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辛夷传

第四十七回 赵昶凝梦中念旧情 赵元俨殿里谈故事

辛夷传 殷家了了 2198 2018-10-25 23:53:22

  上回说到玉宸殿中的五盏酒都行完了,赵昶凝也由丹茹陪着离开。才出宣佑门,便有内侍过来说方才郭颢蓁已经派人到西华门备下厌翟车,以供赵昶凝用,还传了郭颢蓁的话:“虽然不是魏国公主该用的龙凤舆,但好在快些,若要赶去琼林苑,还是用有马的车合适。”

  赵昶凝让内侍回去谢过郭颢蓁,等他离开,两人向西,经过皇仪殿的时候,丹茹说:“公主,琼林苑在顺天门大街最西边,现在哪怕再加两匹马到车上,咱们怕也赶不上宴饮了。”

  赵昶凝觉得有理,自己一时冲动,就直愣愣的出来,没想这么多。

  丹茹说:“若有要事,不如交与奴婢独自骑马前去,跑个来回也没多久。”

  赵昶凝知道自己身子丰盈,无法行动太快,也就答应丹茹独自过去,找到当时与教坊人说那歌板色唱诗有蹊跷的小厮,看看是谁家的。若是认准了人,就传自己的话,对那个宗室说“卜钗之事已有眉目”,请他随官家一同回到皇城里。丹茹虽听不懂意思,但不多问,吩咐皇仪殿前的内侍伺候赵昶凝到殿中稍作歇息,自己就即刻动身了。

  却说这皇仪殿虽紧挨着集英殿,但因曾做过后妃治丧用途,随着日落霞红,殿中隆景似凭空蒙上一层绯色薄纱,在赵昶凝的眼中显得迷离扑朔起来。她找地方坐下,只觉得郁结在胸的想法让她喘不过气。她一只手撑住太阳穴,身子侧在榻几上,望向面前一排金柱静坐。

  殿外仍有曲乐声飘渺入耳,想是旁边集英殿里宴饮余音。过了些时候,她眯起眼睛,似有些困意袭来,便想“在自己的地方一直睡不踏实,怎么反而到了这里却困乏了”,却还是要悠悠睡去。

  恍惚间,她好像见到有一倩影,绝似当年先帝宠妃,在金柱影隙凭空出现,或舞或走,愈发真实。那幽影靠近,生出一张俏脸,面白如香雪,发乌似眉黛,可怜两行胭脂泪,映得人憔悴。那影子飞近,又飞远,转瞬间淡淡化开,全类烟霞扫空。

  赵昶凝瞧着这幻影,心中缓缓道:“果然人有所思,即梦其到;有忧,即梦其事,看来这些日子在宫里作祟的竟是你了。”想着,又阖眼养神。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她觉得冻,慢慢睁开眼,疲倦间看到先帝真宗正向她走来,让她有些怀念,只能感叹自己果然老了,总是看到旧人。

  哪知那“真宗”却开口对她说:“公主,朕来瞧你了。”

  赵昶凝听到,眼眶一湿,坐起对着面前人哽咽道:“皇兄...你终是来瞧皇妹了...”

  等她仔细看清楚,却是赵祯站在她的身边。

  赵祯坐到赵昶凝旁边的椅子上,宽慰说:“公主独自在皇仪殿休息,可是想念先帝了?”

  赵昶凝抹干泪痕,略带鼻音,笑道:“老身甩下圣人的宴饮独自出来,原本想去琼林苑瞧瞧宗室们,但到了这里又怕来不及,遂派丹茹过去,自己便在此处稍作等候。不想一坐下来,眼中竟都是故人身姿。”说着,眼眶再泛一圈红晕。

  赵祯命周成奉去取帛巾,怕赵昶凝才睡醒,身子发冷。赵昶凝谢过,又问:“官家可是去琼林苑回来了,怎么这么快?”

  赵祯说:“都还没去呢,才换了衣服,白天酒饮的多了些,就休息了一下,准备往那边走。到了门口,殿前的内侍来通报说公主独自在这里,朕就过来看看。”

  赵昶凝笑说:“老身还怕过去晚了,不想官家比老身还迟。”

  赵祯亦小声乐道:“其实实在乏了,若非必要,也懒得往那边跑,倒是没有公主这般有心。”

  说话间,周成奉拿了一条烟色芙蓉纹宽帛巾来,赵祯亲自替赵昶凝披上,还嘱咐:“公主不如回去玉宸殿与小娘娘一同吃些热酒。”

  赵昶凝摇摇头:“老身让丹茹乘快马而去,不久便回来了。”

  赵祯疑道:“是何事这么着急,要她快去快回?”

  赵昶凝踌躇一阵,才说:“是关于近日宫中闹鬼一事,老身觉得官家不如一同在此等她,只怕这事可大可小。”

  赵祯皱眉衡量了一番,对周成奉说:“你去派人告诉琼林苑那边,朕今日赶不过去了,改日再赐宴。之后你守在外面便可,若公主的侍女来了,叫她直接入内。”

  周成奉得令下去,赵祯因问赵昶凝究竟是何缘故。

  赵昶凝还没开口,周成奉就又跑回来报:“官家,侍女丹茹和孟王(八贤王赵元俨)一起来求见。”

  两人对望一眼,赵祯马上起身说快请进来。

  周成奉去请,只见一男子阔步而入,细看约莫四五十岁年纪,广颡深鬓,丰颐美髯,修眉似剑,目光如炬,真真正气凌庭宇,严毅不可犯。

  赵元俨见到赵祯,作揖致礼。赵祯亦颔首回说:“八皇叔免礼。”赵昶凝起身说:“八皇兄。”

  见过后,三人坐下,丹茹走到赵昶凝身边站好。

  赵祯问:“八皇叔怎么不在琼林苑吃酒,来宫里了?”

  赵元俨看向丹茹,说:“皇妹的宫女到琼林苑,找到我身边人,转告我‘卜钗一事已有眉目’,让我即刻入宫。”

  “什么卜钗一事?”

  赵昶凝叹道:“全没想到竟是皇兄派人关切的。先问皇兄一句,那歌板色唱的诗,可真是她写的?”

  赵元俨点头不语。

  “内容也属实吗?”

  “曾听先帝身边亲近的人说过这事儿,却没当真,如此想来内容怕也属实。”

  赵祯也得到了琼林苑有歌板色唱错的消息,但只没当一回事处理,如今听两人说话,这事竟不简单,遂十分好奇。

  赵昶凝复长叹一声,她本打算如实相告,但话到嘴边,凭空生出一阵寒意,转念道:“罢了,官家已是皇帝,这事并无提起的必要。”

  赵祯忙道:“皇叔,公主,若是事关于朕,切勿隐瞒。”

  那二人沉默片刻,赵元俨凝眉道:“听闻近日宫中有幽魂作怪。”

  赵祯点头说是。

  赵元俨又道:“陛下可知,那幽魂是谁?”

  “皇叔难道有眉目?”

  赵元俨点点头,赵昶凝止道:“皇兄!不如在斟酌斟酌。”

  赵元俨不理:“若说眉目…陛下可知道,在陛下之前,先帝在位十三载,年过不惑,但子嗣皆早夭。”

  赵祯说是:“唯有周悼献王陪伴先帝久些,却也在九岁薨了。其后虽有昌王,信王,钦王出生,亦都在世不久。”

  不知这与后苑鬼事有何牵扯,且听下回赵元俨讲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