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辛夷传

第三十五回 凄凉夜赵祯思对策 寒窗边太后觅故人

辛夷传 殷家了了 2469 2018-10-12 23:32:37

  上回说到富弼报了胡培安丧命的消息,赵祯深感不安,却又不知有何办法,只得先命周成奉去安排对胡培安家眷的抚恤事宜。周成奉退下后,赵祯也不用阎文应上来,只留自己一人在殿中。思前想后,仍想不出该作何处理,只得随手拿起今日上来的实封章奏又开始看。

  其实今日的三份章奏,除去吕夷简与范仲淹的上书之外,第三件当真是极大的事情。西平王赵(李)德明①的卒训传来,实可撼动西北地区的边防安排。赵祯早就知道,赵德明的儿子赵元昊,是个凶戾霸道之人,且野心极大,不容小觑,若封他继任西平王,怕会引来战事不断。但对这样的人,又不可轻易罢任,毕竟稍有不慎,引来他的反噬就得不偿失了。

  早些年间,西平传出风声,说赵德明在怀远镇北遇龙,这对西平是祥瑞之兆,但对大宋来说,则应算乱臣贼子造谣惑众的大危机。可因当时先帝真宗耽溺在与契丹的天命争夺上,并未在意远西之事,就任他过去了。可是遇龙之事,从来都是君权神授之相,谁敢说透漏的不是西平人狼子野心?

  更有甚者,赵德明趁着宋辽正统争执间隙,悄悄的在怀远镇那里建了城,易名兴州,突一日,他率领西平人统统迁过去,正式定都。须知迁都一事,事关重大,可西平人不曾与先帝商量过,擅自决定,很是嚣张。

  加之前些年在先帝极力反对下,赵元昊依然奉其父命,剿灭了西凉,甘州回鹘二地,又使瓜州归顺,一副立权之势。

  后面契丹下嫁了兴平公主与赵元昊,使西平与契丹之间的关系日益密切,而赵元昊仗着这份姻亲,处处显露着不将大宋放在眼里的端倪。

  如今这份章奏摆在赵祯眼前,他实不敢轻视待之。

  偏这时候赶上胡培安之死,皇城内殿前司都虞候命丧也绝非儿戏,谁人知道,这背后代表了什么诡计?

  赵祯站到窗前,推开窗门,望向皇城中。此处白日便天朗气清,到夜里皓月更是洒下满院银华,如入广寒之境。夜风漫闯,清冷如斯,却令人格外心静。赵祯只觉心中一阵收紧,暗想是不是冻着了,又生出一丝惰怠,竟还是这样站着,不愿回座。

  忽地,他打了个冷颤,脑中思路却变得清晰些许。

  与他一同感受着禁宫幽冷的,还有身处慈寿殿,倚在窗前的杨太后。

  见她的口中已呼出湿气,腮上亦有寒红,祖筠在一旁担心道:“娘娘,夜里风凉,要不要加个炉子?”

  杨太后不语,祖筠亦不敢有动作。杨太后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似有虫鸣,也有暗鸦,总不免增添凄凉。

  锦瑟小声问祖筠:“这都什么日子了,怎么还有瞎叫的虫儿?”

  祖筠听了,让她不要再问,却对杨太后说:“娘娘,若是需要炭盆,奴婢们就先下去增添,等会儿再上来。”

  杨太后点头,两人便退下,出门前还将屋里别的侍女都带到外屋。

  等屋里静若死牢,冻如冰室,突然有人从窗外丢进来一个锦囊。

  杨太后将锦囊捡起,问:“这是什么?”

  外面传入一男子的声音:“你交代办事的人没用,被小皇帝身边的人发现了行踪,还夺了契丹使者的回函。”

  这声音嘶哑严酷,似被木炭烫过嗓子,又像指尖挠过气管,字字带血味,句句迎刀锋,教人听来不禁汗毛直立。

  只是杨太后并不觉得奇怪,她方才面色的不适,都像重新润过了一般,显得不再那么干枯。她打开锦囊,将回函取出来看过:“怎么还沾了血,你杀了他?”

  男子道:“否则他还要亲自送到我手里吗?”

  “也罢,回函取回来就好。”

  “你不怪我取他性命将事闹大?”

  “他既然夺了回函,难保没有确定我派出的人的身份,倘发现他也是宫人,怎么都会把我牵扯进去,杀了才是对的。”

  那人一声冷笑:“你平时一脸慈眉善目,心里头可当真凶恶。”

  杨太后脸上浮现一丝苦楚,但转瞬消失,又道:“你可有看过回函的内容?”

  男子沉默不语。

  杨太后将回函在手里揉捻着,嘴上说道:“我是不该问的,你做事又从不问缘由。”

  “几十年了,你也该知道我的脾气。”

  杨太后缓缓向窗外伸出一只手,黑夜中,她已经开始枯老的手指,独自立在那里,显得有些可怜。到底是年纪到了,宫中再锦衣玉食,也挡不住年华逝去。杨太后的手在夜幕中,如急于觅得同伴的孤雏,瘦弱而颤抖。但她却未得到回应,没有同伴来迎接她。

  只有那个男人的声音问道:“你可是冻到了,抖至如此?”这句虽是关怀之语,调子却满含事不关己的姿态。

  杨太后用鼻子深吸一口气,道:“你心里明白。”

  男子又陷入了无声中。

  杨太后道:“罢了,你今日助我,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你回去吧。”

  男子不再回答。

  院中的鸟虫又鸣动起来,杨太后知道他已经走了,合上窗子,叫祖筠等人进来。

  祖筠打开门,命几个宫女托着炭盆,放到杨太后坐榻一侧。

  过了一阵,锦瑟问:“娘娘身上可有暖些?”

  杨太后道:“你们先下去吧,只留祖筠在就好。”

  众人称是退下。

  杨太后于是说:“徐内侍不是说契丹使者已经都答应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要求?”

  祖筠不知道杨太后说什么,杨太后便将手中已经捻成一团的纸条丢给她。祖筠捡起来,将纸条揉开,只见上面写着:“若明日行动,事成则要将后周世宗从我大辽夺取的关南十县一并奉还。”

  杨太后道:“纵是章献在世,亦不可能将关南的土地给他们,如今他们这样要求,可是要逼我折煞了老祖宗的威名了。”

  祖筠道:“章献娘娘垂帘听政的时候,为防女祸乱权,设下了诸多阻拦,根本不可能有割地的权力,他们这样的要求,想是太不了解咱们大宋了。”

  “我自有主意。”

  “那明日,可要答应他们?”

  杨太后靠向几子,从支棱取下一串佛珠套在手上,闭目细数起来。过了一阵,悠悠睁眼对祖筠说:“若不答应,要如何才能继了章献的位置?”

  不知杨太后欲做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①赵(李)德明,西夏第二任皇帝,唐朝赐姓李,宋朝赐姓赵,所以宋朝称其为赵德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