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辛夷传

第四十回 崇正殿百官朝赵祯 玉宸里众妃拥太后

辛夷传 殷家了了 2240 2018-10-17 21:50:00

  九月初九,重阳节。

  汴梁皇城从宣德楼直到大庆门,皆是门户洞开。楼下有大大小小九台瓦子,教坊派出九个戏班分立于戏台上守着。戏台后摆上八十一盆秋菊,八十一颗茱萸,一路延申到门内。

  再打门内望去,大庆殿前立起重九排的灯架,每排灯架设九盏菊花灯,灯上或刻灯谜,或写小令,或绘美人,或染山水,或点如意,或描祥云,或拓父慈子孝,或印主圣臣贤。

  殿檐下,东西挟,两条彩绳互连挂了一串五色琉璃百花灯,有寒兰桔梗胡枝子,石蒜水蓼秋海棠。

  过西挟绕到文德殿,穿向西边至集英门,里面是赵祯赐宴群臣之处。晓间初日未升,浓夜渐残,殿中金粉漆地,鹅绢遮窗,菊瓣赤澄,秋叶杏黄,一派交相辉映,十分火烛灿然。

  沿着集英殿的东边往北,一路至后苑玉宸殿,这边本是先帝书房,因要依着长宁节的安排,待圣人领众妃在崇正殿朝见赵祯后,便会挪至此处设家宴。若从玉宸殿出来,可登翔鸾阁赏月观灯,是时台下珍馐美馔,台上舞优翩迁,耳边仙乐曼妙,满眼绚烂碧耀,依稀似迈进七宝池,恍然若飞升入云霄。

  只是慈寿殿里,杨太后起身,饮水,盥洗,晓妆始终怅然无神。

  祖筠拿了袆(hui)衣,替杨太后换上,说:“今日是重阳,官家用长宁节的安排来待娘娘,可见在官家的心里,娘娘和章献娘娘的身份是一样的。”

  杨太后冷哼一声:“若是昨儿个让那两个契丹使者进宫,今日老身受百官朝拜才是真的名正言顺。”

  祖筠不知如何回话,只好默默替她在发髻上增添珠翠。

  杨太后问:“公主今日进宫吗?”

  “奴婢昨夜派人去问过,公主说虽然身上不适,但还是会来。”

  “记得她说的身上不适,是心有郁结,吃不下东西。”

  “正是,听说自从辛夷演了一出‘我的儿’那日,公主回府就开始日日忧心,锁在屋里,足不出户。”

  “她身子太过虚浮德润①,少吃些也是好的。”

  杨太后换好衣服,外面小宫女进来说:“娘娘,大安辇②在外面了。”

  杨太后点头,众宫女簇拥着她走出慈寿宫门。

  宫门外停着一架舆车,车底由白藤所制,底座上覆一棕榈小屋,赭窗彤帘,通体漆银,缀点铜金,车顶加猩红大伞,伞下又设五条甩尾游龙。只是这华丽座驾,看在她眼里却不觉欢喜。

  祖筠悄声笑道:“之前中秋节的宴饮,准备的还是龙凤舆,自打章献娘娘崩逝,宫里再没人乘过这大安辇,今儿个把它拿出来,官家的孝敬之心当真可见。”

  杨太后冷冷悄声道:“章献活着的时候,将伞下的游龙增至六条以显尊位。更甚,她与官家去慈孝寺祭祀那日,若不是鲁宗道拦着,差点她的舆车就会抬到官家前面,僭越犯上。如今虽然又将它拿了出来,可怎么游龙少了一条?说到底还是太妃的规格罢了。”

  说完,登舆卷帘,只见厢内有黄花罗帐,缯帛茵褥。杨太后踩上踏子,安坐朱椅,听外面前导内侍喊“起驾”,众侍一齐使力,抬着她往崇正殿去。

  待到了殿前,祖筠扶她下舆。

  阖门使上前说:“娘娘,官家已经在里面了。”

