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辛夷传

第三十回 合门扉匀婉教亲娘 晨请安太后问宴饮

辛夷传 殷家了了 2144 2018-10-07 23:24:26

  苗匀婉从许氏处知道辛夷曾对赵祯喊“我儿”之类的话,问这是从哪里打探来得消息。许氏于是说:“这几日许多人在传,一个个的都指向慈寿殿,说是里面的人亲口讲的。”

  话到匀婉耳里,她并不作声,只稍稍侧首思考着。想来前几日向太后请安的日子,俞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敢说出这样不敬的话,因此自己不知道。只是这样的内容从慈寿殿里面传出来,反而可疑。匀婉又问:“可知是杨太后身边哪一个人?”

  话说出口,又想到:“这样的内容定然不是随便的小宫女,显然是能进里屋的身边人。”

  许氏亦道:“奇了,这类消息以前若是传出来,还真找不准带头的是谁。只这一次,已有好几人说是从锦瑟嘴里听见的。”

  确认了传话的人,匀婉反倒舒展了眉头,不再追根究底。只是这样的姿态,令许氏好似珍馐御膳从眼前一闪而过,眼睛不饱,嘴里也毫不解馋,于是追问匀婉到底想明白了什么。

  匀婉又靠近了许氏一些,说这些话都是女儿猜的,可不许乱传。

  许氏笑道:“咱们娘儿俩真是奇怪,我讲给你杨太后的旧事,让你只能当胡说。你讲给我杨太后的新事,让我只能当乱猜。你娘何事不听你的话了,你就说吧。”

  匀婉浅浅一笑,又低声说:“贴身的宫女原是应该口最紧的,纵是拂玉跟着我这么些年,有事我都要打发她出去,怕你说的话就白白流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何况是杨太后那种心思的人?除了极信任的,断然不会事事都让她跟着。”

  “姑娘的意思,莫非这些风言风语都是有意为之?”

  “若非有意,宫中都这么直白白的说是锦瑟在传,杨太后会不晓得,晓得却不治罪?”

  “这当真怪事,她都是太后了,还要搞这些捕风捉影的事儿作甚。”

  匀婉哼笑一声:“人不贪图三分利,何必起早五更天,何况她是稳坐慈寿宫的太后?当年她与章献娘娘用这样的伎俩,怕是为了让先帝立太子。如今她位份更高,却故技重施,想来缘由也不会比立太子之事小。”

  许氏听了,捂住胸口道:“乖乖,让你说的,好似又要出来当年妖帽案一样的事了。”

  “这也未必,都是女儿估的,娘亲只要记得千万别掺和进去就好。”

  许氏点头:“我从前都吃过一次亏,早就学聪明了。”又斥道:“有这样的脑子,何不多动动心思让官家更疼你,生个一儿半女。”

  匀婉摇头:“娘亲总说女儿读书无用,女儿却知道上古唐尧帝曾自戒曰:‘战战栗栗,日谨一日。人莫踬于山,而踬于垤’。”

  许氏撇了撇嘴:“你这讲的什么东西,我可听不懂。”

  匀婉笑道:“意思是说,做人每天都须活得小心翼翼,一天比一天谨慎。否则,有一日不会被大山绊住,却会在土堆前跌倒。”

  许氏并不以为然:“每天小心翼翼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确实没有意思,但娘亲也见识过杨太后的手段,欺君尚且如此容易,何况女儿只是个小小的才人。在这里头,哪日过得就不是在刀尖上走的日子了?争,女儿不乐意。但防,却是一定要防的。咱们知道了杨太后的手段,就可以避开不必要的争端,他日任她如何清算,总扯不到咱们头上。”

  许氏见自己又被匀婉反过头说教,叹了口气,只得罢休。

  匀婉知道许氏暂且被泼了冷水,不会继续规劝,也就不再多说,走去把屋子的门打开。

  拂玉在台阶下面候着,看门打开了,才端着点茶的器具进来。许氏说我可当真不爱点茶喝,这就要走。

  拂玉赶忙道:“刚才奴婢已经吩咐下去准备晚膳了,夫人不如吃过再离开?”

  许氏问晚膳有些什么,若又是清淡素食,她可不爱吃。

  “知道夫人在,所以吩咐做的姜黄腱子河西肺,水滑面方松黄汤。”

  许氏听笑了,问:“你这阁里面的闺女怎么都和你一个脾性,报个菜名也跟念诗一样,全然听不出是什么。”

  拂玉笑着解释:“其实就是熬羊胸,灌羊肺,油炸羊腱子加煎羊腿。平日里娘子都爱吃青菜,月奉剩的不少,厨娘知道夫人来用晚膳,于是说干脆分一只羊,剩下的羊杂就当替我们这些奴婢都开荤了。”

  匀婉笑说:“你倒是懂得替我拿主意,我一个才人还要听你们这些宫女做主,还把我说得如此刻薄。”

  许氏插嘴道:“这分明是你平日里苛待了她们,不是她们做主,却是我做的主。我爱吃羊肉,快去做吧。”

  拂玉于是又去吩咐,等端上来,许氏与匀婉一起吃饭,其乐融融自不必多说。

  第二日是九月初六,距重阳宴饮只剩三天。

  早上请安,杨太后问郭颢蓁一切可已准备妥当。郭颢蓁回说昨日在自己殿里演练过,击鞠与大射的宫女都没有出差错的。乐舞也选好了,让教坊的舞娘陈怜怜带着。

  杨太后说:“先帝在时那陈怜怜就已是舞娘,竟然这些年过去了,她还在。”

  连溪芠道:“那陈怜怜面上已有许多褶子,只是很会穿衣打扮,平日都用薄纱遮面,再用化开的云母混了粉蜜,涂上厚厚一层,谁也瞧不出年岁,还就显得媚眼横波起来。”

  尚馥芝故意笑道:“姐姐以前是在尚寝局的寝房里面休息的,对宫女里这些掌故想来比我们清楚。”

  连溪芠瞪了她一眼,她平时最讨厌人家提这件事,郭颢蓁说一下,她心里尚能忍住,但这些“狐媚子”多嘴多舌,她就作势要吵了。

  郭颢蓁眼见连溪芠有些动怒,本来不待见她,却也不想见那两个人占了上风,于是打岔道:“若说这事儿,想来妹妹知道的也不少。听说前些个日子妹妹生病,有人经过妹妹的穆清阁,见一中年妇人素面倚窗,不知是不是有人妆面的物什都没了,才躲在里面这些天不敢见人。”

  连溪芠笑问:“还有这事儿?”眼睛却瞟着尚馥芝。

  尚馥芝哪能受气,立刻反唇道:“若说妆奁都没了的,也不止我一个。要说年岁…”

  “哦?”不等她说完,颢蓁便把话抢过来问,“那你倒是说说还有何人,发生了何事,看你能否记得清楚?”

  “自然是……”才出口三个字,尚馥芝忽地想起赵祯不许对外提起那夜的事,一时竟无法回嘴。她看向杨婠,杨婠却并不看她,只偷偷从袖子里面露出几根手指,对她摇了摇,劝她不要再说。可尚馥芝见郭颢蓁竟以此为把柄,心中气不过,便想“左右官家也不会怪我,何苦要给她面子。”张嘴就要说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