,不知道还会给自己带来多少伤。

  这还是次的,她听说周成奉在自己被吓到的日子,曾带着另一个会梳头的宫女去替赵祯解涩,她纵使再惊到,也要立马爬起来,不敢留下机会让别人取代了自己。这种害怕,不单单是怕被夺取了宠爱,更多的是怕掉下来后,自己没有气力再去面对素浣和素节对自己的欺负。

  素琇坐下来,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秋风从窗棂中吹进来,却吹不动她已经梳理得严丝合缝的乌发。

  年纪小也许不是都这般令人开心。素琇伸出手,摸着自己脸上的骨头。她虽不懂骨相,但也知道自己的脸庞过窄,总不是个适合嫁娶的样子。

  “还是太小了。”她心想,“不知道过几年能否更丰润一些。”

  那时候,或者自己就有资本去再争一争了。

  正自想着,忽听有内侍进来说:“梳头夫人,该准备一下了。”

  素琇神思回来,看了那人一眼,起身说:“知道了,这就准备。”

  却说周成奉得命到尚寝局交代素浣今晚侍寝的是尚馥芝,然后就离开回福宁殿。路上碰到齐国夫人许氏,许氏笑问今晚侍寝的是何人。周成奉因许氏是苗匀婉的娘,又是赵祯的乳母,很给她面子,便说给了她听。许氏知道不是苗匀婉,面上就不大乐意,但又拿出些钱给他,说让他在赵祯面前替自己女儿说些好话。

  周成奉收下来,笑说一定,就走了。

  许氏转头就奔到薰兰阁,不等人通报,直直进了苗匀婉的房间。看她正在读书,一把抢下便吵起来:“你说你,成日里净读这些没用的作甚!”

  匀婉知道许氏的性子,并不介意,把书从她手里抽回来:“想是又打听到今晚侍寝的不是女儿了。”

  许氏坐到她旁边:“你也知道啊,我可听说了,这连着三日,官家都是找的尚美人侍寝。你说你这脸蛋绝不输她,怎么心里就不知进取呢?”

  匀婉笑道:“原来与别人争宠便叫知进取,女儿这倒是学习了。”说完,又让拂玉去替许氏点茶。

  许氏拉住她说“不用,我不爱喝茶”,又对匀婉说:“在这宫里头不争宠还能做什么,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你看看人家杨美人,尚美人,官家赏赐了多少东西,宫外的家里多长面子。我的好姑娘,你就不能让你爹在外面也有面子些?”

  匀婉拉开许氏的手:“你不爱喝我爱喝,拂玉,去准备点茶吧。”拂玉于是下去了。

  匀婉又问许氏:“爹爹原是一介农夫,不过有几块地,是否算得上地主都另说,现在能在朝中能有官位,还是文官,竟不算有面子?”

  许氏不爱听:“那也要看和谁比了,尚美人杨美人的爹,都各自封了刺史,你爹爹的官算什么。”

  匀婉不管她继续说:“女儿能做的了才人,靠的是娘亲你的关系,并非本身有什么本事。今日娘亲想女儿往上爬,原该娘亲你去争取,何苦来劝我?”

  许氏竟被问住,不知怎么回应。

  匀婉再说:“娘亲光看到尚美人,杨美人喜欢争宠,却没有见过平日里她们是如何被圣人,连婕妤针对的。所幸如今官家纳妃尚不多,要是人一多起来,光凭娘亲的这些面子,女儿是否还能在宫中留个全尸?”

  许氏赶忙捂住她的嘴:“呸呸呸,越说越不像话,也不知道我就怎么教出来你这样的闺女。这原是你的日子,倒怎么全要我去过了。”

  匀婉笑道:“娘亲既然知道是我的日子,何苦又来替我打点妥当。以后会怎么样,都是造化罢了。”

  许氏叹了一口气:“算了,我说不过你。”

  匀婉抿嘴一笑,不再气她,起身去把屋子的门关上,又坐回来,凝色低声问道:“你日日对这些琐事这么上心,我托你那点事,就不能注意一下?”

  许氏得意起来:“别看这深宫禁院,人人自求多福,但这里面就没有你娘我打听不到的事。”

  原来自那日知道杨太后殿中有人中邪,苗匀婉就托许氏去打听清楚到底中邪的宫女,和杨太后有什么关系。许氏将打听到的事都说了一遍,如辛夷是赵昶凝带入宫中,与贾尚服是干母女,在仙韶院做女乐,师父是云韶部菊三四之类。

  匀婉觉得与那日俞馨讲的大体没有出入,遂道:“若只是这些,女儿都已经知道了,就没有别的吗?”

  许氏皱起眉头,挠了挠鬓角,突然想到:“啊,还有一样,那女娃中邪的时候,曾管官家叫‘我儿’。”

  匀婉瞪大眼,眼珠子向下一瞟,又瞟回来,说:“这是谁告诉你的,打听得准不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