  杨太后点头,从东门走入殿中。阖门使赶在她前面,放下殿帘。又有内侍抬上凤榻,伺候她坐下。杨太后和手坐稳,往帘外望去,百官已经簪花立在庭上。

  她大概瞧过一遍,小声问:“怎么不见契丹使者?重阳赐宴之日,使臣若在也应参加才对。”

  阖门使说:“奴婢听周都知说,安排他们直接去集英殿了。”

  杨太后颔首,不悦之色全然没在脸上。

  见太后已无事过问,阖门使便对周成奉示意,周成奉再问过赵祯。赵祯点头,周成奉传话下去,说天子太后已好。

  于是廷中燃放烟竹,响过一轮后百官跪拜,齐声高喊万万岁。拜完五次,又齐声高喊太后千万岁,拜了三次。接着同平章事李迪,枢密使王鬷入殿,跪在殿中,其他大臣宗室紧随其后,一同再向赵祯拜过。又转向杨太后称:“重阳节赐宴,臣等不胜隆恩,谨上吾皇万万岁,太后千万岁。”

  赵祯示意众人起身。

  众臣遂拿出献礼,李迪王鬷各自献爵,大臣有的示帛,有的捧香,因赵祯不喜奢靡,众人不好拿出太铺张的宴答。

  待众臣将宴礼献完,李迪王鬷率百官暂退。阎文应从东边侧殿引郭颢蓁入内,身后依序跟着连溪芠,尚馥芝,杨婠,苗匀婉,俞馨。

  郭颢蓁着一身玄色五彩翟纹袆衣,衣上有十二重行彩绘翚(hui)文,赤色袖边,净色素衬,又系褐色大带,上挂双白玉佩。青袜青舄(xi,鞋),朱里金饰,头戴九龙四凤冠,斜插二十四枝和节之花,大小不一。

  身后五妃则一水青罗褕(yu)翟,头上大小花各九枝。唯有连溪芠身上花钗七株,尚馥芝,杨婠,苗匀婉则花钗六株,俞馨五株这点不同而已。

  六人向赵祯杨太后拜过,便从西侧殿出去。

  接着阎文应又领李迪,王鬷等士大夫之德配正室进殿上宴礼。品阶低一些的,则上表称赞。

  这些外命妇下去后,李迪王鬷复挟大臣上前,随赵祯转驾集英殿。阖门使则伺候杨太后乘舆往玉宸殿走,宗室随殿前司的往琼林苑处去。

  杨太后虽因没能见到契丹使者耿耿于怀,但受众臣朝拜,还是心中宽慰许多。

  如此到了后苑,远远听到里面一片欢声笑语,于是重整精神,下舆进去。

  众人见到杨太后,再向她拜过,候着她上主座。

  杨太后坐定,郭颢蓁走上前问:“娘娘,宴饮可要开始了?”

  杨太后向坐下扫过一遍,只见殿中纵列三行。

  右边两列是郭颢蓁与另外五妃,左边则有赵昶凝坐在前面。还有许氏因得赵祯恩赐,虽只是夫人,也可坐在最后一同吃饭,中间有李迪与王鬷的两位命妇作伴。这样看,上位坐着的也有十个人,剩下的命妇夫人皆在下位陪坐。

  杨太后堆起满脸慈笑,对郭颢蓁道:“这原是你安排的,全由你的意思来吧。”

  ①德润,胖。《礼记·大学》“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pan)”。

  ②大安辇。真宗咸平中,为万安太后制舆。乾兴元年,诏皇太后御坐檐子,名大安辇。

殷家了了

以防被骂注释占字数:   ①两角,孤云。《三秦记》中记载的秦汉时期山名。   ②秦灭了楚国后,楚人做此诗。“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③章华宫,楚灵王修建的离宫。“楚王好细腰,宫人多饿死”中的细腰宫人都在章华宫。   ④回禄,火神,亦有火灾的意思。   ⑤鸲鹆(qú yù),八哥的旧称,宋徽宗曾作《鸲鹆图》   ⑥吕后把持朝政,排挤刘氏宗室,刘章作诗讽刺“深耕溉种,立苗欲疏。非其种者,锄之去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