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辛夷传

第四十四回 华景亭众妃齐赏菊 行酒盏众妃遇辛夷

辛夷传 殷家了了 2089 2018-10-22 23:47:35

  几人说说笑笑,各怀心思,一路行至华景亭前,只见小道上竖起一扇花门,已经别菊百十种,随手便可摘下簪花,戴在头上。众人说此处果然应景气氛,适合吃糕饮酒。

  走到亭子里,早已有内侍在中当摆上了卷曲云纹白木长桌,上面陈列着好些盘秋菊糕,依馅儿分列。馅儿有木犀蕊,石榴子,栗子黄,银杏果,松子肉,芝麻糖,野珍菌,不一而足。每碟花糕上面,还有一块用粉做的狮子头。

  许氏瞧见,十分喜欢:“这不是城里的汴河分茶(较大的酒家)才有的狮蛮,奴婢在外面的时候最爱吃,只是到宫里就不见有人喜欢了,这老多年,倒是十分嘴馋。”

  惜墨说:“圣人想今年花样多一些,便从民间也寻了些好主意。”

  杨太后笑说:“你若馋了,就先吃一个。”

  许氏直说刚才荔枝白腰子吃多了,现在倒不饿。

  杨太后乐起来:“宫中的宴饮,一半的人都说吃不饱,你这样不定是抢了别人多少吃。”说完,看向王鬷家的。王鬷家的忙说没有,是自己吃不了太多。

  众人哈哈一乐,郭颢蓁说该喝些黄菊酒了,惜墨便叫人去端。

  闲时再从亭中向外看,又是各色秋菊摆设。东边有黄白色蕊似莲室,是谓万龄菊;西边淡雅离瓣如海棠,是谓桃花菊;南边素彩檀心几丛清,是谓木香菊;北面琼洁梨贞满地霜,是喜客菊。其中夹杂明耀的叫金铃,黑彤的称墨荷,从顶上垂下来,做了花帘的乃一捧雪。

  期间风穿亭隙,浓香弥漫。

  杨婠对许氏说:“这些花儿可是饤饾,只能摆在那里看,却吃不得的。”

  匀婉不喜欢杨婠拿许氏打趣,便笑说:“这亭子里,哪个及得上杨美人‘鲜肤一何润,秀色若可餐’,齐国夫人饿了,第一个也不会放着美人不管。”

  说得郭颢蓁连溪芠都笑起来。许氏不懂她们笑什么,也跟着乐。

  杨太后对颢蓁说:“看得出你着实下了一番心思。”

  郭颢蓁谢过。这时内侍已经将菊花酒都倒好了,正在往上面撒黄菊瓣与茱萸果。

  连溪芠对郭颢蓁讲:“人说黄菊是延寿客,茱萸是辟邪翁,我可得多喝点,省得被邪物所扰。”

  尚馥芝冷笑一声:“若要辟邪,何需延寿,早些离开不就清净了。”

  杨太后止道:“过节了,打趣也没有这么说话的。”

  尚馥芝称是,懒得理会。

  等众人饮完酒,郭颢蓁问:“再往翠芳亭走,还是回玉宸殿先?”

  赵昶凝说:“在外面喝这些菊花酒冷了,现在倒是有些凉意起来。”

  郭颢蓁于是领着一同回玉宸殿,让众人再吃些点心。

  等临到门口,看到一娟秀女童正站在殿前候着。那女童见到众人,赶忙万福请安。大家只觉得耳中传来一阵清脆之音,调调如丝弦慢拨,字字如佩环相鸣。杨太后道:“你来的真快,过去公主身边侍奉,她可想你。”辛夷于是低头碎步走去赵昶凝的侍女丹茹身边站好。

  郭颢蓁忍不住打量,见她着一身藕紫色菊纹对襟宽衫,嵌着青罗里子,烟色襦裙,墨绿勒帛(腰带),头上梳两角,耳佩金玉珠。她往赵昶凝身边走这一段,裙不见摆,腰不见晃,行似临风梅鹿,静如泽畔霞骛。只是这藕紫之色,让她想起了当年恨的牙痒痒的美人张歆婕,心里咯噔一下。

  于是问:“你这一身是才从诨臣万岁小儿队出来?”

  辛夷听到郭颢蓁问话,又走到她跟前做了万福,柔声回道:“禀圣人,才从琼林苑走到拱辰门,准备回仙韶院,不想听见娘娘召见,于是赶忙过来了,没来得及换衣裳。”

  郭颢蓁点点头:“你抬起头来回话便可,娘娘之前吩咐过,宴饮之时也不必拘谨。”

  辛夷称是,稍稍仰面站直。却是一张秀丽小脸,娇俏芙蓉蕊,浅笑寒梅开。薄敷清铅素粉,淡施透酥胭脂。眉间点朱砂,修额片鹅黄。更是两只翘眼水波带桃花,一张丹唇莺语似生香。

  郭颢蓁暗忖道:“看着年纪不大,怎么生得如此玲珑娇媚?在宫里长成这样,可不教人疼。”又说:“什么年纪?”

  “快十岁了。”

  郭颢蓁不再多问,让她回赵昶凝身边,众人这才进到殿里。

  坐好后,等外面报安排好了,惜墨让行第四盏酒。

  教坊色长于是再替众人斟满。期间有婆罗门小儿队进来,身着紫色僧衣,绯色对襟缎褂,拄着锡环拐杖。队有三行,每行队头一人,四人簇着,手上还各执一枝花。这时外面又有击鼓者敲打而入,待至殿中,四周乐起,众小儿方做翔彩菩萨之舞。

  有内侍从两边替众人奉上天花饼,莲花肉,群仙炙,太平毕罗。

  赵昶凝让辛夷也吃,辛夷起先不敢,郭颢蓁看到,让惜墨过去允了,辛夷才坐下。

  辛夷吃了一口天花饼,赵昶凝问:“听说方才在琼林苑,又出了岔子?”

  辛夷说:“可不是,有个歌板色,没有按照该唱的词来,却唱了另一首诗。下来人家问你怎么唱错了,她说不记得。人家把她唱的词念给她,她也说完全没见过。倒是有个宗室的小厮,进后台来说那歌板色唱的词有蹊跷,让好好查查,却不肯说为什么。”

  “是什么诗,你还记得?”

  辛夷说:“记得,她唱的时候,奴婢们就觉得奇怪,后来下面还和她反复的说道了,也不长。”

  赵昶凝让她背出来,她说:

  玉钗未断识君恩,甘让前星泪暗吞。

  他日九重流涕问,深宫尧母尚无门。

  “玉钗君恩...”赵昶凝想了想,“不似听过,可知是谁做的诗了吗?”

  “这倒是没有。”

  赵昶凝面上起了疑色,暗道若不是什么唐时旧诗,便又是今人所作了。仔细往深处咂摸,又觉得似曾相识起来。遂说:“你去说给娘娘知道。”

  辛夷答应,赵昶凝因唤惜墨过来,由她领辛夷到太后身边。

  杨太后也让她坐在身边回话,辛夷于是坐上这殿中高台。众妃都罢看了歌舞,侧眼向太后这边打量,实不明白怎么一个小小女乐可以坐到那个位置。

  杨太后问:“瞧公主的样子,面色比来时还要凝重。她怎么说?”

  “只说不似听过,问是谁做的,奴婢说不知道。”

  杨太后让辛夷靠近点,小声说:“如此你暂且不要理,只管看着前面,嘴上做些背东西的样子,老身讲什么你都不要瞧过来。”

  辛夷点头,于是稍稍望向殿中。

  不知杨太后要教与辛夷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